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沙眼眼中的甲申革命和叁个

    放假了,看了一部电视长剧《红色》和一部电影《一步之遥》,说的都是发生在上海的故事。
    先看的《红色》,48集的长剧,我却一气呵成的看完,看完后,有种情绪始终挥之不去。后看的电影《一步之遥》,虽然我看起来并不吃力,故事和手法甚至还有些抓住我,却分了两次才看完。
    我一直喜欢看谍战剧,《黎明之前》、《借枪》和《潜伏》是给我映像比较深刻的几部。我喜欢看谍战剧,不仅因为其中扣人心弦的情节,也不仅因为其中闪耀的智慧光芒,还因为剧中人物(无论是正派还是反派)对信仰的执着。
    有人也许会哑然失笑,这个时代,还谈“信仰”?是的,没人谈信仰,就像《红色》里的主人公徐天不谈信仰,我也不例外,更不隶属于任何有信仰的组织。但我崇敬为信仰而义无反顾的英雄,也许因为我童年时就有的英雄情结。
    说到童年,姜文在《一步之遥》里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童年,而我的中年呢?却是在上海度过的”,是的,姜文就是这么很“扯蛋”的表述的,前半句铺垫的是童年,而后半句却一下子扯到了中年(很多看了《一步之遥》的影迷对这部电影评价不高,认为就像这句话一样,这一步之遥,跨度大了,扯着蛋了)。
    再说我童年时的英雄情结,到了中年,还不时冒着傻气若隐若现,但全然不像《让子弹飞》里姜文快意江湖的豪放,也不像《黎明之前》中的段海平为信仰甘愿赴死的悲怆,却更像《红色》中徐天的一诺千金的隐忍与执着。而我,却又没有徐天的勇敢、智慧与过人的手段。哎,空有英雄情怀……自己都得嘲笑自己,就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人,谈什么英雄情怀和信仰!
    是的,普通人不谈英雄情怀和信仰,却常常茶余饭后谈政治,殊不知你谈政治的时候,却时刻被政治消费着。以往的时代,政治总是消费着老百姓,就像《红色》中占领区的鬼子,你是躲不掉的。即使你像徐天,不谈政治,极力避开鬼子,就想过着上海弄堂里锅碗瓢盆、柴米油盐的普通人的生活,鬼子还是会找上门来。
    现在的时代,不可否认政治依然消费着老百姓,但精英们却消费着政治。《一步之遥》上映前片方曾说因为“你懂的”原因,可能不能如期上映。据说姜文的影片,多有政治隐喻,有几部片子因此被“枪毙”已是众所周知的事。我给学生上《网站商业模式与项目管理》课程,谈到网络炒作时就曾预言,《一步之遥》定能如期上映。果不其然,《一步之遥》于12月18日如期公映。
    也许我像徐天一样在某些方面是个色盲,看不懂“你懂的”原因,我只知道在中国,准备拍电影,剧本先送审,否则只能自己地下捣鼓了。加上《一步之遥》前期宣传那么拼,这是准备不过审的节奏吗?所以,我认定这是姜文对“你懂的”一次炒作,是对政治一次小小的消费。然而,姜文消费政治的同时,却也消费了自己曾有的情怀。
    其实,从《让子弹飞》开始,姜文的情怀就开始像子弹一样飞着,不落地,也没说要打到哪里,让你走进影院出来低头沉思破解他传说中的政治隐喻时,他英雄般昂着头“站着把钱给挣了”,这次《一步之遥》又跨着把钱给花了,又挣了。不可否认《一步之遥》有一些对时弊的影射,然而浮夸的表演、华丽的场景和过于不拘一格的想象力,你硬要让这些东西去解析政治隐喻,怎么看都像让一个手舞足蹈的“色鬼”和你谈论严肃的政治话题,也许嬉笑,但没怒骂,也许幽默,但不黑色。可能“姜丝”们上当了,所谓的政治隐喻,不过是拿来用于对商业的包装,以姜文银幕内外表现出来的性格,很少可能是无奈。《一步之遥》作为电影作品,无疑体现了姜文横溢的才华,却少了些许情怀。
    电视剧《红色》没有《一步之遥》那样炫技,但朴实无华中透着精致,大小角色细腻而到位的表演,语言、镜头、置景、道具和调色,把时代的印记、生活的气息和历史的厚重感恰到好处的糅合到了一起,男主角为帮助“朋友”高智商设计逻辑陷阱、女主角为复仇“高科技”布置意外事故、男女主角动人心魄的恋情、男二号渐长的探案能力和爱憎分明永不低头的个性、黑道混混到老大的“成长”历程与租界警长的权力寻租、对手的凶残狡诈与穷追不舍无不让剧情充满张力,上海弄堂里的家长里短、三角恋情、吴侬软语又充满着生活的温情。然而,最惊艳就是作为色盲的男主角徐天无法辨识却始终追寻的那一抹红色,这一抹红色,并不一定是个政治符号,也许就是他对爱人田“丹”的爱,也许就是他对甘洒热血的“朋友”的情,或者,就是徐天对平凡生活的渴望……
    在这个过于五彩缤纷的世界里,我好像也变成了一个色盲,不会观色,分辨不出哪是红、哪是黑,所以,虽然黑色对于有些人来说太过沉重,我却还能承受,虽然红色对于有些人来说分外刺眼,我却可以喜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