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关他爹,被反复揭开而又缝合失败的童年疮疤【新普京娱乐】

假如,你作为游戏规则的缔造者,一夜之间却失去了对该游戏的掌控,你会怎么做?假如你一向厌恶的舒适生活突然颠覆,你突然被倾慕于你的命运女神背弃,你又会怎么做?
临近中年,孤僻冷漠的大银行家Nick,显然是这种现实游戏的缔造者。他的人生无比顺畅,成功仿佛唾手可得,除了冰冷的童年和孤独的家庭,他似乎无所不能,无所不有。
然而他的嘴角,无时不刻都是下垂着的,似乎除了他的弟弟Conrad,无人能见到他的微笑。
对于这样一个毫不在乎地拥有一切的男人,你无法窥探他的内心,更不要提改变它。
CRS
看电影时,我常常感慨这是一个什么样神通广大的组织,能够让一个团伙光明正大的持枪私闯民宅,肆无忌惮地在街区射击,入侵911电话系统,买通警察,更离谱的是,在Nick坠楼之时,然能够精准判断他坠楼的方位,下坠时的风向,再及时将气垫铺在Nick的身下。
这当然是不现实的。
这种一昧铺垫剧情而忽略现实逻辑的做法,是大卫芬奇的典型作风。关于这种作风利弊的探讨,将在后文中继续。
让我们回到CRS与Nick。
在弟弟的劝说和各类人有意无意的诱导下,CRS这个神秘的游戏激发了Nick的兴趣。其实在他踏入那个楼层的一瞬间,游戏就已经强行开始了。无数的伏笔和圈套,那支漏了墨水的钢笔,衬衫上莫名其妙消失的钢笔墨迹,不停将饮料泼在他身上又不停道歉的女服务生,Nick看似平静的生活其实早已偏离轨迹,只是他还不自知。
后来,在跌宕起伏的剧情中,我们看到一系列的“恶作剧”强行插入Nick的生活。从起初的私闯民宅,到后来的兄弟反目,Nick经历了他人生中本来永远不会经历的一切。这个“游戏”似乎夺走了他拥有的一切,他的财富,他仅剩的亲情,他的地位,他的骄傲。当他站在墨西哥的贫民窟,大口大口地啃着热狗时,我很想知道他的心情。是劫后余生的庆幸?是惨遭诈骗的愤怒?是被嘲弄贬低后的羞耻?当他拿着枪闯入CRS公司时,他的眼神,是失去一切的绝望之人所拥有的,最可怕的眼神,那是一种,看透一切,破釜沉舟的决心,正如他自己所说的,“从现在开始,我极度危险。”因为已经失去一切,所以无所畏惧,所以更加危险可怕。
然后剧情开始发生更大的转折,他散尽家财,或许不是,他杀了弟弟,或许没杀,他看破命运跳下高楼,却并没有死去。原来一切的一切是一个精心策划的玩笑,这是一个派对,一个专门为他量身定制的午夜狂欢。
所以他的一切还是他的一切,财富地位,事业亲情,丝毫没有伤害。他感激涕淋,痛改前非,感慨生命的伟大命运的美好,最终还抱得美人归。
多么美丽动人,温馨美好的小故事。
好了,那么请允许我给这个神秘的公司下一个定义,CRS是一个“专门为你量身定做现实游戏,让你在一个又一个的恶作剧中找回最重要的东西,找到自己救赎”的大型游戏公司。对吗?
所以,所谓的致命游戏,其实是救赎游戏?
假如你被车撞来撞去,童年最惨痛的伤痕被人撕开,还被人扔到墨西哥去,最终看透一切却跳楼未遂之时,突然有一群人一边欢呼一边告诉你,这一切都只是个玩笑,恭喜你完成游戏。这时候,你会流着泪感激命运感激他们吗?
我不会,换作是我,我会一枪崩了他们。
正如我所说,这部明星云集,演技精湛,成本高昂的电影,可能是大卫芬奇作品表中,最大的一个污点。
导演可能是想在影片中加入一点人性的光辉:你被过去的惨痛记忆所笼罩,变得冷漠孤僻,坐拥财富地位,却漠视世间冷暖,亲情爱情。倘若你失去一切,你一定会在苦难中怀念曾经的美好生活,并且忏悔之前对身边之人的漠不关心。等到他守得云开见月明,他就会感谢命运,热爱生命。
这看上去是没有错的。
问题在于,他的痛苦的根本解决了吗?
他孤僻他冷漠,那是因为他经历了惨痛的童年,他目睹生身父亲坠楼而亡,而他40年来始终无法探得真相。这让他不信任周围的人,拒绝他人的关心,漠视情感,对弟弟有过度的控制欲。
而CRS的恶作剧,反反复复的揭开这个疮疤,一次又一次的提醒他父亲的故去,却并没有解答他的疑惑,释怀他的内心。我们看见,他的父亲在48岁时跳楼身亡,而Nick在自己的48岁生日时,终于被这些恶作剧戏弄到崩溃,他同样选择了跳楼。
当他面对旧金山繁华的夜景,喃喃自语道:“it’s just a
game.”,并翻身下落时,我们知道,阴影仍就是阴影,伤口仍就是伤口,什么都没有解决,他心中那个巨大的包袱,没有释怀。
讽刺的是,当他阖上眼等待一切结束时,远处却传来开香槟声和欢呼。
别人告诉他,it’s just a game。
他早就知道了啊。
死而复生,这种狗尾续貂,有一种悲凉。
大卫芬奇,这个拍出了《十二宫》,拍出了《七宗罪》的导演,总是将镜头对准社会中最阴暗的角落。豆瓣上有人说,与诺兰喜欢在绝境中透出希望的曙光不同,大卫芬奇喜欢在绝望之中再当头淋下一桶黑油。他的“坏”是骨子里透着的“坏”,正因如此,《社交网络》被刻画的那样无奈,《返老还童》被描述得那样凄美。当这样的一位尤其擅长玩弄人性的导演,突然决定要煲一锅鸡汤时,效果可想而知。
一锅混着惊悚,剧情,伦理,还有鸡汤狗血的杂烩。

所以电影大部分时间是在交代这个游戏是怎么步步紧逼,试图瓦解他的自信,最终让他失去一切,甚至亲手杀了自己的弟弟.为了达到最后绝望的目的,导演要把主角和观众都推向极致,手段自然要无所不用其极.为了给这些极端手段一个立足点,导演安排了前面的心理测验啊体能测验啊blah
blah
blah.至于有的同学说“现实中怎么可能这样呢”我就觉得未免太挑刺了.电影毕竟是电影,要现实的还是看纪录片吧.

新普京娱乐,第一次看这个电影时我还在上高中,那时候刚看过七宗罪又看了这个,心想老美真牛逼呀,剧情都这么出人意料欲罢不能.后来又有了搏击俱乐部,我才知道三部都是同一个导演的作品.这三部电影可以说一脉相承吧,从时间顺序推断我觉得是七宗罪反响很好,于是有了心理游戏;心理游戏反响不错,于是有了搏击俱乐部.和另两部从头郁闷到尾的作品比,大卫芬奇在这里厚道多了,电影结尾层层累进到最后彻底释然,总算有个轻松的结尾.十四年后再看一次,音响效果好了,画面效果甩了当年vcd好几条街,虽然每段情节都烂熟于心感觉却还是很过瘾.十四年后有了豆瓣,自然要看看别人怎么评价这部电影.可惜,我的想法跟多数人很不同呀.

要说这个游戏最终解决的问题,或者说他弟弟要解决的问题,和童年印象没什么关系;至少电影里并没有这方面的交代.电影开端就不停的交代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自负,冷血,工作狂,没有家庭观念,孤僻.导演用他炒掉书商老板来说明他冷血,用他无处不在的电话会谈说明他工作狂,用离婚的妻子半夜电话祝他生日快乐还被他冷嘲热讽说明他没有家庭观念,用阴森巨大的房子和保姆留下的冷冷清清的晚餐说明他孤僻.再进一步,他弟弟说要送他一样他缺少的东西作为生日礼物的时候,他说:i
don’t need anything in my life.
最后扯出来的无非是美国的传统价值观,家庭价值.这和他最后选择和clare搭讪真好扣在一起.所以他弟弟要解决的是让他看清人生中除了工作还有其他的东西需要把握.

看很多同学都在纠结他爹的死的意义啊什么的,心想是不是有点跑偏了.在我来看中间穿插的父亲跳楼的闪回和48岁这个年纪有关,一开始导演就借秘书的嘴巴起了个引子,暗示他可能在48岁遇到与他爹一样的困境.之后每次他爹的跳楼闪回的出现都为了暗示他会选择跳楼,而crs就顺着这条线来步步紧逼以达到最后的目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