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普京娱乐南京南京影评,永远的痛

 休假回家路过南京!
    25日下午,在新街口逛了逛!忽然想起《南京!南京!》22日在全球同步上映,据说不错。
    既然来到南京为何不一看??
    于是乎1450到沃尔玛旁边的万达国际影城看电影去,运气好的是在电梯里碰上一人准备出售两张电影票,不是别的,正是《南京!南京!》。看小伙子也不像坏人,25块一张拿下。到了售票处一看,今天的票已经卖光,而且原价是60元一张!呵呵,偷偷窃喜了一下。
    1510电影准时开始,效果确实不错,值得一看!场面和音响效果相当到位。推荐!!!
     整个故事以以一个特殊客观的视角切入,描述了大屠杀的整个过程。而叙述则以一个中国军官和一个日本军官的角度展开的,我个人认为能够比较真实的还原历史,而不是带着纯粹的仇恨去拍这部片子的。这也是我赞赏导演智慧的一个原因吧!
    这部电影主要表达的是人性对杀戮的承受,没有什么政治意义,我觉得比较中肯也比较有“电影智慧”。陆川不恨日本人吗??肯定恨!加入民族和个人感情色彩会有用吗??不会!所以这才是这部电影的成功之处。
    我也非常恨日本人,但是我觉得不能只用仇恨去理解“南京大屠杀”
这件事,我觉得每个人应当把这种仇恨深深地埋在心中,自省自律,早日赶超日本,以报此仇!整部电影让我引起注意的不单单是日军残酷的屠杀,更多的是汉奸,是那些幻想卑微地活着的无耻、软弱的人!
    这种卑微和懦弱才是我们应当永远记住并抛弃的。人活着应当有点精神,有点志气,那么多人在那种情况下竟然不知道反抗,不知道该做点什么,如果但是国人换一种精神状态小日本一定不会这么嚣张。我想“勿忘国耻”“热爱祖国”才是我们需要教育的重点,回头看看时下的孩子们,你能不担心吗???正面教育的缺失才是我们最大的仇人,小日本不足为患

   顺便评价一下,高圆圆丫就一北京花瓶,演技太烂,枉我高看一场。

            拉上窗帘,屋子里很暗,我一个人看《南京!南京!》。
      黑、白、灰,没有色彩的画面,残缺的城墙,遍野的尸体,压抑、沉重、甚至是窒息!
     很多镜头,很想再看一遍,却又没有勇气再看一遍。
     没有爱国主义的煽情,导演似乎太冷静,就连陆建雄的誓死抵抗,也看得不够过瘾。心中满满的情绪等着爆发,然而最后的“中国万岁!”“中国不会亡!”的呐喊,也让人憋着难以释放。临刑前小豆子和陆建雄的相视一笑,只是嘴角轻轻的一勾,也让人压抑不堪。
      角川是《南京!南京!》的主线,陆川用他的视觉来看这场战争或者说是屠杀。第一次流泪,居然是看见日本慰安妇百合子抱着角川痛哭的画面,角川是第一个不把她当成泄欲工具的人。角川天真地说要娶百合子为妻子,然而第二次见面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百合子早已不记得他是谁,只是把他当成许多服务过的士兵中的一员,机械的张开双腿。百合子是千万日本慰安妇中的一员,她麻木的接受前来泄欲的士兵,没有人把她当人看,她似乎也忘了自己是人。当角川给他带来新年礼物时,她甚至喜极而泣。谁能说战争不是公平的呢,它公平的摧毁每一个人。杀人,强奸,角川和千万的日本士兵一起把南京变成一座死城,自己也在人性的挣扎中渐渐的被摧毁,他听从了姜淑云的话,把她杀死了,从而成全了她宁为玉碎的尊严。“活着比死更艰难吧”,角川最后说。最后他放走了小豆子,自杀了。
          唐天祥电影中的另外一位主角,他是拉贝的秘书,是有家底的知识分子,牵挂多,想法多。他替德国人办事,觉得这样安全;他教家里人说日语,以为这样至少可以见到日本人时保住一条命;他甚至为了保护家人和日本人合作出卖中国军人。然而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南京沦陷了,南京的家庭怎么会有完整的?唐天翔和日本人合作换来的却是女儿被日本人抛下楼摔死,小妹也被日本人当做慰安妇,最后精神崩溃,被日本士兵杀死。唐最后舍弃了和拉贝一起离开活命的机会,把生的机会让给我了别人。陆川说其实他是完成了自我救赎。事实上像他这样龌龊的人也没有任何活下来的理由。
        妓女小江是沦陷的南京城中卑微的一员,她的卑微也许是因为她的职业。她不愿意剪掉长头发,因为想着战争结束了还要“靠它吃饭”,有点商女不知亡国恨的感觉。陆川加入小江这个角色,让难民的形象鲜活起来,他们是形形色色的人,共同遭遇了战争。然而当日本人要求从难民营中挑选一百名慰安妇否则就摧毁难民营时,小江第一个站出来。她在离开时挂着泪珠回眸一笑,我的眼泪也跟着流下来。
        关于慰安妇的描写,是《南京!南京!》里重要的控诉——或者没有控诉,仅仅只是重现,就已经让人不堪。小江被带到慰安所之后,日本军官如是说:“这里有日本、中国、朝鲜的妇女……价钱日本妇女五元,中国、朝鲜的两元,时间一个人十五分钟……”我觉得陆川这里拍的不够细致,那些日本士兵的脸上应该是有表情的,抑或兴奋、抑或渴望、抑或麻木。因为此时人性在相当一部分扭曲的日本人心中已经不复存在,剩下的只有兽性。最后被折磨致死的女人们一丝不挂的被抬上板车,像其他死了的动物一样,堆成一堆,从成群的日本兵中推走,小江只是其中的一员。
        伊田修是故事中另外一个日本军人,相比起角川,他更没有人性。我认为他才是真实的日本军人形象。我觉得陆川没有花重笔墨在上面,而是更多的描写角川的挣扎,有些讨好国际电影视角的感觉,他似乎站在一个很高的伦理道德立场来看待这场屠杀,似乎自己不是中国人。陆川弱化了日本人的凶残形象,这是不公平的,这让我多多少少有些不舒服。要是把伊田修和角川做个对比,告诉我们日本人中形形色色的模样,有很容易被扭曲灵魂的失去人性的人,也有不堪心灵折磨自杀的人,这样会更真实,也不会让国人难受。
        也许我只是个俗人,我在同胞生死面前难以镇定,那毕竟是活生生的30万人哪!我不了解陆川,然而如果我是导演,我要忍住怎样的愤怒、悲痛和仇恨才能拍成这样一部电影呀!
        这是一部压抑的电影,因为满腔的愤怒和仇恨没有发泄出来。也许陆川用的是日本人的视角,所以没有办法发泄国人的情感。陆川说要尊重历史,也要给日本鬼子去妖魔化。陆川做的不是很好,在我看来他做得或许有些过了,但不管怎么样,始终就是有人这样做了,这便是进步,痛苦的进步。
       回顾历史让人痛苦,思考历史更让人痛苦。压抑住仇恨去思考,最最痛苦。但,这是必须的。因为南京给我们留下的,不应该仅仅只是仇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