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危机和惊天危机的一线之隔,校园惊奇事件簿

看了不得不感叹这强大的武器世界,不过再说导致白宫坠落的原因其实也很是简单。首先有个失去儿子的父亲,父亲觉得儿子失去的是不公平,二有个想满足私欲的三把手,还有一群觉得受到不平等待遇的雇佣兵同学们。然后让白宫复活的就是一个光环万丈也有着小毛病的却武力超强的老爸以及他深爱的女儿,等拥有正常人性光环的朋友们。好吧人物有些多,其实吧这事闹的有些大,因为就要引发人类目前最大的武器核弹了,然后美利坚合众国的白宫就要挂了,好大的危机啊,盟国们要紧张了,其实让这么吓人的事情的发生也只是因为一个小小的人,另说最近发生的很多事情,厦门公交车爆炸案,首都机场爆炸案等等等,都有着一个不安分的因子而引爆了公众的危机,大大灾难都是由心中的小小邪念迸发的,而导致这些邪念的很多来源非正义非公平,不管是否存在,在当事人心中都是背负着极大痛苦的折磨。当然不可能现实社会中有那么多厉害的老爸,拥有肌肉,大脑和爱国心的人来拯救世界的,所以就想到那句老土的话,愿你被这个世界温柔相待,很多无力抗衡期待改变的东西真的只能从自己做起了。
当然我也很想看“那个”,总统先生,但抱歉是没有那么牛的老爸呀。

多年以前的一个黑夜。被奇怪的诡异紫云笼罩的“塔”所在地。有一件极其惊人的事件即将发生。作为现实世界的危机处理机构,塔的周围有人为的时空扭曲,而塔的核心就是高耸及天的巨塔。在巨塔的最高处,紫色的云越聚越密。这是数十年以来,塔与梦族空间首次接通的夜晚。紫色的密云似乎蕴含着无限能量与可能。“看着这云,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时间啊,你难道不觉得吗?”年轻的塔负责人夜塔懒洋洋地对脚边的猫——时间说道。时间回了夜塔一个更加懒洋洋的眼神。对于这世界最安全的角落“塔”来说,什么才叫不好呢?“我现在很郁闷。郁闷到想把这里放火烧光了,然后过我正常的青春期少年的生活。”夜塔拍拍冰凉的巨塔。呆在塔超过七天是会让人生病的。不凑巧的是,因为自己是塔的负责人,所以必须趁这样的夜晚去梦族空间拜访一下。毕竟自己的血液中有一半是梦族的血。依靠梦族的血液拥有的力量,塔的人才能以危机处理者的身份,悄无声息地瓦解这世界每个角落里的黑暗势力。听说梦族的宝物龙水晶是历代梦族首领的力量之石,夜塔非常想看看那是什么样的一种水晶。猫咪时间用灵巧的前爪拨开角落里的音乐盒。叮叮当当的悦耳音乐从盒子里流出来,包裹住密云下的夜塔。夜塔的心情变得轻松起来。这个音乐盒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音乐盒,是一个叫丁当的笨蛋自己动手做的。每次听到这音乐,自己就会想起丁当和以前发生的许多事情。猫咪时间的毛发突然全部直立,活像一只长着猫脸的刺猬。它的绿眼睛被突然出现的闪电照亮。夜塔抬起头,被眼前诡异的景象吸引。他发现自己处于一个突然诞生的巨大磁场中。连头发也在空气中微微地飘动。灿烂的粗大闪电笔直地从紫色密云中伸出,直达巨塔的顶端。“劈啪”作响的火花通过巨塔锁定了梦族空间和现实世界的联系。通往梦族空间的门打开了!猫咪时间率先跑进了闪电的光与影中。夜塔按捺住激动的心情跟了进去。那温和的闪电的光如同无形的丝网,轻柔地托着夜塔和时间向上升向上升。他们都不知道,在下一个五分钟里,有另一个身影出现在塔顶。那人毫不犹豫地进入了闪电通道。夜塔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想像着拥有强大力量的梦族会住在什么样的地方。他五岁的时候才明白,梦族空间离自己有比到月亮还遥远的距离。梦族空间在另一个世界。那里算是自己的半个故乡。闪电的尽头是一片小小的碧蓝天空。夜塔发现自己来到的是童话中的秘密花园。他和猫正从高空中落向那茂密的大森林!在激烈的风中利落地一个盘旋,夜塔缓缓落往森林中央的美丽大湖。大群的朱红色飞鸟从夜塔身边飞过。澄澈的天空中,夜塔发觉自己已经爱上了这无邪的世界。他发现有东西滴在了头上。用手把那东西抹下来后,夜塔气急败坏地说不出话来。他手上的分明就是鸟屎!而之后悄然跟进梦族空间的人却藏在鸟群中潜入了密密的草丛。梦族的宫殿深藏在美丽大湖的深处。奇怪的是,这宫殿被悲哀的气氛笼罩着。这一天,梦族的首领拉法失去了他的妻子。生性温和慈善的梦族人把家人看作这世界最珍贵的宝物。夜塔万万没有想到,梦族首领拉法失去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妻子。龙水晶连同拉法刚刚出生的一个儿子被人偷走了。塔的内部成员拥有最大的嫌疑。※※※“之后呢,老爸,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夜曼姿非常感兴趣地问正在回忆往事的夜塔。老爸讲故事的口才真的很不错。不知道妈妈是不是就这样被老爸哄住的。夜塔坐在被晚霞映红的窗边,温和的脸上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悲伤。“不久,梦族空间和塔的通道又会打开。到时候总会有个了结的。”夜塔转过头注视夜曼姿,“那个被偷走的婴儿将成为‘塔’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当他拥有的龙水晶从沉睡中醒来时,你千万不要和他对战。”夜曼姿很乖地点头,“老爸,你放心,我向来都是打不赢就跑,绝对不会死撑扮酷的那种人。”她的脑海里浮过一张熟悉的脸,“不过,夜翔不会像我一样没骨气。你要担心的是哥哥。”夜翔表面上看起来很温和,其实却是那种倔强到极点的危险人物。他似乎一旦决定要面对的事情就绝对不会临阵逃脱。“夜翔有他必须面对的命运。”夜塔悲伤地微笑。如果夜翔为保护“塔”而和梦族被偷走的婴儿战斗,他会不会在真相大白的时候恨自己呢?夜塔打开音乐盒,侧耳倾听那熟悉的音乐,叮叮当当的音乐。“爸,你又在想妈妈啦?”夜曼姿明察秋毫地问。老爸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听这个音乐盒里传出的音乐。“……她和我联系过了。她说海拉集团的幕后首领,也就是上官零的养父,会来巴比伦学院视察。”夜塔淡淡地回答。决战的时刻就要来临了。问题在于,决战的人选似乎并没有这样的自觉。碧空如洗。巴比伦学院的另一头。欢笑声和加油声不断。夜翔正和一帮同学打篮球。激烈的对抗让场边的人瞪大了眼睛。快速地用假动作骗过对手的防卫,夜翔似乎要上篮,却轻巧地把球传给了同伴。篮球应声入篮。大家差点把手掌拍烂。谁也没注意到,有一个穿着深色西服的人充满兴趣地打量着夜翔。他一边看夜翔打球,一边接通了老朋友夜塔的电话。“夜塔,是我,沈梦。”西装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我在巴比伦。”他鹰一样的眼睛若有所思地望着夜翔,“我想和老朋友见上一面。”通完电话,沈梦点燃一支烟。没想到夜塔有这么大的儿子了。而且还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儿子。要是自己把夜翔招揽入海拉集团的核心,夜塔大概会气得发疯吧。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夜塔生气的样子。沈梦再度看了夜翔一眼。夜翔感觉到微妙的波动,他回过头,正好看到沈梦转身离开的背影。而落下来的篮球刚好砸在了夜翔头上,然后再度弹起。因为篮球根本没有杀气,夜翔的反射神经根本就不工作。快哭出来的夜翔咬牙切齿地看着篮框,突然觉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倒霉的人。篮球架“吱呀”作响着倒向场外的空地,惹起一片尖叫声。夜翔这才发现自己无意中运用能量推动了篮球架。懊悔地摸摸额前的头发,夜翔意图补救自己的错误。在更大的尖叫声中,篮球架就像有自己的意志一般又缓缓地回到了原位。一瞬间,所有的人都跑光了,只剩下懊恼不已的夜翔。当天下午,篮球架闹鬼的小道消息就传遍了全校。抱着一摞沉甸甸的旧书,朱西在老图书馆里穿来穿去。夏天已经过去,连上官零和夜翔也成了朋友。当然他们还是会老吵架。有时候,他们之间的气氛还会很诡异。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两个家伙很有默契,连喜欢的冰激凌口味也是一样的。有人挡住了朱西的去路。朱西抬头,挡住自己去路的是上官零。“我……发现我明白了一点点……什么是朋友。”上官零语调奇怪地说。“你是指你和夜翔?”朱西笑问。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朱西突然诡异地微笑说,“其实我觉得你很适合去演话剧公演中的《罗密欧与朱丽叶》。你知不知道,你脸上的表情真的很像朱丽叶,而夜翔就是那个让你困绕的罗密欧。哎呀呀,家族的仇恨——”“你太夸张了吧?”上官零闷闷不乐地说着。真心诚意和夜翔做朋友并不属于他的计划。但是,自己从来没有试过和别人打架、斗嘴还那么开心的事情。巴比伦学院的生活似乎改变了自己。“那你为什么一副天要塌下来的表情?”朱西问别扭的上官零。“有些事情你永远不知道比较好。”上官零接过朱西手中的书,“你在找什么资料?需要到这里来?”“我想查有些关于‘梦族’的资料。”朱西的回答让上官零的手一松,书全部掉在了地上。“梦族?”上官零呆呆地重复朱西的话。“是的。我在月球工作的爸爸告诉我,月球旅馆本来是准备修建地下第三层建筑的。结果,他们挖到了很奇怪的东西。一座被废弃的宏伟的地下神殿。原来,在阿波罗11号飞船登月之前,人类已经到过那里并建立了神殿。这真是太不可思议的事情了。联合国的秘密调查组已经封闭了月球上的地下神殿。消息也完全被封锁。”朱西兴奋不已地讲着,“我爸可是很资深的考古专家,他断定那地下神殿就是远古时候突然消失的梦族的神殿。”“夏天已经过去了。为什么你还会有中暑的症状?”上官零没有温度的话让朱西突然觉得自己是个笨蛋。耸耸肩,朱西蹲下身捡着地上的书。一本摊开的考古书上的标志吸引了上官零的目光。上官零拿起书,“这书我借来看看。”那是一幅古老的壁画的照片。画的是传说中的梦族人祭祀的场面。所有的人的心脏处都有一个奇特的花纹。上官零猜测那是梦族人特有的胎记。问题是,自己的心脏处也有这样一个胎记!上官零第一次开始对自己的身世产生了好奇。“零,很久不见。你似乎发现了很有意思的书。”低沉而特殊的声音从上官零的背后传来。朱西在上官零脸上看到了非常奇特的表情。那是敬畏混合着依赖的表情。慢慢转过身,上官零的表情变得淡漠有礼,“是啊,很就没见了。父亲。”上官零的回答让朱西僵在了原地。那个宛如万年玄冰的危险人物居然是上官零的老爸。朱西保守估计,上官零老爸附近方圆5米之内没有人类可以生存。他简直就挂了一块“生人勿近”的牌子。朱西放弃了打招呼的念头,快速地开溜。“零,你开始对你的身世有兴趣了?我记得你以前不会这么无聊。”沈梦看着儿子的眼睛,“如果你想知道你的身世就跟我来。”沈梦转身离开,魁梧的身影似乎可以挡住所有的光线。上官零站在原地,眼神犹豫不决。终于,他踏出了跟随沈梦的那一步。巴比伦秘密3号基地。广阔的地下基地闪烁着诡异的金属光芒。穿过死寂的实验区,沈梦打开通往更深地下的巨大井盖。井盖之下,是巨大的深井。光滑的金属井壁连壁虎也无法攀附。而暗藏在井下的辐射物质可以使进入井内的任何生物受到严重的伤害。沈梦握住上官零的手,轻松地跃下,宛如大鸟一般盘旋着下降。井底是小小的神殿。有梦族标志的神殿。幽深的地底,这神殿被蒙上了诡异的色彩。上官零怔怔地看着四周,心中有无法言喻的熟悉感觉。身体中的血液在呼啸着,诉说着远古就潜藏的记忆。“上官零,你是我的亲生儿子。我们都是被梦族遗弃的后裔。”沈梦脱去衣服。他赤裸的胸膛左侧,刚好是心脏的部位上有着神秘的火焰标志。“被遗弃?”上官零问。“我是梦族现任首领的孪生兄弟。永远不被承认的兄弟。”沈梦的眼神中有深刻的仇恨,“梦族的长老预言,双生子会给梦族带来灾祸。他们封闭了我血液中的力量,把我送入人类世界,妄想着我平庸地长大,然后死去。只可惜,我12岁时的一场车祸毁掉了他们的计划。我和我的养父养母在一辆车上。当车坠下悬崖的那一刻,我的血液中的力量苏醒了。所有的事情,包括我没出生前就存在的那个预言——我都全部知道了。“之后,我就从这地上的光明世界消失。静静等待这复仇的一天。儿子,我是天生的王族,这帝国由我一手建造。而你就是这帝国的继承人。”沈梦充满力量的手放在上官零的肩上。“……我想知道关于我母亲的事。”上官零沉默片刻,然后开口说道。从来不知道自己的母亲长什么样子,性格又是怎样的。会不会有朱西的妈妈一样爱着自己。这些,上官零通通都不知道。“你母亲她……我已经忘记了。”沈梦冷酷无情地回答。“是吗?”上官零苦涩地喃喃自语。“梦族世界通往这世界的门就快打开了。在这之前,我们一定要占领‘塔’。”沈梦站在神殿中央,看着梦族那火焰一般的标志,露出志在必得的决心。“我们已经有足够的能力对抗‘塔’的危机处理者?”上官零问。“儿子,让我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所谓的危机处理者,不过是拥有梦族一半血液的笨蛋而已。在纯种梦族人的眼中,他们不过是有些爪子的小猫而已。”沈梦望向上官零,“等龙水晶完全苏醒的时候,没有人能阻挡你的脚步。何况,我为你物色到很有实力的助手。他是我的老朋友夜塔教授的儿子。他叫夜翔。”“夜翔?”上官零掩饰不住心中的震惊,“我想他也许不会答应你的。”早就决定不让夜翔卷入到这个事件中,简简单单和他做朋友。“我知道你曾经很不礼貌地对待过夜塔教授,最后却没有任何理由地释放了他。这个夜翔和你是什么样的关系?”沈梦问上官零。“他……他是我的朋友。我惟一的朋友。”上官零正视沈梦。无论如何,自己一定要保护夜翔。第一次发现有这样一个人无法虚假对待,无法放下对他的执着。大概是因为,夜翔是真的关心自己的人吧。“朋友是那些没有出息、害怕孤单的人说的谎话。你要成为最强的人,首先要舍弃的就是朋友。”沈梦俯视上官零,用绝对权威的口气说道。没想到夜塔的儿子竟然和上官零成为了朋友。难道说,夜家的人有吸引别人靠近他们的能力。大学时代的夜塔也是以这样光明的形象吸引着自己,成为自己的朋友。只可惜,人都是要改变的。“……父亲,下一步您准备怎么做?”上官零恢复了冷漠有礼的表情,把脆弱的心藏了起来。“今晚,整个城市将成为一场游戏的主角。这是我给这个城市的见面礼。”沈梦的嘴角挂着清醒而疯狂的笑意。就让这个世界和自己一起沉沦在灾难中吧。※※※“夜翔、夜曼姿,根据可靠情报显示,本市今晚将有一系列的恐怖活动发生。幕后指挥者是曼得拉集团。”巴比伦校园的广场,大群的鸽子在夕阳下低飞着。抱着爱猫散步的夜塔对着伪装好的通讯器发布紧急信息,“我已经调集附近300公里内的危机处理者应急。你们也准备随时出动。”此刻的夜塔完全不是好好先生的模样。要是有人看到他的眼神,会觉得这个人一定是个非常优秀的领导者。这样神采飞扬的夜塔才是真正的夜塔。前往学校餐厅的夜曼姿在半路上对着可爱的卡通手表回复:“我明白了,我会随时注意本市的公共场所。我负责地铁中乘客的安全。夜翔负责盯着飞机场、医院。”坐在高高的天台吹着晚风的夜翔对着袖口通讯器回答:“好的,我们分头行动,确保大众的安全。”加密的无线电波在半空中飞速传播。巴比伦和“塔”的第一次大规模对战即将上演。晚上九点整,7号地铁里还有很多人。一个女人半眯着眼,抱着她似乎熟睡的宝宝坐在地铁角落里。她身旁做着似乎补课完回家的中学生。一个半醉的中年男子斜斜地靠在座位上,睡得口水都流出来了。大批的上班族或坐或站地看着地铁窗上的投影屏幕新闻。这时,奔驰的地铁突然加快了速度。那抱着婴儿的母亲睁开了双眼,那眼睛居然闪着诡异的光。“紧急报道,紧急报道!本市7号地铁突然失控,以极高的速度开往另一条线路。11分钟后,7号地铁将和21号地铁相撞……有关当局正在……”屏幕上的女主播甜美的笑容显得非常的僵硬。“7号地铁?”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突然醒悟过来。地铁车厢里混乱一片。驾驶室里,目瞪口呆的驾驶者看着电花闪烁的仪表板。手刹装置完全失灵了。在这样高速飞驰的地铁,连跳车逃生都是不可能的。“地铁不是由电脑控制的吗?难道电脑发疯了?”一个中年男子开始歇斯底里地大叫。“不,不是电脑发疯了。是有人驱动地铁改变方向。”刚刚还喝醉了打瞌睡的男子站直了身体,眼睛里精光闪烁。角落里抱婴儿的女人缓缓站了起来。奇怪的是,她身边似乎刮起了一阵强风。周围的人都站立不稳,跌倒在地。那女人身旁的中学女生被看不见的手推出了足足三米远。“你是危机处理者?”那女人的声音有着诡异的毒蛇一样的“嘶嘶”声。中年男子注视那女人:“因为你对无辜的人的生命安全构成威胁。我必须处理你。生物强化人。”地铁逐渐慢了下来。地铁的掌控权移交到了危机处理者手中。女生物强化人冷笑着退后两步,“你以为这样就能避免要发生的事情吗?”她以超乎常人的敏捷穿破厚厚的车窗,同时把手中的婴儿抛向危机处理者。中年男子接住了婴儿才发现,那是经过伪装的人型毒气弹。“毒气弹!”那男子用叹息般的声音说道。他的话就像瘟疫一般把恐慌蔓延。四周的乘客飞似地离开这节车厢,尖叫着逃命。中年男子知道逃是毫无意义的。人的脚步是跑不过毒气的。如果毒气扩散开来,长三公里的地铁里将没有任何生还者!婴儿的眼睛已经睁开,长长翘翘的眼睫毛下,幽灵一般的绿色数字正跳动着倒计时。地铁停了下来,周围一片死寂。危机处理者全身都在冒冷汗。自己到底该怎么办?这神经毒气可以轻松地杀死任何生物!“要不要我帮你拿?一个大男人拿着洋娃娃似乎很奇怪啊。”清脆悦耳的声音在危机处理者的身边响起。说话的居然是那个女中学生。她有着长长亮亮的黑发,以及懒洋洋的眼神。是夜曼姿!很轻易地接过那中年男子手中的毒气弹,夜曼姿很有爱心地轻轻拍了拍洋娃娃,似乎要哄它入睡一般。微微闭上眼,夜曼姿的双手升起了眩目的白光。那温暖的光线渐渐笼罩了夜曼姿。夜曼姿血液中属于梦族的那部分正发挥着神奇的力量。当光线渐渐减弱后,夜曼姿的手中居然空无一物。“你是‘塔’的直接继承人?”中年男子惊喜地看着眼前年轻的女孩子。刚刚那光就是传说中的“塔”的继承人才拥有的能力吧。“大叔,你已经干的很不错了。现在,让我们去收复那个女生化人吧。”夜曼姿拍拍手,笑容可掬地说道。“那个毒气弹到底……?”大叔喃喃地问。“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一种垃圾箱。所以,我刚刚顺手那毒气弹放进了时空裂缝中。现在,它大概在地心深处的熔岩中做着最后的旅行吧。”夜曼姿满不在乎地回答。与此同时,夜翔轻松地摆平了医院里的骚乱事件。在星空下悠闲地散步,夜翔收到来自这个城市各方的报道。有7起爆炸案被制止。企图在飞机场干扰指挥塔电波的笨蛋被敲昏。有5个生物强化人被活捉,直接送到秘密监禁所。普通的监狱对生物强化人而言,简直就是纸糊的。夜翔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突然想起自己还有数学作业没做完。这时,他的通讯器响了起来。“夜翔,有私人飞机在核电站附近盘旋。你去看看。”夜塔的声音从通讯器中传出。“我立刻到。”夜翔跳上离自己最近的摩托,用最快的速度赶往核电站。世界真的是不公平,夜翔一边赶往目的地,一边愤愤不平地想着:为什么让一个家庭作业都没做完的少年到处奔波劳累?可恶!夜翔的眼中燃烧着熊熊的斗气,他把这笔帐算在了巴比伦的身上。世界已经够动荡不安了,巴比伦还要来凑热闹,真正不可饶恕!夜翔还记得切尔诺贝利事件。那是1986年4月26日,位于苏联乌克兰的切尔诺贝利核电厂发生核泄漏事故。该地几十万中小学生提前放暑假前往夏令营隔离度假。所有的家畜、家禽一律就地处死。河道强行封闭。这次事故共有31人死亡,2万多人遭受较大的核辐射污染。该死的巴比伦不会也要来这样一手吧。决战前夕,每个人都展露出真正的面目。那上官零和夜翔会不会有不可避免的一战呢?巴比伦的继承人和“塔”的继承人之间有着只能活一个的宿命。目前,没有人知道。惟一可以知道的是,凌晨三点,夜翔还在灯光下卖力地写着数学作业。从这点上看来,他是最苦命的一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