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爱人,弥补缺憾

看完《白夜行》的原著,迫不及待找来韩版电影观看,没想到却是别样的感受。

应该是因为顺序的原因,先是电视剧然后是原著小说最后是电影,对于电视剧中留下的小小遗憾,电影版的白夜行部分弥补了。也许是因为东野本人也加入到编剧的行列中,才把小说中最后雪穗嫁入豪门的部分添加到了电影中,之前的电视剧里没有这部分,当然也没有雪穗指使亮司去强暴美佳的情节,可能是出于当时两位主演的年纪,或是电视剧本身的尺度问题。我个人认为那部分情节中的雪穗是最为变态的,也是最为真实的。在这一点上,我还是要谢谢电影版,把这个故事的某个很精彩的部分展现了出来,虽然不喜欢孙艺珍扮演的李佳,因为到了她所扮演的那个年纪的李佳,她的表情和内心的情感应该是更为复杂,而不是动不动就来个嫣然一笑或是楚楚可怜,角色处理的并不满意。
其实对于连电视剧都没说全的故事,我已经不会期待电影能把它讲完整,但是即使是改编删节,也不能把它说的太压缩太仓促。电影版的故事结构几乎是选自小说的开始和结尾,而中间的大部分情节连带着重要的几个人物角色都被摸去了,这令人很遗憾,尤其是筱冢学长这个角色,对于白夜行小说本身,他是个也许仅次于笹垣警官的配角。小说中,两个主角间的黑暗人生以及所犯下的累累罪行跨度有近15年之久,而电影版却着重的把所犯罪行全部集中在一头一尾两个时间点,而老警官也并没有对案件本身进行持久的追查,相反若不是金有汉杀死了那个虚构的年轻警察,老警官或许都不会再去翻案,而编剧为了突出他对案件的看重,还煽情的设计了一出儿子死于管道的情节,我个人认为完全没有必要。更没有必要的就是女秘书的角色设定,她折腾了半天,还是败给了李佳以死以表衷心的烂桥段上,结果还当了老警官的替死鬼。而令我最无语的改变来自,金有汉的床戏,电影本身并没有包括原著中他与死人发生关系的部分,就何必加上这么个匪夷所思的情节,还有女老板那句摸不着头脑的XX台词。况且原著里根本没有那个女人的设定,若她是来代替典子的,未免有点太低级。
而且在小说中护士典子的角色相当重要,亮司去杀笹垣的药物来源,亮司的救赎都与她有关。电影版的女老板,根本和电影本身的剧情没有任何关系,她的出现现在看来几乎就是要给高修一个展现身材的机会,女主都裸背了,男主不能不脱啊。
电影的主题音乐选择了著名的《天鹅湖》,这一点令很多人从影片一开始就为之一震。难道金有汉和李佳就是齐格布来德和奥杰塔的化身,导演难道想让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得到这样的一个结论,纵使他们是杀人犯、加害者,他们终究是拥有纯洁爱情的王子与公主?不,我相信《白夜行》本身并不是这样的故事,正如许多读过原著的人所得到的感受一样,《白夜行》中的雪穗和亮司之间并不是只是爱情那么简单,他们之间的羁绊是多重的,不能只用爱情这个词去解释。或许把主题音乐换作是拉赫马尼诺夫的《升C小调前奏曲》(即《莫斯科的悲钟》)更为合适。

原著主要依靠雪穗和桐原亮司两条看似不交叉的线,着力于推理断案,对他们的感情并没有多少笔墨,大多从第三者口眼中体会得来。

最后,若电影就结束在李佳上电梯的美丽背影,那该有多好。

而135分钟的电影如何将结构庞大的故事改编成功,编剧着实费了不少心,把大阪府警笹垣改编为以用儿子做侦查试验并导致意外死亡内心愧疚的刑警韩东秀追查事实真相为主线,抓住映照雪穗心中那一缕的光展开,重笔墨刻画心地善良的亮司对雪穗的感情,尽力展现他不求回报的爱、悲情的爱、行走在黑夜里的爱,看过之后让人唏嘘,充满了对亮司殉情的同情。

看的过程就像是在寻宝,这个人物对照原著,他是谁?那个人物是由谁改编而来等等诸多的疑问,多了比较少了好奇。

孙艺珍一袭白衣饰演蛇蝎女人柳美皓(雪穗);而高修扮演人生就像在白夜里走路的金有汉(桐原亮司),这个角色太适合高修了,自我感觉是他表演中最好的演绎;朴圣雄则是欲娶柳美皓的大财阀,三人在电影中都有大尺度的表演。

原著里亮司为了雪穗先后侵犯了三名女性,而电影里砍去了雪穗上学的枝叶,重点刻画了亮司接到任务后,对财阀女儿实施伤害前的犹豫。对比其父所犯的罪恶,这个改编更能体现金有汉的善,与原著中亮司阴郁黑暗有了明显的不同,体现了他骨子里想与父亲划清界线,行走在阳光下的渴望。

“太阳升到最高点,影子就会消失。”这是一部桐原亮司的白夜行,也是高修的白夜行,为了爱不惜永远消失在白夜里,一生只为雪穗。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羽子令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