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他妈碍着谁了,真实的战争与普通人对战争的态度

    抛去《鬼子》禁片、姜文作品、国际大奖、巨大轰动这些足够吸引人的方面不谈,我感觉《鬼子》故事的本身就能深刻地反映着一些很深刻的东西!
    中国普通老百姓一直都是面朝黄土,背顶蓝天的为了生活而生活,所以一直很朴实,很少想过类似西方的那些为什么的问题,而就是该怎么。这么简单务实的生活方式,但是千百年来中国普通老百姓的脑袋一直不在自己的手里!
    在《鬼子》中,姜文所饰角色的生活因为一个“我”送来了两个人质而改变了轨迹,而这貌似是很偶然的事情,但最后所以出的结果却是最深刻地反应了中国老百姓的无奈生活。因为“我”的一句话“我会回来取人”,整个村子都为之不安、吵闹,而没有人知道这到底是问什么。后来决定送鬼子回去了,但是又为了什么鬼子的狗屁武士荣誉而被杀,村民就是为了鬼子的一个承诺,为了一点粮食。最后,抗日胜利了,是中国人的天下了,姜文所饰角色冲进战俘营杀了鬼子,就是为了报中国村民被杀的仇,但是又他妈碍着什么波兹坦公告了,自己的脑袋就得掉,还成了民族败类,还被“高”官宣斩,人家还他妈怕自己的手被玷污了,还得被鬼子杀,最后鬼子赚回了荣誉,党国得到了面子,百姓掉了脑袋!
    “我”、鬼子的狗屁荣誉、党国的狗屁公告,没带来一粒米、一颗豆,就他妈的得提心吊胆、村子分裂,就得烧掉村子、杀掉村民,就得脑袋落地、转上九圈,还他妈是民族败类!
    鬼子、国民党的民国、美国人、苏联人、英国人我他妈都碍着你们什么了??
    关于“我”,也许姜文就是在暗指XXX吧….但是我不认为XXX当时是这样的,也不是XXX做事的风格——发动群众….
    反正就是命不由我,反正总要碍着谁的!!

战争只是人类内心欲望与罪恶的表现。对政治人物,也许是追求他们的政治理念,为了他们的政党,也许可以造就丰功伟绩,名垂青史。但对普通人只会带来灾难。李敖说:“
什么主义、领袖、国家、责任、荣誉,都他妈的事骗人的,都是太遥远,对苦难的弱者来说,都是狗屁,狗屁,臭狗屁!鬼才相信它们呢!”对于普通人,生存、生活其实是第一位的,其他的只是有可能的时候的追求。这就是为什么台湾的许多老人现在还很怀念日本统治时期(比如李登辉),就因为在那段战乱岁月,日本统治的还算安定。

作者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影片特别运用黑白影像,让人想起了曾经的那些描写中国人英勇无比抗日杀日本人的老电影,同时也有一种历史的厚重感,最后在马大山被日本人砍下头的一刻变为彩色。虽然导演在片中始终有黑色幽默的成分,而且不断的镜头变换以求消解严肃成分,但本片仍然不失为一部严肃而深刻的战争电影。

在这一切谋划的过程中,充分体现了农民或者说我们这个民族的劣根性。遇到事情不能紧密地团结起来想办法处理,而是慌乱匆忙的凑到一起,其中还有许多相互的勾心斗角。其他人想的是那两个人是怎么来的,马大山是不是在其中会获得了“好处”,而且一呼多应,村民们争着数落马大山的罪状。面对灾难这样的态度,不仅仅是马大山村里的农民,就是清末民国军阀的战争中何尝不是如此,有多少人真心的反抗外国侵略,大部分都是想在对外的战争中获得“好处”,所以曾经孙中山悲哀的感叹中国人是一盘散沙。

虽然作为一个侵略军队,日本人进驻马大山的村子八年,并没有多少村民有多少伤害(二拨子娘说:“日本子来咱们村都八年了,八年了咋的,他八年了他敢动我一根汗毛?我行的正,走的端,我走到哪他都得高看我一眼。”),而村里老百姓也照常在生活着。记得很久以前看过的一个电影,名字已经不记得了,是说二战的。一个欧洲的小镇上正好离苏军和德军交战的地点不远,总会有战争结束后受伤掉队的士兵来到小镇上,镇上的居民当然收留苏军,但有一天来来了一个德军的士兵,奄奄一息的求救,镇上的居民都很矛盾。一个老者说:“他也是人啊!”,于是镇上的人也把他收留了,后来不管是德军还是苏军的士兵,只要受伤了,他们都收留。

倒霉的农民马大山,偷情也要点灯,引来了“我”送来了来了两个俘虏,用枪顶着他的脑门让他代为看管。从此引发了战争结束前,山村的一场浩劫。本来是马大山一个人的事,马大山为了寻求村里人的帮助,把可能的结果扩大化——如果办不好就会杀了全村人。以后为了处理这两个俘虏,依次想了各种办法。没有人来取人,又杀不掉,最后还是决定以两车粮食为交换把他们送回日本军队。

马大山一直怕“我”,这又何尝不是战争中人们的一种处境呢?战争中的人已经被异化,失去了人所应有的本性。在影片中的日本军人也是有仁爱之心的,每天军乐队从村里走过,士兵们也与村里的小孩玩,给小孩发糖果,可当一旦面对所谓的战争中的国家荣誉、民族的尊严,他们就找不到自我,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禽兽。马大山害怕“我”,每个人都害怕“我”,因为在战争中人们已经不敢面对被战争塑造后的“我”。战争的本质其实就是人与自己心中的罪恶在作战。

本来是给村民送粮食的日本兵,在知道自己的国家投降以后,酒足饭饱的他们残酷的本性一面又一次出现了,一场联欢会变成了杀戮会,马大山村庄被烧和村民全被杀害。战争胜利后,马大山拿着刀冲进俘虏营报仇,被中国兵抓了起来,唯一出现的中国官方代表国民党出现了,吴大维饰演的国民党军官振振有辞的要把马大山立即处决,而去砍马大山头的就是“我”送来的那个日本人——一个战争的罪人“立地成佛”马上成了判决的执行者。在人民群众的欢呼声中,日本俘虏一刀砍了下去,马大山的头落在地上,周围的世界在血色中有了色彩。战争难道就是要在血色中寻找色彩吗?

战争的目的是到底什么?克劳塞维茨在《战争论》中认为是“打垮敌人”或者“占领敌国边境的一些地区”。日本人发动的这场战争的目的显然是后者,而且早已超越边境。他又说,“一切战争都可以看作是政治行为”,政治行为不过时政治家野心的结果,而在战场上的士兵,不过是政治家野心的牺牲品。一个独裁者和他所在的独裁土壤愚弄了人民,而最后受伤害的只是人民——本国的人民和被侵略国的人民。

  
一直以来,对二十世纪中国与日本的战争的解释,都被官方统一着,官方成了这场战争在中国大陆的唯一解释者,他们在解释战争中渗透的意识形态,让其它解释者无法逾越。姜文的《鬼子来了》勇敢的提出了不同的声音。本片中没有中共的出现,而且对日本人与中国民众的关系有不同的描述,对中国人性格也有深刻的独特挖掘。

龙应台说:“所有的战争、斗争,都是历史诠释权的争夺拉锯”。某些人现在仍然把持着历史的专有解释权,是十分无耻的。对这段历史,姜文创造的《鬼子来了》是另一种真实,也是一种颠覆。去年是抗战胜利六十周年,有许多呼声要《鬼子来了》公映,但最后还是没有实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