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与现实,由横漂到沪漂

其实在此之前我完全不了解影视剧片场的点点滴滴。
但是看完了之后觉得,其实这样的场景出现在各行各业,大差不差,每个人的想法也都一样。

    尔冬升执导的《我是路人甲》是由一群横店的群众演员主演,以独特的视角,挖掘普通人的生活,电影讲述了一群怀揣着梦想的年轻人在横店努力实现自己的演员梦的故事。虽然演员们没有什么演技,但这恰恰相反的是电影中的人物更加具有真实感。
    万国鹏是一个非常单纯的人物,长得一般般,起初只是抱着一个演员梦来到了横店。在横店的各种遭遇,房东故意敲诈电费,王昭教唆他偷懒,小武行对他的殴打,都没有影响他对演员梦的坚持,他都能够微笑面对。可是最后当他在对面爱情与梦想的选择时,万国鹏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现实正是如此残酷,通往成功的路上不可能一帆风顺,在人生的岔路口,一定要顺从自己内心的声音,而不是所谓的梦想,要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最后万国鹏放弃了来时一直坚持的演员梦选择了爱情,虽然放弃了梦想,可他仍是幸福的。
    虽然大家都认为凯哥是横漂成功的例子,但实际上大多的成功来自与他的妻子,而他并没有成功,并没有完成他明星梦,可当耗费了这么多年终于得来一个机会,他的妻子突然要他放弃,希望能过平稳的生活,而凯哥对明星梦的执着,不允许他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放弃,可是多年来一直在他背后默默支持他的妻子却要提出离婚,妻子离开后,凯哥的精神支柱倒塌了,纵使他在横店打拼了多年,再强的心理素质在这一刻也难以承受。最后大家口中典型的成功例子,成了影片中唯一一个失败的例子,实在是让人心酸。
    覃培军与张文斌两个人长得虽然不怎么好看,出身也比较穷苦,但是两人却是一直勤勤恳恳、积极乐观地在横店生存着,脚踏实地在做群演,他们也有着一个演员梦,可是现实不允许。即使他们十分积极,可是在选人的时候导演仍是要选长得标志却天天躲起来睡觉的王昭和长相一般的万国鹏,覃培军和张文斌两个人不禁被现实这颗沙子给硌出了眼泪。
    电影讲述了许多人为梦想而奋斗,有人失败,有人放弃,有人还在奋斗,却没有讲述成功了的故事,万国鹏和凯哥的遭遇,不禁让人想起北岛的那句诗“杯子碰在一起,都是梦碎的声音。”这即便是现实的残酷。

比如大家在凯哥的饭店吃饭几乎要吵架那一场。其实,在二三十岁朋友聚集的地方,大家都会聊这个。你来横店(上海)干吗?当初为什么要来横店(上海)?你的梦想是什么?你现在挣到钱了吗?

有影评说:整个横店都是假的,只有5平米的陋屋是真的。
我立刻就想起来:整个上海都是假的,只有15平米的出租屋是真的。
那我们的生活心酸吗?横店在奋斗的群演心酸吗?自己浑然不知,只有镜头拉开了,才能知道吧。

然而,我们这些沪漂(横漂),刚开始屁颠屁颠来的时候,就像万国鹏一样什么都不懂,稍微给点甜头就傻乐。然后我们小有成就了,就像那个魏星一样,以为自己了不起不愿意再去做低级的事情了,还给自己的不作为找n种借口。如果我们没有作为,在职场混久了,就变成老油条了,就像那个山寨古天乐一样,开始知道怎么样有技巧的偷懒,知道怎么样才能明哲保身,即使自己有才华,也会渐渐被埋没,梦想成了口头上的东西,最后在5平米的陋屋里打游戏成了最舒服的事情。到了一定的年纪,我们貌似开始有机会了,却总是被生活中这样那样的事绑手绑脚,家里催婚了,再不生孩子成大龄产妇了,男人快三十了还一无所有了等等……最后就像凯哥一样,被生活,被梦想逼疯。

其实这些镜头在生活中都熟悉的不得了,只不过导演放在了神秘的群演身上,我们能看到自己,能自省,是好事。

只是电影里对于女性,没有什么解读。大多的女性角色都是依附在男性群演身上,比如女朋友啦,身后的女人啦,老婆啦之类。好像女群演的心酸也就在于,混这个圈子就只能找群演凑合了。最大的悲剧就是要么男群演成功了发达了就走了,要么就是男群演没成功最后疯了自己还是要照顾这个家……

对于奋斗来说,在电影里熬夜通宵什么的都不算什么(在现实中熬夜加班对我来说简直痛苦,到了早晨一定想吐想死的那种),在电影里大口陪人喝酒也是常态(我死也不要大口喝白酒),在上海上班的外地人群,各有各的心酸,平台高低,行业不同,想法不同,大多其实已经没什么梦想了,唯独在外环边上能供的起一套房才是正经事儿。
如果说信念,大概就是职业理想了,在某个职位上,一路高走,到了中年,要么混个管理层,要么创个小业,平时群里吹吹水聊聊天,没有大富,但求稳定,这才是人生百态的常态。

还记得吗,所谓的初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