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猜到CREAM的心,我就来说道说道

不知道怎么了,最近被韩国爱情片纠缠着。。。
心常被感动,眼睛常湿润着。。。
时而感觉自己很容易被感动,时而觉得自己很幸运如此容易被感动。。。
C和K认识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里,很快他们住在了一起,仅仅是互相有个依靠,但是天意弄人,K是一个身患重病,濒临死亡边缘的人,所以K虽然知道自己渐渐爱上了她,无法自拔,但是却不可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所以打算等她嫁给一个值得托付的人,他可以安心地离开。。。
直到影片进行到C和一位值得托付的人步入婚姻殿堂时,我的心里隐隐作痛,她如果知道了K的用心良苦后会怎么样呢?。。。
其实事情的真相并不是这样,C在和K一起生活的日子里,也早已经爱上了K,只是双方都没有直接表白,又一次C起床后发现了K在吃的药,问了医生才知道K的病情,所以她是一直在爱与被爱的折磨中度日的,她已暗下决心,要帮助K完成这个愿望,把自己嫁给一个合适的“丈夫”,当她选定对象后,可是K的病情也危机了,必须马上进行婚礼,然后她会尽快离开,和K在另一个世界里继续他们的爱。。。
K却直到死也不知道,他所深爱的女人比他爱的更深,她在他死后不久也去了另那个原本她不用去的世界,寻觅他的阴踪。。。
泪水模糊了双眼,这是一个唯美的爱情故事,双方都爱得这样坚定,这样用心,但愿这个世界不要发生这样的凄婉的故事。

这两天每天睡前都会莫名地想到那天和朋友关于<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的分歧,这部看了两遍依然把我感动得无话可说的电影,对于周围的人来说,似乎并不能理解K和Cream的挣扎痛苦,他们说这根本是无稽之谈嘛,明明可以用更好的途径解决的事情,干嘛要弄得这么复杂呢?只要告诉对方自己的真实想法,悲剧就不会发生了呀。

无稽之谈派的理由:

K既然那么爱C,为什么不能像泰坦尼克里的Jack一样,在知道自己会先对方而去的时候,让Rose向自己承诺会好好地、幸福地活下去?这样比起到死都隐瞒自己的病情,让自己(同时也让C)承受更大的痛苦和折磨,不是更加积极和圆满的解决办法吗?
 

C为什么发现K身患绝症之后,依然假装自己不知道呢?她完全可以大声地告诉K她是多么的爱他,即使只剩下几十天的时间,他们依然可以作为一对相爱的情侣,度过最后一段幸福的时光,留下美好的回忆,这样即使K去世了,C也可以守着这段珍贵的爱情度过余生,而不是独自承受失去K的痛苦。
 

作为深深相爱的两个人,K向C隐瞒自己不久于人世的消息,而C也向K隐瞒自己早已知道他不久于人世的消息,这是何苦的呢?互相坦白不就好了。两人共同生活这么长的时间,对彼此早已十分熟悉,这种亲情+友情+爱情的模式能够打破任何阻隔,何必在双方都痛苦的情况下反而互相疏远,任由隔膜的产生呢?
 

为了完成K的最后心愿,可怜的医生成了最大的受害者——和未婚妻解除婚约(虽然他们都不爱对方),与一见钟情的C快速结婚,最后以最残忍的方式被抛弃,他的未婚妻也一样,在帮助K的过程中目睹他对C深沉的爱,在同情的同时也深深地爱上了他,但这段萌芽的爱情却是从一开始就是无望的,最终为了完成K的遗愿,还答应他每年给C送一束花。K和C的爱情深深地伤害了无辜的两个人,这是多么不公平啊。
 

。。。。。。
    对于这些,我只想说no no no, 你们毕竟还是too young too naive啊~

    K不向C坦白自己身患绝症的事实,甚至以决绝的态度否定C提出的所有试探,原因有很多:

 

童年的创伤。经历过爸爸去世之后被妈妈抛弃的童年,他害怕如果自己和C在一起,在去世之后C会像当年自己的妈妈一样对生活绝望,他不想C重蹈自己妈妈的覆辙。
 

然后就是大家都普遍理解的理由啦~所谓善意的谎言。因为K很爱C,所以他不想让她知道这个消息,使她免于悲伤的折磨。他希望她能够找到更好的男人,代替自己来呵护她,幸福快乐的过一辈子。他不想让自己在C的心中成为一道伤疤,无论何时想起来都会隐隐作痛,而是希望C把他当做自己在远方的一个亲人、朋友,逐渐忘记他,等到真正忘掉的那一天,即使知道这个消息,也不会像现在那样伤心了。
 

K被C制造的假象所迷惑,他相信C真的爱上了那位牙医,于是他仔仔细细地调查过牙医的身家背景和人品,甚至向其未婚妻请求让她解除婚约——为了C,他可以做任何事情。即使内心在流血,他依然希望C能够幸福——她表现出的也确实如此,于是他在住院之前为C打点好了所有他能做的事,包括生前和死后的,然后安心地,不带任何遗憾地离开。
 

有人说了,他怎么知道C是幸福的呢?说不定对于C来说,和他在一起,即使是再短的时间,也远比和自己不爱的人结婚要幸福得多呢?对于这个问题,前面已经交代过了,首先K是一个拥有悲惨的童年经历,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在他的信念里,两个人都健健康康才是爱情得以永久持续的基础,他不希望相爱的两个人因为疾病的困扰而天人永隔,因为既然相爱,那么被留下的那个人一定是最痛苦的,而他不想看到这样的局面,特别是承受这些的那个人是C。其次,C也从来都没有说过她爱他,他不能够确定C对自己的感情到底是朋友、亲人还是爱人,如果自己的爱和病痛会给C带来负担,那么他宁愿从一开始就杜绝这个可能性,这也就是他决绝地否定C的试探的理由。最后,他以为C是爱牙医的——他不知道C在骗他,他相信那位牙医能够让C幸福,因为牙医在所有人眼中都是个绝世好男人,而且他的工作已经做的很全面了,他帮她扫清了在爱情路上的所有障碍,甚至在婚礼中亲自将她的手放在牙医的手上,然后才转身离去。
 

还有,K为什么不选择像Jack那样,鼓励C带着自己的份好好活下去呢?原因更简单,因为情境是根本不同的呀,Jack在当时的情况下有两个选择,一个是不放弃,最后两人一起生还或者一起死,另一个是放弃,增大Rose生还的机会,他当然会选择第二个。而K不同,虽然同样面对死神的威胁,摆在K面前的却是另外两种选择,一种是告诉C,两人共同面对死亡和分离,另一种是不告诉C,让她能够没有心结地度过余生,他很果断地选择了第二个。
 

    而最令我感动的是C向K隐瞒的事情,在她初次从医生口中听到K罹患癌症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时,她第一时间就想跑过去质问他为什么不早些告诉自己。而在病房门口,她听到K对医生的解释,最终选择了装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理由再简单不过了——因为他不想让自己知道。“既然这是K的心愿,那么我就配合吧”——她是这么想的。但她还是忍不住想要试探K的真实态度,于是她问他“嫁给你为什么不行?”,而K很果断地说“我不是一个好男人”——多么斩钉截铁的语气!C明白了他隐瞒到最后的决心,而接下来的过程则更像是帮自己爱的人完成遗愿——他说你应该找一个好男人,一个健康的人在一起,这样才会幸福,于是她使用种种伎俩,很迅速地和牙医在一起了;他说仅仅住在一起并不算结婚,要举行了婚礼才能叫做真正的结婚,于是她第二天就去向牙医提出结婚,让牙医措手不及;她拉着他一起去试婚纱——只有他们两个人,连即将成为她丈夫的牙医都没有通知,售货员理所当然地以为他是她的未婚夫,她穿上婚纱,在他面前展现出一生最美的样子,并且将错就错地让他穿上新郎服,照了唯一一张婚纱合照——即使照片中含泪的两个人心知肚明他们不是最终走上红毯的一对;当他谎称自己要去美国,终于消失在她的生活中之后,她也坚定地追随他离开了人世。

 

    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以K的期望为出发点——“因为我爱你,所以你希望我做的事情,我就全部都会做”。而K呢,则都是以C的最终幸福为出发点——“因为我爱你,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幸福,嫁给一个爱你的人,他会在余生里代替我妥帖地照顾你,这样我才能放心地走”。

    这的的确确就是爱情,可能有人不理解,有人觉得这是矫揉造作,只能说每个人爱的程度和所面对的选择不同,当真正地爱着一个人的时候,面对困境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能够得到什么,而是怎样能避免对方受到伤害,或者是将伤害值降到最低,就像K和C一样。爱情不是做生意,最终目的是怎样将利益最大化,怎样才能达到共赢,它本来就是主观的,不是那么理性的事情。

 

    每次被电影感动的时候,我都无比庆幸自己能够体会到它试图表达的情感,能够暂时让人逃开网络传播的满满的负能量,相信世界的每个角落一直都是充满爱的,无论是熟悉还是陌生,贫穷还是富有,它一直都在,它从未离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