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族进化论

        荧屏上经常是人与人的关系,撕逼年度大戏,凄凄惨惨的感情血泪史,或干脆一票高智商进发宇宙…相比之下,猿与人的关系着实讨喜,光是看着猿猴摇摆着走路,就妙趣横生,更何况是一场猿类与人类之间感情的碰撞。一场电影结束,笑呵呵的走出影院,如此也算圆满。
        从第一部就惊叹电影的制作,成群结队的猿类是如何执握在导演鼓掌之间,演技武装到眼神的大猩猩又是从何而来。但其实这些猩猩全部使用CG特效完成,没有一只是饲养的活物,实力派演员卡梅隆出演大猩猩的表情动作,再运用“动作捕捉技术”捕捉演员的动作细微至眼神,再进行后期的CG特效制作,形成一个个活灵活现的大猩猩。《魔戒》中的Gollom也有使用这一技术,但是当时这一技术并不纯熟,而且Gollom给观众的映像永远都是一样的眼神,水汪汪的大眼睛,并没有眼神维度的变化。之前大部分这样的形象,比如《金刚》中的金刚都是由演员表演动作,最终电脑绘画制作脸部表情等,工作量大,而且也不适合大批量的使用,更何况《猩球崛起》中最抓观众眼球的是大猩猩和人类之间的眼神交流,从眼神中流露出来的大猩猩的真情实感才是最感人至深的地方,这无疑又是一大难点。
《猩球崛起》中取得了技术性的突破进展,该片第一次使用“脸部肌肉组织模拟技术”是的动作表演第一人“安迪▪瑟金斯”高超的演技通过大猩猩Caser传递给观众,这一部影片还第一次成功实行了“在日光下实景多人同时捕捉技术”,使得之前只能在室内摄影棚操作的“动作捕捉技术”有了更加广阔的用武之地。剧组为了更加了解猩猩的眼神,开发了包括瞳孔变化和眼部肌肉变化的眼镜系统,将所有采集到的关于猩猩眼神的数据都运动了起来。
        谈谈音乐,电影中我印象深刻的配乐只有在电源安置成功检验时的音乐《The
Weight》,以及最后Caser除掉Koba之后走向猿群时候的音乐《The Great Ape
Processional》。前者是一首被翻唱过很多次的老歌,轻松欢快,后者沉凝壮丽。最欣赏的当属在Koba军队逼近城市,而此时的人类正在为刚刚到来的光亮而庆贺,此时的音乐不是摇摆的摇滚音乐,而是近乎沉默的点点音符《Level
Plaguing
Field》,是在定格对于人类而言东山再起的辉煌时刻,又是在暗示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
        场景的恢宏壮观在猿猴庞大的队伍上就足以体现,而在电影开场就出现的猿群居住的雨林,瀑布的景色也是分外开阔心怡,放在国产电视剧中,大概是杨过与小龙女练习玉女心经的圣地,又或者会设置背着焚祭剑的屠苏出场的背景。夜晚燃起红色的灯笼,瀑布垂直泻下,整座山简直美不胜收。
        最后将电影剪辑在Caser的大脸上也是给看客留下了弥足的想象空间,Caser会率领猿群与人类军队展开战争,最终是个怎样的结局,导演丢给观影者一个大大的问号,最后的这一幕也成了电影的海报,简洁直白,眼神刚毅坚决,大帝风范毫不遮挡藏掩。
 
        最终Caser的一句“My Friend”也算是给猿与人的关系一个happy
ending,也算是对于马尔科姆的一种回馈。Caser与Koba之间的斗争,是不是也是导演想要表达和平才是王道,正义才能坚持到最后的讯息,不管是不是,我都如此理解,不管是猿的世界,还是人的世界,都是美好的事情占据上风。
        第一季令人感动的是Caser的实验员的故事,而第二季感动的是Caser对于猿类的维护和对于自己的Family的维护,整个电影中只看到Caser笑了两次,一次是面对自己病弱的妻子,另一次便是看到自己曾经的DV,不论是什么题材的电影,传递温暖总是永恒的话题,也是永不会褪色的一个话题,嬉笑赞叹猿猴智慧的同时,心底潜藏着一丝一缕饱含着家的温情便已经足够。
        不过最后说一句总觉得Caser自己总是猿类猿类挂在嘴边有点不太舒服,毕竟人与人之间聊天不会太过提到“我们人类balabala…..”之类的话语===

 

 

 

3D,已经成为导演们把观众带进影院的常用伎俩。但凡提到动作片,3D已几近成为标配。导演用技术去讨好观众的眼球,但并非每一部电影都适合3D。

没有选择3D才是这部电影的亮点,因为它从一开始就选择了用另一种方式来传递影片想表达的内容。但它并非单单只靠一段具有人文关怀的故事来撑全场,更多的功劳,应该归功于3D之外的CG技术和动作捕捉。《阿凡达》、《魔戒》特效团队WETA
Digital公司担纲制作了影片的视觉特效,“动态捕捉专业户”安迪•瑟金斯(Andy
Serkis)为凯撒做了动作捕捉,他还曾经是《魔戒》三部曲里的“咕噜”、《金刚》中的“金刚”,《好莱坞报道》称其可以被评上“猿猴史上的最佳演员”,还有媒体直接说奥斯卡欠了他一座小金人。

 

Q:1972年的《征服猩球(Conquest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里凯撒的智慧来自于基因突变的天性,而猿族崛起则是来自于小概率的医疗实验,请问这样特意更改设定是为了让影片减少科幻属性,具有更好的普适性吗?

 

 

 

A:哈哈,剧组选择他出演是完全因为角色需要。我非常愿意用他,因为这也是一个非常精彩的角色。而且我认为演员们尽己所能完成自己的角色非常重要,我觉得他能扮演好这个有趣的、饱满的角色。虽然他很年轻,但表演的专业程度令人难以置信,他成功地出演了《哈利•波特》。他非常有天赋,所以我觉得跟他合作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詹姆斯•弗兰科饰演的男一号,在剧中完全被凯撒抢了风头,印度女演员芙蕾达•平托更是沦为花瓶。“没有安迪,就没有这部电影”,这是导演鲁伯特给予安迪•瑟金斯表演的评价,他直接把凯撒和约翰•赫特饰演的象人相提并论,甚至说“安迪就像是卓别林”。

这是一个特权世界,也是一个混乱的世界。而在这个世界里,猿猴如何进化,才能既符合人类文明进化的路数,又不至于困于这个时代的狭小格局。和1972版里核爆炸这样实打实的设定相比,人猿寻找家园的设定显得更为本真。这个电影也远没有宣传片里剪辑的那么具有大片范儿,并没有漫长的人与猿铺天盖地的战争画面,唯一的暴力交手也只是占了很小篇幅的金门大桥上的短暂交火。更多时候,是那只叫凯撒的猿猴的眼神在讲述整个故事。眼神传达的对自由、家以及自我认同的渴望,才是故事的内核,也是有别于《变形金刚》这类动作片的精妙之处。

 

导演在讲话间并不避讳自己对这些技术革新的不熟习,因为毕竟这只是他入行10年来操作的第一个大型电影项目。从2008年的《逃狱》这样的小成本非主流电影杀入主流大片电影,鲁伯特已蓄势待发。

 

当凯撒被一只恶犬狗仗人势的欺负,第一次面目狰狞地发出吼叫作为还击,却不得不被主人用项圈牵着离开时,你可以清晰地看到这只动物眼中对尊严的渴望。当凯撒在众猿猴面前喊出“不”的时候,那种震撼感,完全超越了种族,作为人类的观众,依然感同身受。当最后凯撒拒绝了前主人回家的请求并趴在他耳朵上说出那句“Cesar
is home.”的时候,大家再无惊奇,只觉得名正言顺修成正果。

 

Q:是的,我明白。之前这个人猿的系列已经有5部了,《猩球崛起》被很多人认为具有前传性质。你是这么认为的吗?还是要做一部独立性的设定?

鲁伯特在接受采访时直言不讳:“我个人认为这部电影并不需要3D,对我来说,3D就是一种视觉体验,3D更加适合于基于动作要素的电影,它是最近电影的一个手段。我们更倾向于拍出很有人情味的电影,故事性更强的电影,而3D技术就会非常复杂,耗时耗财,所以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有考虑用3D。”

猴子眼中的人类文明

 

A:《猩球崛起》是第一部的前传,就是1968年的那部影片。之前的人猿科幻片系列,像你提到《人猿征服》,《逃离猩球》,他们都不同于第一部。所以一开始我们又从头回顾了人猿系列影片,我们进行研究,尽力让情节更加合乎情理,并且将故事的场景安排在我们现实的世界和时代,而其他系列都没有尝试这样做。所以,我们打算把整个故事选定为这个神话的开始,并建立在1968年查尔顿版之上。

他的野心,也在他埋在片尾的彩蛋里暴露无疑——看看他描绘的猿族进化论吧:“这部电影中的所有猿类,我们期待他们在7、8年后,甚至50、60岁后完美的生活。我想凯撒的故事会更长。所以我们还有机会讲述凯撒在战争时期,在与人类发生冲突的时候的故事,这就是我们想要做的。”

 

 

Q:用“崛起”(rise
of)做标题,不由得让人想起好莱坞电影命名的常用手法:《终结者3:机器的崛起》,《神奇四侠2:银影侠的崛起》,《特种部队:眼镜蛇的崛起》,《蝙蝠侠前传3:黑暗骑士崛起》……命名搭上“崛起”风潮,是否为了强调自己看齐上述科幻大片的决心?

这是猿族的进化史,也是猿类视角下人类自我审读的催化剂。毕竟,人类的基因图谱与猿猴只差0.03%,就是这0.03%的遗传密码决定了人与猿猴的巨大不同。而造物主的神奇之处就在于此——人类要么敬畏这0.03%,要么终有一天被这0.03%以下的他们取而代之。

 

好莱坞从来不缺少末日题材的电影,而在美国人的科幻电影里,人类族群里总会有那么一个充满个人英雄主义色彩的人物来终结各种异族入侵,最终带领美国和世界重归和平安详。满满一集忧心忡忡的大灾难场面,最后结局却总是美好而富有希望。

这一次,异族们终于扬眉吐气。在影片结尾,猩猩们登上了杉树顶,俯视整个旧金山。如果默认《猩球崛起》是1968年那部《人猿星球》的前传,那么此时人类文明在整个猿族的注视之下,将毫无余地地走到了岌岌可危的境地。

 

细数这几部续集,《猩球崛起》和1972版的《征服星球》架构最为相似。但这一部里猴子领袖“凯撒”的智慧来自于小概率的人类医疗实验,有别于1972版本里未来世界(1983年)核爆炸之后的基因突变。这部电影里,导演鲁伯特更是特意把故事的场景安排在了现在的旧金山,无论从时间上还是空间上,都变成了随时可能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故事。整个电影的灾难片气质顿时减弱了若干量级,但故事的现实意义才会在这种设定里显得更为触手可及。这种与时俱进的寓言意义也成为影片从一系列人猿电影中跳出来的法宝。

 

猴子背后的技术革命

 

 

 

A:是的,编剧进行创作的过程中做出了这个决定。我想是这样的,从这个角度来讲,整部戏的主创都热衷于确保故事合情合理,符合逻辑,这个故事可能会在现实中发生,就像故事情节那样,人类为了自身的利益,牺牲动物而试验一种药,现实中可以得到证明的,比如用来观察肺结核的老鼠,他们变得比自己的同类要聪明很多,因为他们经常被拿来做测试。

 

这群猩猩的表演全部来自于演员动作捕捉之上,而对于动作捕捉,导演说自己在这方面是个新人。“刚开始接手这部电影的时候,我还天真的以为电影的制作就好像一个香肠加工厂,我们在拍摄现场拍出来的东西都会交给电脑,然后电脑就会制作出来一个可以被大家认出来的能行走和说话的猿类。”说到这,鲁伯特自己都忍不住笑出声来,尔后还不忘继续赞美瑟金斯几句:“首先需要确定的是他应该同样地被当做扮演人物的演员被评价。因为经常有人错误的认为动作捕捉是用电脑将其制作成了活灵活现的人物,其实不是这样的。动作捕捉是由真人表演,也需要经过化装,与穿上戏服的表演相同。在进行动作捕捉表演时,演员身上戴有数码摄像头,凯撒这一个猿类角色成功塑造的背后,靠的是真正全面的好的表演。安迪.瑟金斯就是百分之百的安迪.瑟金斯。”

 

A:这是一个协调的问题,其实开始我想过给这部片起名“凯撒”,后来起名为《猩球崛起》,是由于影片是有关变革的故事。福克斯电影公司也是想让人们清晰的认识到,它跟之前系列影片的关联,所以把什么放在片名中是非常重要的。

 

对于新老版本的比对,导演的解释更为直白:“老版本很明显关注的是人权运动,当时也正是冷战,猪湾事件跟核威胁兴起之时。我们的出发点就受到了它的启发。关于人类的狂妄自大,作为一个物种,文明真真切切的进步的尝试。科学是邪恶的,错误的,从这个角度来拍摄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容易的选择,因为它不是这样的。它使得我们进步,进化。人性中有善恶两面,猿类也是一样的。”

这部各项指标均排不上“猴类电影”前列的低调电影,凭着猩猩的进化,在《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下)》和《变形金刚3》这样的吸金大鳄眼皮底下,从暑期档卷走了4个多亿的票房。导演鲁伯特•瓦耶特(Rupert
Wyatt)也算用票房给好莱坞开了个玩笑:猿族在崛起,我也一样!

 

Q=《周末画报》 A= Rupert Wyatt (《猩球崛起》导演)

1968年拍摄的《人猿星球》,是科幻电影中的经典之作。它的前传续集诸多,一并组成了“人猿五部曲”——《人猿星球(Planet
of the Apes)》(1968)、《失陷猩球(Beneath the Planet of the
Apes)》(1970)、《逃离猩球(Escape from the Planet of the
Apes)》(1971)、《征服猩球(Conquest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1972)和《决战猩球(Battle for the Planet of the
Apes)》(1973)。

 

Q:另一个问题是关于角色,汤姆•福尔顿演过整个系列的哈利波特,还获得了2010年
MTV电影奖的最佳银幕反派。你挑选他来参演是否来自于对他反派角色经验的认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