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没成全别人,成全自个儿

《私人定制》影片上映后,华谊的股票连续跌了几天,让很多人都认为是电影的原因,而导致华谊的股价下跌的。可是,《私人定制》真的有那么难看吗?
前几天天闲来无事,约上姐妹去看了冯小刚的这个电影。
进入影厅刚开始放映,才知道,原来这个电影的编剧是王朔。确实,他一如既往的偏激,大构架。其实整个剧下来,所有的人物都是我们生活中出现过的符号,只是很多时候大家没有把他们放大了讲出来。于是,我们通过电影,又让我们再次看到了这些。
影片一开始,苗圃“把牢底坐穿”,我还以为他们是在演话剧,再看下去,原来是帮人实现梦想,这让我立刻就想起了当年的《甲方乙方》,后来发现,其实这个剧的整体框架都有点类同当年。可是,如果只是这样,就能评判它的好或者不好看吗?整个影片看下来,有不少冯氏喜剧的亮点,但也却比《甲方乙方》要沉重的多。
尽管冯小刚在电影一开头就再强调这就是一部逗观众一乐的带有戏谑和荒诞色彩、纯属虚构的作品,并在片头字幕打上“片中的三段故事均在现实中无迹可寻”,来极力撇清与现实的关系,但影片中涉及的官员腐败、电影的雅俗之争、对金钱的看法、人与自然环境的关系等层面的话题并不让人感到轻松,我相信这部片子里有冯小刚他自己的情怀和责任感。
观影回来,我上网特地搜索了下关于这个对这个片子的评价,褒贬不一。只不过现在的人们似乎更喜欢批判,说不好。是不是我们现在对电影的要求太高了,还是因为摆明是造梦,回味就空荡荡。在什么意义上才算“成全”了观众呢?是笑得次数还是票房的总数?
你们觉得导演会不明白这些吗?也许他有自己的立场,但这些我们并不需要去揣测那么多。我只知道,他们有对于现实的忧虑,对于未来的惧怕;面对大城市的雾霾、乱挖煤带来的环境污染、草原消失、河流遭工厂污染变色,这所有的一切,他们很诚挚地向山川河流道歉了,那我们呢?请不要再为我们的明天破坏下去了好吗?
前两天在网上看到一段莫言的文字,看过莫言的一些书,但这段文字没有看到过,于是在此记录下来:
“我们要用我们的作品告诉人们,尤其是那些用不正当手段获得了财富和权势的富贵者们,他们是罪人,神灵是不会保佑他们的。我们要用我们的作品告诉那些虚伪的政治家们,所谓的国家利益并不是至高无上的,真正至高无上的是人类的长远利益。我们要用我们的作品告诉那些有一千条裙子,一万双鞋子的女人们,她们是有罪的;我们要用我们的作品告诉那些有十几辆豪华轿车的男人们,他们是有罪的;我们要告诉那些置买了私人飞机私人游艇的人,他们是有罪的,尽管在这个世界上有了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但他们的为所欲为是对人类的犯罪,即便他们的钱是用合法的手段挣来的。我们要用我们的文学作品告诉那些暴发户们、投机者们、掠夺者们、骗子们、小丑们、贪官们、污吏们,大家都在一条船上,如果船沉了,无论你身穿名牌、遍体珠宝,还是衣衫褴褛不名一文,结局都是一样的。”
请从今天起,爱护身边的每一处环境,哪怕只是很微小的一点点而已。
2013年即将过去了!

   “冯氏喜剧回归。”这是今年贺岁档大战伊始,《私人定制》的宣传攻势中打出的一张最有号召力的牌。的确,冯导之前的《夜宴》《集结号》《唐山大地震》《1942》等悲剧或历史题材影片虽然有一定影响力,但在观众中的口碑都始终不及《甲方乙方》《大腕》《没玩没了》《不见不散》等经典冯氏喜剧。“冯小刚”这个名字也似乎更多地被大家以喜剧导演的名字而接受和喜爱。
   冯氏喜剧回归,本以为冯小刚一定能轻轻松松在贺岁档里独占鳌头,给影迷一道经典的冯氏喜剧大餐。但在《私人定制》公映后大多数影迷都大失所望。我个人作为冯氏喜剧的影迷也认为较之他之前的贺岁喜剧和最近几年其他几部较为成功的喜剧,《私人定制》在创作上完全是一部大失水准的作品。
   最让我觉得讽刺的是在《私人定制》中的关于“俗导”的段落里,葛优和李小璐的一段对白。葛优:“挺接地气的一导演,两脚不沾地儿了。”李小璐:“那以后就再也看不到他拍的喜剧了。”这一段我想冯小刚最初的用意是想用自嘲的语气讽刺某些以阳春白雪自居的影评人攻击他的作品太俗,而自己其实是一个接地气的好导演。但是个人以为冯导的这部片子最大的问题之一就是不接地气,因此这段对白放在这里就显得更为尴尬,而正应了片中“私人定制”公司的口号“恶心自己,成全别人。”可是这部片子在恶心自己的同时也恶心到了观众。
   为什么说《私人定制》是部不接地气的片子呢,这一点如果和冯小刚之前的片子对比就显得非常清晰。《甲方乙方》作为冯氏喜剧的代表作和《私人定制》前作或者模板原型最适合拿到这里来进行对比。
   虽然《私人定制》中呈现的故事都来自社会生活中的方方面面,讽刺和讨论的问题也涉及到了贪腐、环保、艺术品味、贫富差距等社会热点,但是其呈现的方式恰好是假设式的,而假设的逻辑却又经常站不住脚。常常表现为导演或者编剧认为说服了自己就能说服观众,没有用严密的逻辑或者至少正常的逻辑去建立人物的动机和转变,让观众在观影时有强烈的智商优越感,感受倒片中人物是弱智,剧情无法成立。
   在第一个范伟主演的故事中,范伟要求完成他的领导梦,在圆梦过程当中范伟主动不断要求“圆梦小组”用不正之风腐蚀自己,“圆梦小组”很配合地对他行贿,色诱。值得疑问的是范伟这个角色明知色诱和行贿不可能是实质性的动作,之后他对之作出的十分入戏的反应是否能成立呢。故事最后范伟在圆梦后发出感慨领导难当,又似乎是在对贪腐现象作出体谅和理解。原本的针砭时弊至少给我和部分观众带来这样的误解。我认为这正是逻辑混乱造成了故事在真实性和说服力上的打折。
   而在《甲方乙方》中,与这个故事类似的是傅彪主演的“找虐”故事,傅彪常常欺负老婆,弄得老婆低声下气,于是自己找到“圆梦小组”想体验被欺负的生活。乍看这个故事和范伟的故事异曲同工,但是“被欺负”和“被腐蚀”在片中的语境中却会让观众有完全不同的认知。欺负一个人可以完全落到实处,傅彪被强迫去推磨,被当马凳,被簪子扎。被欺负是实实在在的,而不是像被腐蚀,只是虚情假意地走几个过场。所以故事中傅彪作出的反应就更加真实有说服力,逻辑的通畅让这个故事成立,观众得以准确获得其中传递的内容。最后傅彪受过苦后人物发生转变,开始体谅和关怀自己的妻子也起到了市民电影教化民众的功能。
类似地,在《私人定制》的另外几个小故事中也同样存在这样的问题。特别是在“俗导”的故事中,甚至出现了换血这样的无厘头桥段,让这个故事更像一个独立与其他的故事风格的寓言故事,在一部影片中出现这样突兀的风格转变让这部影片的逻辑显得更加混乱,因此对于观众来说就失去了对影片代入感。
另外从整部影片的结构来看,《私人定制》似乎根本不能说是一部电影,它完全是用几个小故事生拼硬凑而成的大杂烩,可能更像一台晚会的结构,难怪有人说“张艺谋用《黄金甲》为奥运练手,冯小刚用《私人定制》为春晚练手。”再看《甲方乙方》,虽然是同样的多个故事结构,但是《甲方乙方》有两条贯穿始终的线索,一是葛优和刘蓓的爱情线,二是“圆梦小组”从“赚钱”到“做慈善”的转变,主角和几个小故事中的人物互相影响,都因为这些影响发生了转变。因为有了这两条主线,几个小故事得以被连贯成一个完整的故事,其中我们可以看到人物的成长,人物关系的变化。而《私人定制》中的几个主角,人物性格空洞,由始至终没有人物变化,几个主要人物间就是完全的同事关系,始终没有变化,因此这几个人物就像晚会中串场的主持人一样报一下节目偶尔当个托就完事,完全没有深入到故事当中,所以就更别说引起观众的代入感了。
最后在看两部影片的结尾,《甲方乙方》中葛优、刘蓓接了婚,“圆梦小组”发展为慈善组织。最后出现了葛优的独白“1997年过去了,我很怀恋他。”将影片的主旨升华到了主角个人的感受上,使观众也不由开始回顾自己刚过去的1997,作为贺岁片算得上是一个温情又文艺的结尾。反观《私人定制》,结尾升华成了对社会道歉,对大自然道歉,动机也仅仅因为一个从未听说的世界道歉日,显得空洞矫情,貌似很接地气,很契合实际,其实更像喊口号,或者说是一则合格的公益广告。
除了这些,在细节上《甲方乙方》紧紧结合了“香港回归”“泰森咬耳朵”“国安9:1”等97年发生的热点时事。在《私人定制》中完全看不到这些,有的只是更加“高、大、上”的场景,和几个明星眼花缭乱的变装游戏。
所以,总的来看《私人定制》是一部完全失败的作品,他把人们生活中最熟悉的东西拍得观众一点也不熟悉。想要接地气却搞得两脚不沾地,想要针砭时弊却变成了空洞的呐喊,如同网络上的段子手们为吐槽而吐槽卖弄俏皮话般恶心矫情。《甲方乙方》时的冯导的确是一个接地气的好导演,而在《私人定制》中看来,冯导也开始离人民群众离生活越来越远。
或许这部片子不能代表冯小刚的真实水平,有媒体称冯小刚是为了弥补《1942》给华谊带来的亏损而马上拍了这部片子,本来想着老瓶装新酒加上全明星阵容的拿手好菜一定是信手拈来。但是事实证明,过去经验的简单复制品和一部诚意之作的确是有很大差距的,也希望冯导在之后的作品中能继续拿出自己的诚意来。
 《私人定制》在贺岁档中,凭着冯氏喜剧的金字招牌也拿下了6亿多票房的不错成绩。但是恶评如潮的口碑无疑也将这块招牌的成色大大减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