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部故弄玄虚的电影,作案手法

1、我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主角的呢? 从小杂铺那个大叔上庭作证的时候。
他说出去看的时候,车主是自己开车跑了的。而主角说自己当时昏迷了很久。

冲着河正宇大叔来看的,没想到被张赫的哭戏感动到了,这年头,当个高级杀手还要考演技与颜值(๑Ő௰Ő๑)。整部电影的情节编排还是比较散乱的,看了第一次对作案过程是蒙圈的,看多两次才能把细节串成一条线,虽然还是有很多疑点以及冗余的剧情安排~好了废话不多说,直接进入主题,此次主要是想对整个案发过程梳理一遍,加上时间轴重演案发现场。

2、杂货铺大叔前面说不记得这件事。后面又要求赔偿。话说他要求赔偿的理由我很莫名其妙诶。隔了2个月了,如果要求赔偿,为什么当时不向主角要(主角从坝上走下来,有的是时间)。而且据最后说是他孙子撞得主角停着的车,他怕孙子被告没讲出事实。那为什么又要跳出来!?!?!?!?而且如果他说的是事实,完全可以确定主角有大嫌疑。可是他的证词是在为主角开罪啊,是在误导我们。

首先想强调的是,案发的前三天都是关键,这三天是韩哲民去洪川出差的三天,也是徐警官跟踪的三天。

3、最装B的就是前面安检查官在删除监控,后面与李局长对话。并且李局长紧接着就请法官吃饭,说的那段话。赤裸裸的误导啊!!!!

出差第一天:徐警官和美腻的妻子失去联系,于是跟踪妻子去到西北妇女案件受害者的灵墓。后徐警官收到韩要出差的消息,便去跟踪韩。妻子则去母亲那里寻求安慰,说丈夫要杀自己,但母亲反应激烈,妻子便走了。妻子公司职员的口中可知,母亲性格很大程度上也有问题,心疼在这种家庭环境下长大的妻子,还患上了抑郁症。

4、蜡烛那段我完全没搞懂到底要表达个什么意思。最后显示的是蜡烛被风吹灭,主角杀完人又点上了。好吧,难道那三根蜡烛灭的时候那根蜡烛也得一起灭吗?!?!难道那根蜡烛不是等它燃到全部融化就自动熄灭吗。(如果你想说是因为被人发现,人为吹熄。额,主角处理尸体够那些蜡烛灭完吧)

出差第二天:徐警官跟踪韩并没有什么进展。

5、最关键的是出差那件事到底是主角刻意安排,还是恰巧遇到。为什么没人想到去找主角公司证实。

出差第三天:也是案发当天,还是结婚纪念日。徐警官继续在韩的工作现场即拍戏片场跟踪他,韩趁机把一具假尸体道具放到徐警官的车里,并把车尾箱盖打坏了。

6、开篇讲的那个邻居,明明都在凌晨看到主角了。为什么后面莫消息了

10:00
韩开车在家的路上,徐警官紧随其后,韩为了甩掉徐警官,报警让警察来,两个呆头警察发现了徐警官车尾箱的假尸体,并叫他停下来。韩得以脱身,并迅速驱车回家。这里要注意的是,韩在法庭说自己因疲劳驾驶,从洪川到首尔用了五小时,其实五小时足以往返洪川和首尔,即韩可以在十二点前回到家里。

6、说是在徐警官跟丢的那段时间杀的人,丢的尸。可是我看徐警官打警察逃逸,没花多少时间啊。主角是怎么做到杀人、丟尸,还把现场弄得那么干净的

11:30
妻子在家做好饭,无意打开了一个礼物盒,以为是韩送给她的结婚纪念日礼物,却发现里面是一颗牙齿,于是确定了丈夫的杀人犯身份。韩回家后,把妻子杀害,并点蜡烛开始计时:

7、作为主角的家,竟然他的一点DNA信息都没有。
你不可能不掉毛发,不出汗吧。这是很大的疑点啊。

韩先下楼,用铁棍把十栋所有的车敲响警报,吸引警卫过去。

8、关于他不掉头的梗,我觉得太刻意。他之前表现得那么到位,连心理专家都骗过去了。这点小毛病应该不得

韩上楼,把妻子的尸体扔下楼,就是警卫看到的那个黑影。

先写到这。我觉得和《一级恐惧》比,这个细节方面确实不行

韩再次下楼,把妻子尸体放到车上运走。

注意:韩都是走楼梯的,因此没有被摄像头拍到。摄像头拍到的是后来上来的徐警官,这也是检察官等人花很大力气想掩盖的事实。

12:00 徐警官赶到他们家时,发现啥都没有只有一滩血迹,就报警了。

1:00
韩的车开上了国道(捷径),而不是高速公路,此时便是他在法庭说的,自己因为困倦开错了路。

1:30
韩到了大坝并抛尸,把车停在边上,刚好被聋哑小哥哥的单车撞到了,小哥哥和他的爸爸怕被发现了要赔偿,便躲在一边暗中观察,看到了抛完尸回来的韩。

5:00
韩回到了自己家里,拿着一束花和礼物上了楼,被逮捕了。这便是电影开场的一幕。

这里总结了几个疑点:

1、 开头明星的几个镜头,估计只是想凸显河正宇的“浪”属性吧,感觉可有可无。

2、 蜡烛是为了计算时间差,但是,难道,不可以用手表或者手机?

3、
妻子穿着红衣服去冰箱喝水的场景,紧接着是韩醒了的镜头一闪而过,猜测是韩的梦,红色衣服是与血迹相呼应。

总的来说,这是一部靠演技撑起来的电影,完毕!有什么分析不到位的地方,欢迎抢沙发。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小胖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