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明下的炎黄文化,那到秦皇岛还可能有八个钟头

“落叶归根”是中国文化中最为沉淀的一项,因为中国人从出身起,就与生养的故乡息息相关。中国重视家庭观念,家庭的影响伴随着每一个中国人的一生,不论是死是生。生前将故乡的情缘记在心里,死后要回归故里。《落叶归根》就是构建在这样的文化基础和生活基础上。
“胡马依北风,鹊鸟巢南枝”,离开故土的鸟兽将离开故土的感情表现的淋漓尽致,更何况是离开家乡的游子,他们将感情寄托在每一中能够和故乡相联系的事物上,死后尘归尘,土归土,但是要化成故乡的一捧土,找到了自己的根。离开故土的人是寂寞的,离开故土的人想要找到感情的依托,孙全有和同样远离故乡的、在外打工的赵本山以酒浇愁,死在了酒桌上。赵本山信守承诺要将死后的孙全有背回故乡——落叶归根。
“根”在哪里,是不是出生的地方?不是,电影最后给出了导演的定义。赵本山将孙全有“千里背尸”到了孙全有的故乡,家已经拆迁到了新的地址,赵本山要去地方是在新的地址的地方。“落叶归根”究竟是要归到什么地方?不应该是故乡而是家的地方,有家的地方才是“根”,才是真正要魂牵梦绕的地方。“落叶归根”还是中国的家庭观念,是要找到亲情。
但是现代中国的文化中的“入土为安”在现代文明的冲击下,已经失去了原有的意义和模式,每个人要化成骨灰才能够入土,这与传统中的“全尸”观念大相径庭。为什么?现代的文明的扩张,城市文明的兴起和高速发展,耕地面积的减少,人们开始和死人争夺生存空间。传统的文化下的人类行为不一定是不正确的,死后归入土里,化成泥土正是自然界物质循环的规律。现代文明下的火化是顺应了活着的人的权利,但是破坏了物质循环的链条,人为的将本该回赠给大地的,反而要用能源进行燃烧,消耗了能源,而且骨灰归处不再是木板,而是水泥池。木板多年以后可以随着有机物腐化成大地的成分,但是水泥池却不会。
中国传承下来的仗义
幸好赵本山的出现在电影中可以让人仍然可以可见“仗义”,且不论卖血的宋丹丹和救赵本山一命的蜂农,单单是以抢劫出现的郭德纲,“背负”着“假仗义”的过去,却同样行使了仗义的行为。相比而下,汽车里其他人相比,“不仗义”刻在他们心里面。那在半路上坏车的司机,“坏的都冒烟了”,这样的不仗义行为不应该是文明的产物,但是是伴随着文明产生的。
经历偷钱风波,黑店宰客,假钱的赔偿金风波的赵本山在山清水秀的地方要了断自己的生命。现代文明伴随而来的种种“伪文明”的行为,要了断一个仗义的人生。不要以适应社会生存等等之类的话来搪塞,来找借口。适应社会生存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为防止上当受骗的代名词。甚至相当一部分的人以能够将骗别人上当为社会生存的终极目标,这是什么样的文明?
还好,我们还能够在现代的社会中找到执行仗义的人,这不异于在荒漠中尝到了甘露。这是赵本山能够将孙全有送回到家乡的强有力的支持,这才是赵本山能够在高楼林立的城市里面得到爱情的根本原因。
电影中的中国爱情观
中国的爱情属于慢慢积蓄的类型,不同于西方的感情外露型和韩国的浪漫型。中国的爱情是在内心温馨的哪一种,愈久弥香。电影中出现了两种爱情和两种婚姻,代表了中国爱情观念。
廖凡和洗头女的爱情属于甜美的哪一种。当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里面忙碌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还有一个人为在自己的身旁默默地关注自己,就算自己不知道,可也煞羡旁人。这样的爱情是呵护下的甜美,没有山盟海誓,没有花前月下,有的是来得更实际的关怀。廖凡喜欢洗头女,深夜义务送一位冒名的叔叔,得到了一种别样的嘱托。这种爱情似乎在哪里看见过,却不记得了,只是记得曾经被深深感动过。赵本山和孙丹丹的爱情,事发生子在水泥城市里面的农村爱情,有着泥土的气息和鲜花的芬芳。没有文明下的铜锈和快餐文化下的急功近利,完全是心灵的贴近和慰藉。由于这段爱情的出现,我们知道在“千里背尸”后又一个光明的未来,仗义的人生在这样的文明下可以生根。
电影中明处的婚姻,是养蜂人的婚姻。这又是有别于功利性的婚姻生活,是中国传统下的婚姻,更多的是一种责任和义务。现代文明下的男女将爱情叫嚣得比天高比海深,但是在困难的面前往往背弃了当初的诺言。养蜂人在生活中执著前进,维护着一个家庭,维护着一种观念,维护着一种传统。
电影中暗处的婚姻就是孙全有的婚姻。电影中没有在明处描写孙全有的家庭,只是通过赵本山的口,我们得知孙全有几年没有回家。电影最后,而在留在门上的那段话,似乎给了我们答案,但是有没有明白的指出来。已经不用说明白了,生活中家庭中的成员免不了要犯错误。孙全有死后要回归故里,依已然是原谅了别人犯下的过错,儿子留在门板上的那些话也是向父亲道歉,一切还没有晚,因为双方都已经开始面对过错,要达成谅解。婚姻的生活,家庭的生活不会是一帆风顺的,短不了的磕磕绊绊,终究要成为过去,双方还是要取得对方的谅解,这才是生活。孙全有的婚姻和家庭是中国家庭的缩影,中国的中庸之道照样可以用在家庭生活当中。

中国人有个传统叫落叶归根。客居他乡的人,终要回到故乡。
豆瓣电影上的标注说《落叶归根》是喜剧。可我却笑不出来。两个漂泊在工地上的男人喝醉了酒,一个说担心客死异乡,另一个说即使是背也要带他回家。结果一语成谶。老赵真的就背着工友的尸体送他回家。
一路行过,有世态炎凉,也有人性温暖。假仗义的劫匪、给自己办葬礼的老头、骑自行车到西藏的背包客、毁容的养蜂人……荒诞的黑色幽默。导演用这些人谈论友情、爱情、亲情……小人物戏剧化的悲与喜。而灵魂人物老赵诠释的则是电影的主旨—落叶归根。他和家乡连在一起。无论走了多远,在一切都结束以后,要回到那个让一切开始的地方,这叫落叶归根。
老年人很注重落叶归根,他们对故乡的眷恋和深情,我很难体会。这世界很大,因为年轻,所以想出去闯。大概只有离开了才会明白什么是故乡。故事的最后,老赵终于带工友回到了故乡,可是故乡早已不是故乡。一切早已不是最初的样子,故乡只存在于死人永远的幻梦里。搬迁之后的废墟中,老赵抱着工友的骨灰盒,迷茫而手足无措。他们搬家到宜昌了。
骨灰盒里的骨灰如果回到他的妻子手中,应该也算是落叶归根吧。“走吧,这儿到宜昌还有七个小时”一个声音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