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个小说吧,黑暗森林连串

没看过小说,整部电影其实大部分内容可以看懂,只是一些细节没法理解,比如安德对他姐姐的感情,以及他哥哥落选的原因,以及他为何说自己是多余的。当然,以上种种问题,在强大的豆瓣上,都得到了解决,而且也并不影响个人对这部电影整体的评价。
整部电影可以说,前半部分花了很大的笔墨在铺垫,上校一心想要让安德成为合格的统治者,给他出了很多的难题。当然,有主角光环的安德都一一解决了这些问题。
其中,高潮部分差不多从安德重回基地开始。先是之前在虫族入侵地球差点成功时,带领人类打败所有虫族的英雄出现了。点拨安德,虫族的弱点是什么。
看到这一段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以前看到过一本书上,这样写,其实人类社会的存在,也只是为了能够把基因传递给后代,不断繁衍下去,所以人类看似高高在上,其实也不过是基因的工具罢了。尤其是虫族的母舰一旦被击毁,所有虫族立刻失去战斗力。那些厉害的虫子,也不过是其蚁后为了繁衍后代而诞生的工具罢了。
接着,他一次次的参加模拟的战斗,不断的取得胜利,只有一次,他的同伴因为没有来得及顾得上安德的命令而失败,上校把安德狠狠的批评了一顿。安德据理力争,他和他的同伴们需要休息,但是上校却以“真正的战斗一旦打响,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休息”这个理由驳回了安德的反抗。
直到看到大结局时,安德把整个虫族的星球给毁灭了,杀死了所有虫族,才得知,之前所有的所谓模拟,都是真实的战争。所以他为了能够通过最后的战争考验,放弃了1000多艘运输机,使其驾驶员都丧生。在他得知这一真相时,觉得难以接受,他觉得自己会以凶手的身份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但是上校却说,安德为人类赢得了一场至关重要的战争,避免了人类以后与虫族的战争。而那些运输机驾驶员,他们是为了全体人类而死的,应该感到骄傲。安德认为,如果他知道那些人是真实的,他会改变策略,也许那些人就不会死。可惜,安德最后还是被制服了。
好在他最后理解了虫族女王在他梦中与他意识交流的内容,为了赎罪,他答应把新的虫族女王送到适宜居住的地方,让虫族重新得以繁衍。
整部电影,我印象最深刻的地方,就是上校与安德争辩他到底是英雄还是杀人凶手的那一段。
让人想起《三体》中的黑暗森林体系。也许大刘这么写,也是受到了这本书的影响吧。毕竟这是三十年前的好故事。
黑暗森林体系的三大原则就是:”1.宇宙中物质总量不变。2.生物为了生存需要物质与能量。3.猜疑链。“
安德的游戏很好的阐述了后两大原则。
虫族最开始与人类接触,就是因为本星球已经无法满足其生存,需要向外扩张殖民,所以来入侵地球。差一点就成功了。
所以人类为什么那么惧怕虫族,或者说惧怕与它的战争,因为那场战争太令人印象深刻,人类差点就真的成为虫族的奴隶。所以才会有上校那批人坚决想要把虫族消灭,理由是为了避免未来更大范围的战争。
在最后一场关键之战时,安德曾问他的伙伴,虫族也许是通过意识交流的,却被所有人嗤之以鼻。也没有人相信他能够和虫族交流,因而坚决要消灭虫族和其生活的星球,当然,人类最后也做到了这一点。这又符合黑暗森林体系的最后一个原则:”猜疑链“。
人类社会很多悲剧都是因为猜疑造成的,同一物种尚且如此,更遑论人类和虫族是两个互相完全不同的文明,自然无法交流。因此也导致了最终悲剧的产生。
总之,看这部科幻电影,总有点在回忆《三体》的感觉,也许是因为好的科幻小说之间重视互相影响的吧。
总之,这部电影还是值得一看的。

写个随笔吧,周末Ender’s Game的杂乱观后

    随手乱摘录乱写,没啥逻辑,凑字数的,权当写了自己看着玩儿。

    此片作为电影版,确实在很短的时长内尽量忠实于原著,但省略了很多铺垫。不过,能引起人思考的东西挺多的。电影散场之后,细细回味,让人不由联想起布匿战争和迦太基的命运,从迫近罗马的坎尼之役的荣光到被逆转最后亡国灭种的惨烈命运,所有纷争,无非资源和利益;也让人想起大刘的《三体》系列,从黑暗森林法则到猜疑链到面壁计划中的“罗辑”。何其相似。

一、关于故事设定的前提探讨:
    在这儿,关系两个种族你死我活的决战之中,一个孩童成了决定整个战局的关键。
    这样的选择原因无非有几个,
第一,小说里的设定是虫族几乎完美的掌握了成人的思维方式,不得不寄希望于从小孩重新进行颠覆性的培养,也就是跳出成人思维模式来培养指挥员。当然了,这里所说的这里的思维方式可以是道德,伦理,心理压力的反应等等。其实,把战争纯当做一个游戏来破解也许是博弈论上胜率最大的,但是成人却难以把生死当做游戏(除了疯子),比如成人为了整个战略的胜利而在战役局部部署上放任自己人送死,牺牲所有运输舰上的乘员,或者乱放核弹的压力,比如为了消弭未来可能的种族生存威胁而对另一个文明的毁灭….在这些方面成年人的任何抉择,比起把玩儿即时战略游戏的未成年人,后者或许所受心理压力和道德约束力要小得多。
第二,人类也没有足够的时间和能力慢慢“科学的”研究虫族的策略。
第三,对小孩或许能够用“模拟游戏”这种借口来隐瞒;而如果候选者是成人,却往往能够自己分析出那是真实,从而失去从容应对的能力。

    这种设定虽然看似有些荒诞,倒与三体系列里的面壁计划有异曲同工之妙。面壁计划是三体第二部《黑暗森林》的主线之一,其设定主要基于地球人全面处于来自三体世界的入侵者派出的先锋–智慧微粒“智子”的监视之下;智子甚至通过影响人类对物理规律的观察和认知,进而锁死了人类科技发展的根本。
   (BTW,解释下:智子锁死的并非是人类的全部科技,智子锁死原理是基于以下认知:科学技术的全面发展取决于基础科学的发展,而基础科学的基础又在于对物质深层结构的探索,如果这个领域没有进展,科学技术整体上就不可能产生重大突破。也就是说,锁死基础科学就等于堵塞该星球提升文明等级的道路。智子的基本原理就是潜伏在地球人的高能加速器后,替代高能加速器中的靶标粒子接受撞击而引起混乱的结果,从而使人类不可能找到正确的结果,也就无法对物质深层的结构进行有效探索,从而无法产生突破性的发展。对于其他科技的发展,正像汪淼说的那样“想象一个古代的王国,他们的技术也在进步,能为士兵造出更好的刀啊剑啊长矛啊,甚至还有可能做出像机关枪那样连发的弓箭呢,但如果他们不知道物质是由原子、分子组成的,就永远造不出导弹和卫星,科学水平限制着呢。”)
    但在智子的监视下,并非所有事物都是透明的,有人的思维就是例外。同时三体世界由于自身交流方式的限制,对“计谋”缺乏敏感。在这个基础上,面壁计划的目的是为三体世界布置巨大的迷宫,掩盖真实的战略目的。而最终在很长时期内,面壁计划的唯一成功执行人也就是面壁者罗辑,以将自己生命与布置在环日轨道上包裹着油膜物质的超级核弹绑定、随时准备向外空发射“咒语”也就是暴露三体世界和太阳系坐标的信号这一“共同毁灭为代价”的玉石俱焚策略的威慑而维持了人类世界与三体入侵者之间在危险微妙的平衡状态下的共存。

    当一个世界的思维、行为和沟通方式为敌人熟知,跳出桎梏的途径,无论换一种主导模式(有点像《风语者》,嗯?)或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策略欺骗,都是有意义的。

二、关于文明的交流:
    说到面壁计划,反过来,回到安德的游戏中,安德与虫族女王之间,从最初游戏里未尽全功的交流,到站前虫族列阵安德揣测其布阵等待似有沟通意图,以及虫族星球毁灭后安德在洞穴里与仅存的女王之间的的意识交流,又不得不联想提起三体系列所提出的宇宙社会学、“黑暗森林法则”、和猜疑链,以及在这些前提的指导下人的行为选择。

    2.1)简言之,黑暗森林法则的基本原理,也就是三体中所说的宇宙社会学基本公理是:1、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2、文明不断增长和扩张,但宇宙中的物质总量保持不变。可能还是来一段形象的描述更有助于理解~“宇宙就是一座黑暗森林,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像幽灵般潜行于林间,轻轻拨开挡路的树枝,竭力不让脚步发出一点儿声音,连呼吸都必须小心翼翼:他必须小心,因为林中到处都有与他一样潜行的猎人,如果他发现了别的生命,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开枪消灭之。在这片森林中,他人就是地狱,就是永恒的威胁,任何暴露自己存在的生命都将很快被消灭,这就是宇宙文明的图景,这就是对费米悖论的解释。—被发现,即被毁灭!”当然,更简单地说,黑暗森林就是:一个文明会为了1000年后可能会用到的资源,而朝1000光年外的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拥有比自己文明多1000倍资源的文明开炮–看似很不理智,不过安德的游戏,整个沙盘上的战争,不正是有点这意思么。

    2.2)而猜疑链呢,引用百度百科的浓缩定义:“两个个体在没交流前对对方的猜疑,比如,你会猜疑我是怎么想的,我会猜疑你是怎么想的,就算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我也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你还会猜疑我是怎么想你的,我也会猜疑你是怎么想我的,就算你知道我是怎么想你的,我也知道你是怎么想我的,你还是会猜疑我是怎么想你是怎么想我的,我也会猜疑你是怎么想我是怎么想你,就算你知道我是怎么想你是怎么想我的,我也知道你是怎么想我是怎么想你的,你仍然会猜疑我是怎么想你是怎么想我是怎么想你的,我也会猜疑你是怎么想我是怎么想你是怎么想我的……这样的猜疑在没有进行交流前会一直循环下去,形成一条链。但是在地球上,这样的猜疑链很短,一般在第2层就可以通过交流打断,只是在整个宇宙中,因为缺乏交流以及文明之间的差异巨大,这样的猜疑链可以很长,使得宇宙文明之间缺乏信任,这就是宇宙文明相互毁灭的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是技术爆炸。”简单举例,人类遇到一件陌生的事物,第一反应是防备它,这就是猜疑链的基础;也就是即便: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好人,所以我必须判断:1)我知道你是坏人,毫无疑问,开火;2)我知道你是好人,但是不知道【你认为我是好是坏】(因为如果你认为我是坏人,你就会决定动手。)因而我会怀疑【虽然你是好人,但你把我看做坏人,你会打击我这个坏人】,所以我会抢先开火…一直往下迭代下去…好了,猜疑链了。更简单举例而言,就是拿两块体积相同的镜子,然后让它们镜面对镜面,就会出现镜中镜的情况,猜疑链的情况与此类似。它的存在,关键在于文明为了生存不能轻易的下结论,防人之心不可无,但是在大坏境的危险下,害人之心也变得不可无了。有点类似于强迫症,又有点像囚徒困境。

    2.3)更近一步地,在解释了猜疑链之后,回过头来看黑暗森林法则,总结一下应该推广为几点:
    2.3.1)黑暗森林法则的前面那段以猎手举例,很容易让人误解为黑暗森林法则驱动文明对另一文明作出反应似乎应该是在发现对方的第一时间的本能驱动。实际上,黑暗森林说的更应该是通过对最终结果思考的反向驱动,即:两个文明接触的最后结果是一个文明灭亡。地球再荒芜,也有被全部开发利用的那天,于是那天就是资源竞争之始。于是倒推回来,我不等到那天,我趁现在就把你灭了又能怎么滴?只要我有把握。双方彼此都开发外界资源只能是均势制衡的时候。
    2.3.2)关于行为:开枪。黑暗森林之所以黑暗,是因为第一个前提:隐藏。我作为猎手,当然不可能在家开枪,只会在别的地方进行打击甚至故意在另外一个猎人家门口射击。即使是打击,不到你死我活的时候也不会暴露自己的位置。
    2.3.3)黑暗森林是一种生存环境,这个环境里彼此接触的两个文明最终只能有一个存活。注意,说的是最终。第一、错估对手惹恼对方,自己完蛋。第二,碾压对手对方完蛋。第三,彼此均衡,直到有一方技术爆炸,另一方完蛋。第四,彼此不管不顾,一起完蛋。没有光明结局。所以才有三体一文中大史所说的“真他妈黑”一词。
    2.3.4)猜疑链保证了双方合作的不可能,交流的不对等。技术爆炸决定了均势不会长久,优势也不会长久。资源有限论决定黑暗均衡不会持久。那么有优势的一方一定会在最早的时间内出手。劣势的一方一定会尽力隐藏自己,直到获得优势或者被发现。均衡的双方会寻找让自己技术爆炸的机会,直到资源枯竭一起你死我活。这才是黑暗森林。
    综上所述,是不是感觉到了森森的冰冷的恶意?

    总之,黑暗森林法则和猜疑链的存在,看起来挺阴暗的,很容易给人沉甸甸的压迫感。相隔浩淼天河的两个文明之间可能存在彼此难以揣摩意图的这种类似于囚徒困境,或许是因为信息传递的速度所限。三体的设定里,为进一步推动矛盾发展,就增加了新设定即为文明冲突导致的维度塌缩/降维,造成新的囚徒困境–这样小说才可以继续写下去。而由此及彼,从相距甚远的文明之间的沟通障碍导致猜疑链,回到身边,不得不说,现实生活中,虽然触手可及,虽然语言等沟通渠道畅通,猜疑链仍旧存在;毕竟,有时,看到的听到的也未必是对方真实的想法反映,即便咫尺,也是天涯。所以说,在猜疑链的存在下,其实,人的选择,最终更多的还是取决于自己内心的意愿和看世界看人看事的方式。

    不过呢,生活总是应该有更让正面的、积极的解释,不是么?另外,其实,黑暗森林的猜想也是可破的。即便如宇宙尺度资源是有限的没错。但宇宙资源同地球一样肯定也是不均衡的。而文明必需是要发展的,不然面对的同样是毁灭。所以文明发展必然是要走出去。像守猎者一样老猫在一个地方是不行滴。毕竟,到遥不可及的未来两个文明你死我活的争夺资源时,那已经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宇宙中的各个文明或许都可以大大方方的走出去探索宇宙更深层的奥秘。况且,黑暗森林的状态还会有第三方、第四方。。。的参与可能与更多的猜疑链,无论哪个文明开枪之前都会有制约和顾虑,因为你不会开枪的时候会不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不知道一个弱小的文明背后是不是有个超级文明在保护它,你也不知道将来会不会需要这个弱小文明的帮助。这么想,虽然有风险,但心态轻松更能驱动积极和善意的表达以及沿循自己正常的发展道路,总比死守自己以某三分地儿要积极得多。

    另外,曾经,在几年前看过三体之后的网络讨论大潮中,浏览无数条争论,唯一让我记住的一条,也是给我最大震撼的一条,大意是:“所谓‘黑暗森林’,只能刻意迎合人心黑暗的一面而已。生存虽然是第一需要,但人类的文明标准是舍生取义。身为一个文明人,要正视自己为了生存的本能兽性,但社会终究已经不会被兽性支配。这一点是已经被人类文明的发展事实所证明的。”云云。

三、关于原著:
最后摘录缩写一段豆瓣的影评,作为对原著的最好的浓缩也是对影片最积极的观感:
    “故事:50年前几艘航母组成的虫族舰队入侵地球,人类的防御力量几乎被摧毁。危机关头,马泽?雷汉驾驶一架战斗机撞向其中一艘虫族航母,核爆了这艘异星战舰。至此,人类在异星战争中获得了第一场胜利。
  从那天开始,地球史无前例的联合了起来,飞跃式的发展。人类组建了联合的太空作战部,建造并派出了有史以来最强大的一支远程舰队。由于过去人类从未有过太空战争,因此50年来,指挥学院一直在寻找最优秀的孩子,来培养他们,期望他们成为新一代太空作战的指挥官,以适应陌生太空战争。而安德是他们最有潜力的候选人,也是最后一个。
    《安德的游戏》所处时代背景的设定下,家庭不能要第三个孩子,但是学院太需要高智商的孩子来赢取这场针对虫族的战争了,因此要求高智商的安德的父母再产一子,也就是安德。安德(Ender),终结者。人格类型偏好为ENFP(激励者),有着深沉的爱和坚强的意志。这是领袖(leader)的素养,因为在挑选军事指挥人员的过程中,情感和思维的平衡是非常关键的评估指标。安德家中的三个孩子,哥哥、姐姐和安德,他们三兄弟的人格类型都是ENFP(激励者),兄长比较暴力,被学院淘汰;姐姐比较感性,也被学院淘汰。正是复杂的情景:优越的基因、富裕的家庭、父母的期望、兄长的暴力、姐姐的疼爱、自身诞生的使命与随之而来的自我多余感,这些元素融合到一起,铸造了矛盾而平衡的安德。
  经过培训学院的训练,安德完成了他的个性化发展之旅:偏好直觉,也锻炼感觉;偏好情感,也锻炼思维。偏好外倾,也发展内倾。偏好感知,也发展判断。清晰的分层,同时又完美的结合。在他周围也凝聚起了一个忠诚团结的团队。
  在虫族入侵地球50年之后,人类的远征舰队将要抵达虫族母星所在星系,安德的团队仓促前往曾经被虫族占领的小行星殖民地。远征舰队的指挥所就坐落于此。
  在这里,安德见到了马泽?雷汉,人类的英雄。他了解虫族的思想,在模拟对战中负责设计虫族的战略和战术。在这里安德将和众多指挥官们一起模拟对虫族的战争,毕业之后就可以真正的指挥人类的远征舰队。
  最后一场模拟对战的是虫族母星。毫无悬念的,安德又赢了—然而一切都不是模拟,不是游戏;没有演习,只有战役:他们每次指挥的就是真实的舰队。每艘航母的陨落就有无数人失去生命。而最终,在一次自己深信仅是为争取认可的最后游戏的赌博式“模拟”中,同时失去生命乃至几乎整个未来的,是虫族的整个种族。
  众生平等的价值观深植安德内心。将一个物种灭绝的行为,在安德看来不可接受,更何况这行为出自自己之手。
  在几近绝望的时候,安德突然意识到虫族或许是通过意识来直接跟自己交流,之前玩的心理游戏和梦境,就是融合了自己、计算机、虫族的思想。在心理游戏中的最后一个场景是被火流星摧毁的虫族巢穴的遗迹,安德顾不上指挥所外小行星稀薄的大气,闯入这个遗迹。万幸,还有最后一个蚁后的卵在废墟中。安德见到了末代的蚁后,承诺会将带它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去。作为荣誉舰队司令的安德,行动不再受到限制,既是人类的领袖,同时又是虫族领袖的拯救者,也是两个种族第一次沟通的使者。他带着虫族最后的希望之卵,驾驶一艘星舰航向拯救和人类的自我救赎之路。”
  
四、留给自己的话
    好的科幻,能改变你对这个世界和人类的认识,这正是它的魅力与意义所在。正如这部片儿,它的主题其实是成长,包括安德的成长以及人类对自己行为的反思。人终将发现自己内心的阴暗,伴随它,理解它,驯化它;然后得以升华,才能追寻光明和希望。黑暗、人间和光明,在一个人身上可以流畅的融合。每一个人,都可以是强大的存在。而更多的人经历这些阶段,作为整体的人类也因此必将更有希望。另一个主题,则简单得多,即哈里森·福特说‘赢才重要’,然后安德说‘赢的方式才重要’,这句话蛮值得琢磨的,而我更希望说:“赢很重要,但赢的方式更重要”。最后一点,是关于命运、和赌博:我更希望,在所能预见的未来中,不管哪一种可能性,都要为最糟的结果做好准备,向最棒的结果努力进发。因为,在我看来,计算中,有上帝;The
devil is in the detail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