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神的迷宫新普京娱乐:,残酷童话

       偶然地点进了《潘神的迷宫》,我只是想看一部童话,像月亮公主、雷蒙斯尼奇的不幸历险记这样的童话。只是这部稍有不同,它发生在二战,发生在法西斯年代。往往这样的题材,我想导演就是想讲述一个孩子对美丽世界的向往,讲述残酷的、黑暗的世界里属于孩子的光明。然后孩子就无忧无虑地生活在另一个世界里,没有战争,没有凶暴的军官,没有死亡。于是观众寻求童真的内心也得到了满足:童话是美丽的,生活充满着美丽的向往。爱看这样影片的观众,不都是想寻回儿时信以为真的彼得潘吗?
       然而,这部影片,不过是打着童话的幌子,女孩倒下了,在默西迪斯伤心欲绝的摇篮曲里,观众留下了眼泪,我甚至可以听到导演在片后说:根本就没有什么童话,在童话电影里,童话都是假的!
潘神的迷宫,更多的是在讲现实,讲战争。影片刚开始平淡无奇,论童话并表现平平,论残酷并不至憾动人心,直至小女孩弄砸了第二个任务,小女孩的母亲也死了,影片渐渐紧张起来,我也隐约感觉到了不对劲:这不像童话,法翁发怒的样子,将影片一开始攒存起来的一点点美好横扫殆尽。我不知道第二个任务想考验小女孩什么,她没有听话,偷吃了葡萄,她不过是个孩子。法翁就觉得她像个凡人了,没有资格回到冥界。他携着精灵退出了女孩的世界。童话也到此戛然而止。母亲难产而死,她乞求默西迪斯带她一起逃走,没有成功。法翁却又道貌岸然地出现在她的房间里,让她完成第三个任务。影片里奥菲利亚一下子扑在法翁的怀里——之前她从未表现得这么信任过他。此时完成任务对奥菲利亚而言已不再是向往童话这么简单了,她必须得离开这里,她祈求肚子里的弟弟不要伤害妈妈,妈妈还是走了,法翁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第三个任务却是要弟弟的一滴血,最重要的是,奥菲利亚不能带着弟弟一起走,她拒绝了,她爱自己的弟弟。上尉追了上来,最令我吃惊的是,影片特意表现了一下上尉的视角:他没有看见法翁,他只看见奥菲利亚在自言自语。这也是正常的,就像宫崎骏认为在大人的眼里是不能看到龙猫的。然而我仍然认为导演是想要告诉我们什么。奥菲利亚死在上尉的枪下,观众终于坐不住了:影片快到尾声了,小女孩却死了,童话世界到底在哪里?默西迪斯赶了过来,抱起女孩失声痛哭,为她唱了最后的摇篮曲。女孩在临死之际,来到了她的王国——准确来说,是魂魄到了。观众舒了一口气说,看,这就是一个童话,小女孩实现了她的梦想,回到了她的王国。——可是,这个王国里面坐的却是她的亲生父亲与母亲!母亲怀里还有她的刚出生的弟弟。这与童话书里所讲的冥界是不一样的。联想到前面上尉对她母亲怒吼那些破书毁了她,还有母亲伤心失望地对她说没有童话,甚至再前面默西迪斯随口说的一句“母亲以前警告过我提防法翁”,这一切都让我不得不觉得所谓法翁、精灵、冥界都只是女孩逃避现实的想象。小女孩最终在微笑中死去了,电影以默西迪斯的恸哭声结尾,与电影开头女孩艰难的踹息、恐惧的双眼相呼应。
电影的不足之处是,既然不是单纯地讲童话,战争与法西斯对孩子的摧残也表现得不够,整个残酷部分都只靠上尉一个角色撑起了;并且我倾向于童话只是小女孩的想象处理,这样无疑把小女孩的绝望表现得更加彻底,而电影似乎将其模糊化了。值得一提的是如果这个童话是真的,就不应该让女孩死后才回到地下王国,这与人们相信死后会上天堂又有何异。
       看了这部电影我想我感触最深的就是,或许以后看童话电影我都会先怀疑里面所讲的童话是不是“真”的,谎言说一遍就叫人不敢再相信,虚假的童话比现实更加残酷。

      “据说公主最终重返他父亲的王国,用一颗公正而慈爱的心,统治了地下王国几个世纪。她得到了人民的爱戴,而她在人间的这段短暂经历,也有迹可循,但是她的足迹,只有那些有心人才会发现。”

    这是《潘神的迷宫》最后结束时的旁白。

    在电影结束的时候,奥菲利亚躺在迷宫的洞旁边,眼神迷离。血液顺着她的手指滴落到洞里,那尊石像上,据说,那是一尊神像,神像上的那个小女孩就是她。然而这些都是那个树精——法翁告诉她的。

    她相信了树精说的话,并且按照他的指示去做。她相信了自己是冥界的公主,是月亮女神,所以她有责任也有义务打开冥界的门,回到冥界去做公主。冥界在通常的意义上来说是人死了以后去的世界,活着的人是不愿意提及更不愿意靠近她的。而她在第一次看见那个像昆虫一样的精灵的时候,就开始好奇了。我想,如果是一般的正常的女孩早就惊声尖叫了,那种可怕的昆虫可不是什么好宠物。奥菲利亚的好奇就足以表明她不是一个平常的女孩。她看童话,她觉得那只虫像书上的精灵,她跟它交谈,没想到,那只丑陋的虫就真的变成了精灵。

    在奥菲利亚的世界里,童话是存在的,她像别人求证过童话的真实性,但因为大人们都那么现实,所以没有人支持她,当然,也就没有人跟她去冥界。

    这是我见过的最奇怪的公主,她竟然对可怕的东西不设防,对自己将要做的事情也不清楚,甚至分不清好坏。因为她太相信童话了,所以只要不是真实的东西她都相信,只要不是现实的存在她都靠近。也许是她生活的环境让她不得不依靠信念生活吧。她怀疑过法翁,但在她最脆弱无助的时候她还是向他索要拥抱,这样想想也不奇怪,法翁的身上有来自冥界她熟悉的气味。他听法翁的话,按他的指示做,然后就被他的继父杀掉了。

    她死了,但是她又重回冥界成了公主。这对她来说到底是死亡还是重生呢。在我们的世界她是死了,但是在她的世界她依旧活着,而且比以前更光鲜,更耀眼,是跟在我们的世界没法比的。这也是童话么?

    但是在冥界的她也有肉体,也有灵魂,她没有变,只是地位不一样了。所以冥界的世界也应该是现实的,也有虚伪和谎言,狡诈和阴险,所以才需要她的公正的裁决和慈爱的赦免。不然为甚么在她通往冥界的路上最后而且最难的一关是要考验她会不会交出她的亲弟弟,用她弟弟的血来开启冥界的门。这也是法翁说的,但是她为什么不相信呢,她为什么不去做呢。
 
    那时候的她还是相信童话的,所以在下一秒,当他的继父抱回了他的儿子,她的弟弟之后,那颗子弹就射中了她,她就在那个童话的迷宫中倒下了。

    法翁为什么不帮她,法翁为什么在她不交出弟弟的时候又消失了,因为他看到了她身后站着的人,因为他做这一切的最终目的就是引导她走向冥界,走向死亡。但是死之前还要经过万般磨难和重重考验,而且要怀疑这个世界,觉得这个世界不是很美好,这样才死的心甘情愿。不过显然奥菲利亚对这个世界还并不是完全的失望,因为她还有依赖的人,还有爱的人。她对冥界还是惧怕的,不然她为什么不用她弟弟的血呢,那样反而可以让他当王子了。

    她没有用别人的血,所以就没有人和她一起去冥界。她的世界很辉煌,但仍旧需要公正和慈爱,也不是那么美好。那终究是个童话,只有她一个人活在里面。

    公正和慈爱哪里都有,要相信,同样也包括童话和死亡。

      2009-09-02 03:29:1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