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透明胶吧蚊子贴在了墙上,什么人杀死了何人

坐在电脑边的时候被蚊子咬了
没有拍死它
把大灯都关了
准备好透明胶
开着手机的闪光灯
对着墙照
蚊子停

几乎没弄明白剧情(也因为豆瓣上的剧情介绍实在太差劲)就下了这部电影,可以说完全是冲着对娄烨的佩服和对郝蕾的喜欢去看的。不知道是不是这种“喜欢”的出发点让我先入为主,好像电影还没看就已经给了好评,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对这种寓意杂糅式的风格太着迷,总之看过之后对它还是评价很高。

感觉是温情电影
他知道他会死
但是他还是这么做了

这个名字看上去似乎就是个悬疑片,又是“浮”又是“迷”的,英文名甚至直接叫做“mystery”,而且电影的前三分之一部分也确实能让人开动脑筋联想猜测。但实际上,真正迷的并不是剧情(连我看了一半就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而是背后一个个谁都解释不清的原因。

他知道事情原来是这样的
他还是感谢了他

一、迷事有很多,略举一二,欢迎补充
为什么导演安排了两个看似无辜的人:蚊子和拾荒者去死?
为什么乔永照在同时拥有陆洁和桑琪两个女人之后还要去找蚊子?
为什么一直躲在暗处的桑琪会在陆洁攻击蚊子之后突然出现在受伤的蚊子面前?是同情还是愤怒?
为什么已经和蚊子没有瓜葛的秦枫会对蚊子的死如此热衷,甚至比童警察还要上心?

他知道危险
不想拖累他
自己去了
没有回来

可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我是这么想的。
两个无辜的死者:蚊子和拾荒者,其实是电影里两个非主要角色,他们都不应该去死,或者本来都不至于去死。虽然他们具备共同的缺点:自私和贪婪,但毕竟没有犯下什么不可饶恕的罪行,远没到献身赎罪的地步。女大学生蚊子只想与成熟迷人的乔永照寻欢作乐,拾荒者只是想借敲诈桑琪补贴生活。但导演安排他们死去,并不是意在两位死者本身,而是想借这二位无辜者引出背后的“谋杀”与“凶手”。

他的世界不能没有他
他也去了
救了他

已经和蚊子毫无瓜葛的秦枫,为什么对蚊子的死如此上心?电影中他自己的解释是:再怎么说我认识她,你一熟人没了你不得问两句啊。但事实是秦枫不仅仅是问两句那么简单,秦枫在这个案子里做了极大的贡献。秦枫会来到现场仔细查看,会对钱包展开追踪和联想,会关注毫不起眼的拾荒者,以及最后在发现拾荒者尸体时飞奔过去,这都说明,秦枫对蚊子的死比谁都上心对一个细节印象很深,秦枫和警察吃饭,警察回忆起秦枫和蚊子第一次见面的场景让秦枫触景生气,转头向老板要了6瓶啤酒。对人物情绪的刻画如此细致的导演,恐怕国内能超过娄烨的没有几个)。而童警官作为权力和执法者的象征,看上去却只是例行公事,毫无作为。娄烨想告诉我们什么,想必不言自明了吧。而是什么让秦枫这么做,没有利益,只为了情,我不好说秦枫还爱蚊子,但起码是爱过。而最后正是秦枫这过期的爱帮助了蚊子死的明白,让真相得以还原。是爱救了秦枫,救了蚊子,也救了真相。

他去了
了解了他
改变了他
他们是好朋友

蚊子无论是被陆洁袭击,还是被桑琪推搡,以至于滚下高速,一直到被富二代车撞,这期间每个伤害她的人实际上都不想置她于死地,但蚊子还是惨死了(电影最后那段吐血的镜头实在是惨)。人们会想,是谁害死了她?陆洁?桑琪?富二代?都不是,又或者都是。陆洁一个弱女子拿着石头超蚊子的脑袋狠狠地砸,像是想杀死她。桑琪面对受伤的蚊子没有帮忙救治而是伸手去推,也像是想杀死她。富二代撞了人面对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蚊子还出脚狠踢,更像是想彻底杀死她。但他们都不是凶手,凶手是他们几个人心中不一样的愤怒。陆洁的愤怒是对小三的恨,桑琪的愤怒是对小三和陆洁的恨,富二代的愤怒是对穷人的恨。是这些愤怒杀死了蚊子。

他爱她
她也爱他
几十年
天天见面

最后想说乔永照,他是个让我看不懂的一个人,但我能感受到他的压力。不光是在两个女人间的压力,还有两个孩子间的压力,在陆洁手下干活工作的压力,这些压力起初在蚊子身上得以释放和缓解。电影里他几次对着蚊子的微博照片发呆,而在蚊子死去之后他又取消了关注。在点击鼠标的一刹那,乔永照知道自己的压力将无处释放,而当他的事迹被陆洁桑琪知晓并曝光后,他的压力选择发在了桑琪的身体上,而对陆洁却依旧温情。为什么?可能是因为在陆洁拥有的公司工作的原因吧。而在失去陆洁之后,乔永照的压力最终释放在了砸向拾荒者脑袋的那个铁锹上。

期待他和她的故事

所以说,如果说愤怒杀死了蚊子和拾荒者,爱救了秦枫,那么乔永照就是被压力逼上绝境。

电影的最后,课堂上的老师谈着钢琴,宇航唱着歌,桑琪和永照坐在后边微笑。这个场景的阳光是全片最灿烂的(其余时间的武汉大多阴霾和下雨,只有开头桑琪主动结识陆洁、还有陆洁拽桑琪去逛街时有阳光。)不知道是不是有意为之,另外画面从阳光一下子过渡到蚊子的妈妈在蚊子去世现场祭奠,以及蚊子的身影,吓了人一跳,震撼的是每个观众的心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