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与小女孩,值得推荐

元彬来演大叔,但很帅很帅,凌乱遮住眼睛的黑发,一身黑衣,冷冷的英俊的脸。
小女孩其实更像个假小子,爱涂指甲油。
又一部《这个杀手不太冷》。
整场电影感情戏很少,仅有的几个小女孩和大叔的片段,我就哭了三次。
第一次,是小女孩偷小男孩的书包被小男孩的妈妈在路上大骂要找家长,小女孩看到了元彬,指着他,警察叔叔问是你的爸爸吗,小女孩点点头,然而冷冷的元彬走了,小女孩很受伤很受伤。她又跑去文具店偷东西,元彬跟在她后面,替她付了钱,最后,灯光下的街道,小女孩哭着跟元彬说的一段话,她没有朋友,妈妈吸毒不管她,老师同学鄙弃她,她把大叔当成好朋友,可大叔却装作不认识走了,别人都说大叔是个怪人,可她不这么觉得,她边说边哭,元彬也跟着被触动了心底那块柔软的地方,眼里泛着泪水。
看到这里,就觉得很酸,自己对这样的情节总是毫无抵抗力。想起那天在西苑吃完饭,在脏兮兮的街头,看见卖红薯的爷爷和他流着鼻涕吃着红薯的一岁的孙子,心里也咯噔很疼,去买了个红薯,在想那么小的孩子怎么跟着爷爷在街头卖着红薯,爸爸妈妈呢?
第二次,是最后的结局,当大叔以为小女孩已经死了,而大叔在牵扯进两两个帮派后就为了救小女孩,杀了那些贩卖人体器官毒品的坏人,大叔似乎不再留恋什么,举枪自尽之时,一个嫩嫩的声音“大叔”从背后喊来,小女孩很惊喜,这个对自己一直冷冷的大叔居然是来就救自己,妈妈已经被杀了,大叔成了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虽然他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小女孩紧紧抱住大叔,嚎啕大哭。
大叔曾经不是这样冷的大叔,曾经他,帅气,有美丽的妻子和即将要出世的宝宝,他是身手不凡的特工,而妻子却在他执行完一次任务后遭遇报复,在他面前被卡车撞死。自那儿后,他好像与这个世界无关,退役,开了一家破破的当铺店,成了小女孩的邻居。
两个都彼此缺少亲情的人,都在对方身上找到亲人的依靠。
这种感情,来的自然,却如此温暖。
第三次,便是结尾,大叔被警察带走,临走前,他请求警察满足他最后一个要求,他带着小女孩来到她经常偷东西的文具店,给她从书包到铅笔盒买了一满满的东西,告诉她,以后你真的要学会一个人生活,不要怕,我们抱一次可以吗?
他轻轻蹲下,小女孩抱住了他,镜头对准他和她,然后是他的手部特写,还站着血迹的手指,但小女孩趁他睡觉时给他涂的指甲油仍清晰可见。画面定格在他们相拥的一刻,影片结束。
小女孩失去妈妈,得到大叔这个亲人,可是这一刻却如此短暂,“你从此要学会一个人生活”,这对于一个还是小学二年级的孩子来说,是不是太残忍了点呢?《杀手》最后陪伴Mathilda还有一盆兰花,可是小米呢?
最后的这一次,大叔笑了,小女孩说这是你第一次笑,大叔承载的痛苦太多,怀孕的娇妻在自己面前死亡自己却无能为力,这几年每日冷面生活,不是不想笑,只是不知道笑为何物。小女孩的出现,虽然她很缠人很烦,但去保护去就她,也许弥补当年自己看见娇妻死亡却无能为力的遗憾和悔恨。这个活泼可爱的丫头还在,就好。
元彬,小时候看他的《蓝色生死恋》就觉得他好帅,这次的他,更有味道~~~~

我透剧透的太厉害了。。不想被影响的孩子就不要看我写的了哈。。。电影主要讲述由元彬扮演的“车泰锡”以前是一名特种部队的其中一名成员,但是却在三年前眼睁睁看着已经怀孕的妻子被仇敌杀害,自己更是身中枪伤,自此退出特种部队,默默无闻地开了一家当铺。却在这个时候认识了一个经常来偷东西来典当东西的小女孩(小米),而小米的母亲是一名吸毒者,并在酒吧工作的时候偷了黑帮的毒品,于是遭到黑帮的杀害,小米也被抓去“蚂蚁窝”,被迫做毒品搬运的工作。车泰锡为了救出小米,一路孤身作战,最后不仅把遭受迫害的其他小孩就出来,也把黑帮清光了。当他把黑帮老大宗石杀死于车中并以为听闻小米已死,两目失神空洞绝望到准备自杀时却听到了小米的呼唤……大叔(片中小米称车泰锡位大叔)从小米的天真可爱中干感受到温暖更是对他寄予不一样的情感,把当初对他妻子以及没来得及出生的孩子的情感寄托在了小女孩身上,这一点从电影中多处可以看出来,从片头特意买了香肠故意让小米看到然后两人一起吃饭,从他中枪并且高烧40度的时候还坚持要去找小米,从他对那以为是装着小米的眼珠的瓶子的小心翼翼以及护着它失声痛哭,从片头要把钱给小米偷东西的文具部的老板,到片尾把小米带到文具店并给她买了一个书包并希望可以拥抱小米“就抱一次”中车泰锡眼中闪烁的泪光,每一处都深深感动着我。但是这部电影不仅只是单单对车泰锡的故事的感动,从小米身上学到更多的是以真诚对待每一个人,其中她给同是蚂蚁窝里的小女孩做美甲,给额头受伤的黑帮里杀手贴ok邦等,这也是最后她之所以能够活下来的原因,从韩国警察那里当被情报局要求接手调查时拒绝中学到的坚持和不畏强权,在用非常手段得到车泰锡的情报中学到做人要灵活一点并要具有冒险精神…..等等…我觉得这是一部值得一看的好电影,哇塞,这是我第一次写影评写那么长,哈,我给自己赞一个,继续努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