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普京娱乐如果秦风看到的并不是真相,Q的身份猜想以及一点点脑洞

© 本文版权归作者  ToryZhang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ahaha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1、排行榜里Q的身份是宋倩(宋义)的妹妹
2、唐仁可能是排行榜相关人员
3、宋义兄妹要做完美犯罪,为他人提供犯罪计划。
宋倩初到美国后被陆国富(王迅饰)拐卖到南美,利用其超高智商逃脱控制并联系上在美国的哥哥宋义,意图暂时不明,个人认为是捣毁陆国富背后的整个蛇头集团(就咱迅哥手底下这几块料,做不起那么大的生意,背后应该还有更强的势力)。而后宋倩以Q的名字参加侦探排行榜,利用排行榜内的案源来获知其的线索,途中取得了排行榜首位。因不满足案源或是缺乏资金来源,宋家兄妹做起了给他人做犯罪计划的勾当。
医生因想修炼成仙,想实施犯罪。于是找来宋家姐弟协助犯罪。第一个死亡的“水”(以下死者均以五行来代替),是宋义杀的。这也就解释了一个法医怎么会因不熟知迷药的药力,导致水女苏醒的不协调剧情。第二个死亡的“火”和第三个的死亡的“木”都是法医杀的,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在“火”、“木”死亡时宋义有不在场证明。(“火”死时宋义在酒吧、“木”死时宋义跟唐仁秦风在一起)“金”这个有点复杂,我想放到最后说。最后一个“土”是女警,医生谋杀未遂,最终选择自杀。这里就有几个疑点:1、在宋义唐仁救秦风时,医生为什么不乘胜追击把三个人都推下去?2、炼丹炉为什么会摆放错误?3、医生自杀后之前提取的器官在哪里?
我想这就要涉及到那本《阴阳无极说》了。电影中交代了借书顺序,先是医生老婆借书,再是宋义借书。我想应该是医生从他老婆那里听说了成仙方式,但是不知道具体要怎么做。而后联系到了宋家兄妹,想让他们帮助他成仙。而后宋义借书,才得以了解成仙方式和流程。这也就是医生为什么不将唐仁秦风和宋义一起推下楼的原因,他需要宋义告诉他下一步如何去做。而炼丹炉的摆放错误一个可能是唐仁自己理解错误觉得人家摆错了,但是我觉得更有可能的是宋义告诉医生的丹炉摆放方位本身就是错误的,不想让医生成仙。这也就是宋家姐弟的根本目的所在:实施完美犯罪,而不是乐善好施。至于第三个,可能是电影没有提及,但是更有可能的是这些器官在下一步中还有它用。
接下来剧情来到高潮,揭秘阶段。秦风通过宋义救他用的是左手而推断出宋义是凶手虽显勉强但也可以说通,并且宋义后来也默认了杀人身份。但是秦风说死亡的“金”的尸体另有其人这个事情就有较大的不确定性了。我目前认为有三种:1、如电影所说医生杀了“金1”,宋义报仇杀了“金2”,“金1”的尸体在后备箱里。但是这种有一个不和谐的地方是,如果陆国富就是符合条件的“金”,那么宋家姐弟直接让医生杀死陆国富就可以了,是不会露面亲自去做这件事的。2、其实只杀了一个人,就是陆国富,秦风的推理其实是错的。那么这种说法的不和谐之处是:Q指挥所有人前来糖厂,为什么宋义还要露面?交给医生去做就可以了。3、确实死了第两个人,只不过死的是一“土”一“金”,这也就解释了医生为什么直接自杀。有可能器官已经齐备,就等着所有人到来后尸解成仙。从而让人以为他已死,淡出世人的眼前。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最后一个杀人地点会是祭坛,其实祭坛是升天的地方。不过虽然这个解释看起来很好但是最大的不和谐之处是“土”的时辰和地点对不上。所以说糖厂是一个充满了不和谐味道的地方。
目前我只能做一个大胆且我个人看起来合理的假设:宋义在糖厂杀了陆国富。而在前后一个时辰(是个“土”时辰),医生在他自己的诊所里杀了一个“土”,所以导致了无法赶来杀“金”,只能由宋义亲自动手。于是医生自以为“五行”已齐其实因为丹炉不对导致尸解失败,自杀身亡。而最终对决里秦风指控宋义最关键的证据“尸体”是没有的。但是一根粉笔也无法证明宋义有罪,不得已才放了宋义。当然也有顺藤摸瓜找Q的层面在。不过秦风黑化应该也是在剧本上了的,所以目前看起来最后一季最后很有可能是秦风和宋倩斗法。那么大胆猜测一下第三季很有可能是Q来到了日本,与秦风正式打个照面。
至于唐仁,肯定不是电影里表现的那样傻。但是应该不是Q。不过很可能跟排行榜有关。毕竟这次七叔请的是排行榜内的人来破案。如果唐仁不接触排行榜,又怎么会先知道消息且无人通知秦风呢?
《唐探二》整体感觉不错,毕竟是春节档,搞笑多一点也算是对市场妥协了吧。希望再接再厉。

凭着对《唐人街探案》第一部的好感,大年初一晚上来为《唐人街探案2》贡献票房。抛开导演的人品不谈,第一部是真的精彩,无论是喜剧设置还是推理环节,都行云流水般流畅;结尾反转精彩,被张子枫小妹妹最后一幕的眼神吓得好几天睡不着觉,称得上一部诚意满满且才华外溢的作品,因此也非常期待这部电影能够成为中国的侦探IP系列电影。但看完第二部之后,总有一种如鲠在喉的感觉。作为春节档的合家欢电影,《唐2》增加了更多的喜剧元素,部分笑点略显低俗,但这都可以理解。反而bug是出在推理部分,秦风最后的推理并不足以完全说服我,留下了很多漏洞。这些漏洞的存在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制作方的江郎才尽,而这对抱有将“唐人街”作成系列侦探电影的陈思诚而言,无疑是危险的;或者根本就是秦风的推理出现了问题,也就是秦风所看到的并非是真相,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制作方的野心就太大了。接下来我就从第二个可能性出发,来尝试填补这些电影中留下的漏洞。
一、宋义: “顺风车”杀人?or合谋杀人?
关于宋义与医生合谋杀人的假设并非是我提出,在知乎上已经有人作出分析,但我非常同意这种观点。在我的观影过程中,有两个剧情安排让我略有不适。第一个地方是秦风与日本侦探回放案发地点监控录像时所拍摄到的宋义显得与其他围观群众格格不入,其他人大多背对或侧对摄像头,只有宋义本人当时正在直视摄像头,仿佛就是为了被拍到。如果不是导演的疏忽,那么就是剧情有意为之。第二个地方是最后侦探三人组——秦风、唐仁和宋义与嫌疑人(医生)进行搏斗时,医生一下子就把秦风甩出了窗户,足见其凶狠。但当宋义伸手抓住秦风之后,这位医生反倒没有了后续的动作,还放任唐仁去帮忙。这段情节看得我尴尬至极,试想如果我是医生,当时在二人防守最薄弱的情境下一定会将二人都推下窗户,再单独解决掉唐仁。因为在医生的信念里,完成最后的仪式就可以修道成仙,警察来了又如何?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做。难道又是主角光环在作祟?直到我看到知乎上的分析中提到的几个情节,所有看似bug的内容仿佛就都能够说得通了。第一,在医院三人扮作护士女装闯进医生的办公室时,只有宋义一人与医生有一个正面的接触。作为医院的院长,对自己的员工大多都应该是熟知的,看到自己办公室中出现了陌生的面孔,并没有表现出疑问或惊讶;而作为一位连环杀人魔,其性格该十分谨慎警惕,但他看到了宋义之后并没有也没有做出过多的反应。那么,有一个极大地可能性就是,二者原本就是相识的。第二,侦探app中排名第三的日本侦探野田浩,在电影开始之初大放光彩,与秦风几乎不相上下,怎会在断定凶手是宋义后就草率地回了日本,是否太失水准?如果宋义确实是前两起案件的真正凶手,或者至少是其中一起案件的凶手,那就能够说得通了。因此,也许秦风从一开始就被宋义误导,没有看到这起连环杀人案的全貌。而反倒是早早退出的野田浩看到了案件的真相。宋义之所以一开始就故意在监控摄像中露脸,目的就是为了深度介入案件并影响案件走向。
让我们按照前面的假设重新梳理案情。正如电影中介绍的,宋义的妹妹宋倩一年前神秘失踪。而宋倩失踪的原因,极有可能是被陆国富贩卖到了南美后遭遇不测。在陆国富的蛇头买卖中,七叔的孙子应该也参与其中。这就能够说明为什么七叔长期知道陆国富背地里的不法勾当却听之任之,但在自己的孙子死后恼羞成怒。因此,宋义对七叔的孙子和陆国富两人恨之入骨,希望能够为自己的妹妹报仇。刚好,他通过自己中文老师的身份以及医生对中华文化的兴趣,借由修道成仙的理由教唆医生按照五行的规律搜集人的脏器,并巧妙的将七叔的孙子和陆国富安排在其中。而两人都是左撇子,根本就不是巧合,恰恰是宋义有意选择了和自己同为左撇子的医生。第一起案子是女销售员之死,这起案件具体是宋义还是医生所为并没有确凿的证据,但种种迹象表明宋义作案的可能性更大。首先,在第一起案件中,凶手没有掌握好麻药的剂量
,导致被害人清醒后仍有力气爬行,这不像是一个医院院长可能犯下的失误。其次,在第三起案件中,警察看到被害人后纷纷呕吐,证明场面极其血腥,即使是一直承办案件,看到过前两起凶案被害人的陈警官也受不了,这可能暗示了第三起案件的解剖手法与前两起有差别。第二起案件的受害人是七叔的孙子,作案人也是宋义。随后,七叔召集各路侦探齐聚纽约唐人街,重金悬赏捉拿凶手。宋义此时作为头号嫌疑人被追捕,在秦风和唐仁的见证之下共同目睹了第三起凶案的发生,从而洗清了自己的嫌疑,取得了秦风的信任。接着,宋义将秦风和唐仁引到医生医院的办公室,让秦风注意到办公桌的摆设,从而提醒秦风医生是左撇子,暗示医生才是前几起凶案的真凶。当秦风和唐仁开始把精力转移到医生身上的时候,宋义就失踪了。他失踪之后做了两件事情,一个是悄悄联系陆国富,告知秦唐二人的下落,导致二人被陆国富的手下关了起来;紧接着就找机会在废旧糖厂亲手杀了陆国富。原本到这里宋义就可以全身而退,但没有想到秦唐二人被kiko解救,提前赶到糖厂。宋义因此被一并抓入警局,后来参与到了解救陈警官的行动中。最后,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宋义抓住秦风千钧一发的时候,医生为什么没有从背后下手解决二人。并不是因为秦风的主角光环,而是因为医生与宋义根本就认识,并且宋义对于医生而言可能是类似宗教导师一样的存在。那么医生为什么自杀呢?此时他对于修道成仙已经达到了信仰与痴迷的程度。前四个脏器祭品已经得到,只剩下最后一步,也许对于医生而言,自杀是自身的献祭,最终也能够得到长生不死的成仙结果。听上去似乎荒诞,但对于被邪教洗脑的人而言,他们可能确实是这么想的。所以,秦风和野田浩一开始的推断才是真实的,后面的推理结果或多或少受到了宋义的误导。当他们目睹第三起凶案时,就想当然地认为这是前两起凶案的凶手,而事实可能并非如此。
二、Q:莫里亚蒂?or 工藤优作?
看完这部电影,几乎所有的观众都在探讨一个终极问题:Q是谁?从电影结尾提供的信息来看,排除了宋义是Q的可能性。那么,还有什么人能够在千里之外实时洞察案件信息,并影响着所有人的举动?
电影一开头就提及并且贯穿全场的“侦探PPT”的英文名为Crimaster,其实应该是Crime(犯罪)和master(大师)的简写。换言之,这个所谓的侦探app,真实的名称是“犯罪大师”。因此,在这款app中排名第一的Q,是名侦探还是高智商罪犯,是神还是兽,是存在疑问的。通过剧情的展开,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知乎分析中提出了以下几种可能性:(1)宋义的妹妹宋倩;(2)秦风的父亲;(3)唐仁。我首先将第一和第三种可能性排除。排除宋倩的理由在于,如果宋倩真的智商超群,又怎么会被陆国富贩卖到南美去?很难解释地通。而排除唐仁的理由就更简单了,如果陈思诚真的打算把唐仁秦风这对组合打造成中国的侦探IP,那么主角彻底黑化就算是自断生路。但是,无论Q的身份如何,我总觉得ta应当是与唐仁和秦风都有渊源的人。知乎上有人在分析唐仁是Q时提到了一个细节,为什么七叔邀请了“侦探ppt”中排名前十的名侦探,但却没有邀请秦风?秦风反而是被唐仁以参加婚礼为名骗去美国。那么,如果唐仁不是Q,他是如何得知此信息的?答案可能是Q抓住了秦风淡漠和唐仁贪财的性格,故意通过某种方式透露给唐仁,再通过唐仁来将秦风骗至美国,其目的就是为了和秦风来场battle,看秦风能否查明案件的实情,了解自己的手法。而被Q牵着鼻子走的秦风,总是慢了一步。当然,这对于少年侦探而言并没有什么问题,毕竟是在成长的过程中,其思维和心智总会慢慢成熟。那么,既对秦风充满好奇,又对唐仁有足够了解的人会是谁呢?我觉得可能性最大的有两个人:一是秦风的父亲;二是第一部里的张子枫小妹妹饰演的小女孩。
从第一部里,我们可以看到,秦风的父亲是一个罪犯,而受父亲的影响,秦风在面试时说自己想要完成一次完美的犯罪。Q可以理解为“秦”的拼音首字母。那么,秦风的父亲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入狱,对秦风有何影响,这些可能都是编剧埋下的伏笔。
而第二种可能性,Q的真身是第一部里的小姑娘。第一部影片结尾秦风虽然猜到了真相,但没有证据,从这一点上讲,小姑娘已经完成了秦风所期待的“完美的犯罪”。由此可以判断小姑娘的智商应当是在秦风之上的,或至少两人不相伯仲。换言之,如果不是秦风的出现,这个小姑娘的谋划基本上可以称之为是“完美的犯罪”。天才都有偏执的地方,小姑娘也是天才,面对最终秦风发现了自己的犯罪手法,她并没有表现出惊恐或者害怕,而是感到有趣。她发现了能够与自己相抗衡的对手,进而希望能够继续与之较量。摆脱了养父的她,继续在泰国接受教育,表面上过着正常的生活。但是却开发了一款名为“犯罪大师”的app,作为上传案件并分析犯罪细节的平台。在其中,一部分人是为寻找真相,而另一部分人是为完美犯罪。小姑娘由于过人的智商,一直位于排行榜首位,并且关注着排行榜第二位的秦风。直到有一天,她在平台的聊天框中接到了排名1998名的宋义发来的求助信息,希望她能够帮助寻找自己失踪妹妹的下落。当他们发现了陆国富等人的勾当之后,悲愤的宋义再次向Q求助,希望Q能够帮助其报仇。相比于陆国富和七叔的孙子,宋义兄妹是美国社会最底层的弱者,这引起了小姑娘的同情心,她开始指导宋义着手开展一系列的案件布局。与此同时,她也希望能够借此机会再与秦风进行一场对决,看秦风能否再次识破自己的筹划。因此,当秦风和唐仁第一次找到宋义时,宋义告知是Q让他在事后出现在两次案发现场,其实讲的是真话。Q希望通过宋义将秦风引入案情,但又对其进行误导。所以,宋义在第一次发现秦风和唐仁找他时就明白他们的目的,及时隐瞒自己左撇子的事实。在案件的最后,宋义对秦风说,“当你在凝望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望你”。这里的“深渊”其实指的并不是兽性,而是指Q。这句话可以理解为,当你在迷雾中寻找真相的时候,迷雾中的那双眼睛其实就是在针对你。如果这一分析成立的话,也许在第三部东京篇中,同样讲述的是弱者复仇的故事,同样会有Q的身影。看似每次秦风都捉到了凶手,但事实上Q总是领先一步。到这里,其实剧情逻辑就已经很清晰了,Q与秦风的相爱相杀非常类似于《神探夏洛克》中福尔摩斯与莫里亚蒂之间的精彩对决。他们都代表着天才善与恶的对立,作为主角的福尔摩斯与秦风因为内心仍有道德律的束缚,虽渴望完美犯罪,但却以此为寻找真相的动机;而Q与莫里亚蒂则更加自负与阴暗,由于自己智商超群而习惯站在上帝视角裁判众生。
电影的结尾处,当唐仁问秦风他与宋义说了什么时,光打在秦风脸上,显出明暗两面,我觉得这是导演有意为之。秦风的童年经历决定了他并不是一个单纯无忧的少年,内心深处的阴暗面在不停地刺痛他的灵魂,但他内心深处仍然有对善的坚守。但没有人是至善或至恶之人,每个人的内心深处无时无刻不在做着选择,有人选择为善,有人选择为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