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从头来过,荒谬政治形象与人性真善美之间的争持

最后,表白一下所有演员,年轻时候的宋叔和大饼真得太帅,李英爱女神实在太美,一身军装英姿飒爽(。・ω・。)ノ♡

看完整部影片,最大的感受便是“无奈”二字。都是留着同一个民族的血液,说着同一种语言,却因为所处环境的政治形态使得各自成为敌人,天天枪口相对。这一荒谬的现象在当下的诸多地方都有确切的存在,作为军人,服从命令,保卫国土是天职,但同样军人也是带有人性的人。当他们抛开政治环境的束缚,以最单纯的目的做朋友,每天晚上一起愉快的玩耍,这不仅流露出了人性最纯真的真善美同时也是对当下政治分裂环境的极大讽刺。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北之北之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而李军士则是代表了人性与政治的矛盾。他原想与对方产生的单纯的友谊,却又被政治形态带来的压力影响,还是会潜意识的去选择开枪。这种复杂的矛盾使他最后还是选择了自杀,选择了人性。

最喜欢的两场戏,一场是吴李两人对峙的戏,一场是吴军士吃巧克力的戏。两个国家,同一个民族,一条线分成了两个世界。我们是朋友,可是我们也是军人,这两场戏是这两种情感最冲突矛盾的地方。一场是军人的身份占了顶峰,两人对峙的时候,目光相接之处,迷茫而痛苦,秀赫最先坚持不下去了,吴军士为了保护他,破口大骂,他高声宣扬着自己的信仰,他想提醒崩溃的秀赫也想提醒自己,那段禁忌的友谊不能提起,也是从这里我更相信是秀赫开枪打死了郑二等兵。

政治分裂下的地下友谊,带有极其无奈的悲伤情怀,荒谬的政治形态与人性的真善美之间产生的强烈冲突,引人深思。

另一场是在秀赫送巧克力给吴军士吃,他看着大哥开心地吃着巧克力,小小的屋子里一片温馨和谐,突然秀赫试探地问他可否愿意投降,满面笑容的吴军士把巧克力吐了出来,他一脸严肃地告诉秀赫,“我的梦想是,我们共和国,有一天造出整个朝鲜半岛最好吃的糖果来。”本来正处于友谊的顶峰,这句话却又将观众拉回现实。他们四个人的相识注定了悲剧,吴军士说“我们重头来过。”可是就算再来一次又会有什么改变吗?吴军士还是会救秀赫,秀赫还是会迈过那条线,也许他们会更小心一点不被那个朝鲜军官发现,可是只要战争一天存在,他们的友谊就永远是定时炸弹。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掌柜的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天气阴凉,缩在奶茶店里看《JSA共同警备区》,电影实在太虐心了,喝了一大口奶茶也没缓下来,大概一天都会是这个心情了Ծ‸Ծ

新普京娱乐,如我所说这是一个悲伤且无奈的故事。他们时时刻刻会发生在世界的某些地方,但人们又无从选择。面对人性和政治的矛盾,所产生的必然都将是悲剧的结局。荒谬的政治扭曲了人性,但它还是存在着。每一个角度,每一个形态,都有它本身的矛盾,这是一部将看不见的矛盾转化成看得见的存在的电影。

记得曾经听过一句话“兄弟残杀,才叫战争。”《JSA》把这句话发挥到了极致。泪腺浅的我在奶茶店里捧着手机疯狂地擦眼泪,店里的小姐姐一脸同情看着我,这种虐心的片子应该躲在被窝里看,突然扎心的时候就抱着被子哭。

至此,这段悲惨的厮杀结束,原本在双方放下枪时就可以和平解决的对峙,为什么会演变成一场朋友间疯狂的厮杀呢?答案很简单,双方都是军人,长期受到来自各自环境的政治思想灌输,长久的政治灌输已经将他们的潜意识思维所改变,在双方抛弃政治束缚时,人性的天性得以解放。然而当一个朋友意外的敌人突然带着政治形态的来临,他们的潜意识里又失去了这种人性的纯真。李军士开枪打死催中尉,是潜意识里不相信他,郑二等兵拔枪是潜意识里他失去朋友情谊,回到了政治层面,南二等兵打死郑二等兵同样也是如此。

《JSA》的结尾很神,四个人唯一的合影是游客无意中的记录,他们的友谊他们的人生随着秀赫的自杀本应不再被任何人所知,但是那张照片却像在告诉观众,在纷乱无情的年代,在这个大时代的背景下,他们也曾存在过。

如同影片最后一个画面,谁都不会想到一个无名游客拍摄的照片,会将成为他们四人唯一的合照。我想如果对一个没看过影片的人看到这张照片,他看到的只是一个现实的政治形态,而看过影片的人看到这张照片,则看到的是在现实的政治形态下的人性渴望和矛盾。也许这便是影片的意义所在吧。

到这里我们应该暂停下。按理说这时,唯一一个朋友圈以为的人死了,剩下的四人应该一起商量怎么处理后事了。但是这时候,紧张的郑二等兵却要拔枪反击,而面对郑的拔枪,李军士又是下意识的一枪射了他,转而又射向吴军士,幸好抢卡壳,吴军士逃过一死,李军士在吴军士绝望的眼神中似乎开始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犯下了错误,随后郑二等兵开枪打伤了李军士的腿,南二等兵又连开数枪打死了郑二等兵,然后又将枪口对准吴军士和他的同伴李军士,像一个疯子一样。

唯一一个没有被政治形态所影响的只有吴军士,他代表的是人性的存在。多年的国外作战经历,使他在种种危机时刻都能保持一颗清醒的头脑。当李军士问他想不想去南韩时,他的回答是他只想北韩能做出朝鲜半岛最好吃的糖果。这样的回答不仅透露出了他对政治形态的无奈,同时也表现了他想避开政治话题,因为他分得清,他们只能是脱离政治束缚的朋友。

然而当这份地下友谊被突如其来的政治立场所发现,面对一个突然闯进来的朋友圈以外的“敌人”(崔中尉),李军士是选择开枪还是选择和平?在双飞僵持了很久之后,在吴军士的极力调和之下,双方似乎都选择了放下枪,和平解决,但这时收音机里响起了南韩的摇滚音乐,崔中尉伸手打算关掉身上的对讲机,而李军士却误以为他要把枪,便开枪杀了崔中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