我们又如何从头来过,我们可以

朱砂痣与饭黏子,明月光和蚊子血,看似不疯魔不成活的故事,但其实每个人都走到过这个路口,有人不轻言放弃,有人脆弱不堪一击,但让所有人都陷入悲伤的,是自我的犹豫不决举棋不定。

更多精彩微信搜索 北山NorthM

@傻的哥,我一直都在。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三年又三年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黎耀辉说何宝荣这句“不如我们从头来过”有两个意思,而在何宝荣的眼里我只看见唯一的一种,任性放纵是何宝荣对爱情的笃定,黎耀辉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廉价公寓是他可以回去的地方,但攒够了失望黎耀辉成为了乌斯怀亚海港的灯塔,是他到不了的远方。选择痛苦的陪伴,还是孤独的回忆,感性与理性的拉扯,本我,自我,超我,只有夹在中间最痛苦的人才拥有选择的权利。

整部剧没有过多的“身体接触”,更在乎的是感情的变化,两人的分开也不是因为肉体原因,过多的描写肉体只会烂俗,王家卫也更多的探究了感情变化,将感情提纯了出来,这不是只有同性恋才会有的感情变化,这适合于任何人、任何情侣,像黎耀辉说的:“
一直以为我跟何宝荣不一样,原来寂寞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一样。”
      何宝荣始终相信他和黎耀辉可以一直“重新来过”,也是有什么能抵挡在恋人分开以后又彼此思念时,对方的一句“重新来过,好么”。但他还是在厌倦时就离开,过一阵再回到黎耀辉身边,这源于对黎耀辉感情的信任,就像黎耀辉对小张的感悟一样——
           要开开心心地在外面流浪,就要有一个可以回去的地方。
      何宝荣相信黎耀辉是他可以始终回去的地方,但感情终究是经不起挥霍和折磨的。没有所谓的一直原地等待,即使王子等待了公主99天,但也在最后一天离开了。正如剧中的话:“试问谁不想从头来过,但世间又有多少爱可以重来呢?
时光如同白马过隙,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既然回不去,我们又如何从头来过?”何宝荣对黎耀辉的爱只是在自己孤独和弱势后的依赖,恢复便忘记,彻底失去后才后悔。而黎耀辉则是想尽一切去留住何宝荣的心,在小屋里的无微不至,偷偷藏了何的护照,为了不让何晚上出去买烟而买了好多好多他喜欢的烟,陪何在寒冷的早晨散步自己却生病。
     一贯付出的黎耀辉对于何宝荣的迷恋,像戒不掉的毒,反反覆覆。一直承受着何宝荣带来的痛苦,也在一直逃避,害怕何宝荣的离开而藏了他的护照,但还是没有制止何的离开。当遇到小张这个让他觉得像年轻的何宝荣时,他的痛苦被分散了。能很快让人忘记另一半,只可能是第三个人所带来的快乐。小张和何宝荣的共同点在与流浪与离开,对于未知事物的好奇“没去过的地方肯定好玩”不同是在于小张是异性恋,本身他就和黎耀辉充满了不可能,但黎耀辉却一直逃避,在小张身边默默地隐藏着自己,而在小张离开时,所有的痛苦却加倍袭来。
      让人更加遗憾的和剧中人物遗憾的一样是一个台灯上的瀑布而决定去旅行的决心,但最后只有一个孤独的人站在瀑布下回忆着痛苦;是在宝荣痛苦和脆弱时黎耀辉给予的肩膀和依靠;是黎耀辉照顾何宝荣时的快乐时光,快乐到在厨房跳舞时全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人,这是热恋的甜蜜。如果痛苦的回忆和快乐的回忆让我选择,我一定会选择快乐,因为那会让我更加痛苦,这样便可以在自己的世界死去活来。
      王家卫没有注入社会眼光,用了大量的独白和升降格,让画面和独白像悲痛的诗一样。同时把我们带入了他们两个人的感情世界,时刻被他们的感情包围,体会着痛苦和快乐,就像他们两个人在厨房的忘我跳舞一样,只有他们两个。
只有感情,没有世俗。这部剧适合任何人看,王家卫在片头加入激情画面,除了对于剧情的考虑以外,或许是想借此婉转的拒绝一些人,这样看完整部剧的人对于影片的感受更为纯粹。
      两人的分离终究是性格的不合适,黎耀辉他对爱笃定付出,希望的只是安稳;何宝荣他的躁动不安,渴望的更多是变化和索取。他是一棵树,他却是一阵风。
      如果我们珍惜对方,就不要再对另一半说重新来过了。因为很快说着说着就只能嘴里说着了。
      试问谁不想从头来过,但世间又有多少爱可以重来呢?
时光如同白马过隙,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既然回不去,我们又如何从头来过?——《春光乍泄》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满满的衣柜mia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对电影有最深共鸣的人都做过何宝荣,也做过黎耀辉,爱与被爱没有谁是谁非,当你明白这是爱的时候,不管扮演着哪个角色,紧紧的抓住他的手,结局不一定美满,但至少不那么让人遗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