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乱和迷信,被上帝之手关照的医务兵

  在战争面前,一个虔诚的信徒和爱国者如何共存。是远离战争在家乡默默的为祖国祈祷,还是做一个热血青年放下圣经拿起枪报效祖国。或许这是当时在战争时候困扰过无数信徒的一个问题吧,这部影片是道斯给到的答案:带着圣经带着爱上战场,不碰枪不杀敌做军医救下自己的战友同胞报国信仰两不误。似乎在流血的战争英雄和躲在家祈祷的懦夫之间找到了平衡。

图片 1

© 本文版权归作者 
1984的卡夫卡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战败后,指挥战争的中将牛岛满在地道中剖腹,在此处电影也给了足够多的镜头来阐释武士道精神,看着别有一种悲壮的美感。

  上战场后的对战争场面的描写,真实的让人看得心里都会有些不适。战争的残酷,在看到一车车运着死人的车时,在踩到脚下各种惨状的尸体时。一腔报效祖国的热血一下子冷下来,看到老鼠爬满死尸心里也爬满了恐惧。各种散落的残肢,血腥到无法呼吸。就是在这样的气氛下,手上没有可以紧握的枪。要到处不断的救治无望的战友。他一直在被需要。战争是残酷的但是他不希望每一条生命,被默认的放弃。无疑在那场战争里面他扮演了上帝的角色,
“让我再救一个的信念”硬是从死神手里抢下75条生命。一个人面对丧心病狂的“敢死”日本军队,甚至还救下几个敌军。这种仁慈包容对生命的敬重,让人动容。

二战的硝烟散去不过七十多年,在观看这种还原二战真实情况的电影时,仍觉得悲痛。战争中每个国家都不乏优秀的士兵,为保护自己的国家和人民而奋勇厮杀在前线。

  但这并不被当时的人所接受,战友把他的这种不碰枪行为视为懦夫一次次的挑衅、欺辱、打他。军官也一次次的为难他希望他从打包回家和拿枪上战场之间做个选择,但他不为所动平静淡定的坚信自己的做法:在不碰枪的情况下报效祖国。强权面前,手握着他的圣经。在被关在牢里不能回去结婚时,他也愤怒了也动摇过他希望上帝给他答案。但最后近乎偏执的他还是成功的以这样的方式上了战场。在当时大多数人在面对坚持宗教和战争冲突时,年轻热血的他们选择了战。因为大家都对宗教默认的选择了往后靠的忽视。所以当时暂且撇下宗教信仰是件简单而且没有负担的事。但他还是做了让人讨厌冥顽不化的“二愣子”行为。

答案无疑是前者,我向来自私,在这种时候别说重返危险重重的战地,恐怕连基本的在战时回应“医务兵”的呼唤都做不到。
 
而Doss也并非生来就是英雄,他也曾经胆怯不知所措,但对上帝的信仰和救人的初心让他选择了回去。部队撤退时Doss带着重伤的战友Smitty一起,但撤到悬崖边时Smitty已经死了,其他人叫Doss放弃Smitty赶紧逃命,Doss没有回应只是抱着Smitty不肯放手。
 
直到所有人都撤退到了下方,Doss仍在悬崖边坐着,满脸血污和炮灰,眼中含泪,害怕又迷茫,他问上帝他应该怎么办,上帝没有回答,此时远处的战场上传来痛苦的呼救“医务兵,救我!”Doss相信这是上帝给他的指示,应了声好,戴上头盔就走进了硝烟弥漫的修罗场。
 
对于Doss
的选择我既崇敬又害怕。每一次看到他在战壕中滚爬,扛起战友,我都担心某个隐蔽处会有一把狙击枪打中他,或者后方战壕涌出无数大叫天皇万岁的日本人。但所幸每一次他都成功逃脱。
 
生命很美好,但总有些时刻会让人觉得有比生命更重要的事。Doss或许也从未想过自己会孤身在暗夜中救下这么多战友,但经历了残酷战争后,目睹挚友死亡的他,对生命有了不同的想法。他也想活着回家和他的Dorothy白头到老,也想再抱一抱温柔的母亲,但这一刻他觉得救下伤员比自己活着回家更重要。
 
后来接受采访时,本片的原型Doss说自己之所以能救下那么多伤员,都是上帝的功劳。他每救下一个人,就祈求上帝让他再救一个,如此往复,一夜救下七十多人,创下战争中的奇迹。

“让我再救一个人。”
如果片尾没有交代说是真人真事,感觉这种神奇的程度不亚于我们国产的“手撕鬼子”、“子弹拐弯”了。甚至会被被怀疑神话了宗教,是神话了上帝不可思议的神迹。

据史料记载,冲绳岛战役中,提供支援的美军航母编队因为频繁受到日军自杀机攻击,平均每天损失一艘半舰艇。士兵在战场上更是穷凶极恶,宛如阿修罗,美军陆战队在短短三天便伤亡五千余人。

对于从小接受马克思主义无神论教育的中国人来说,信仰往往近乎于迷信。然而宗教自人类饮血茹毛的蒙昧时期开始至现代化的如今,历经发展变迁但始终伴随着人类发展的全过程。

之前有人说中国为什么这么多有毒食品,就是因为中国人大多没有信仰(有事就烧香拜佛自然不算),所以无所畏惧,什么断子绝孙的坏事都敢做。这话不一定对,但信仰确实有这个作用,让人有所畏惧。千百年来,在法律没有独立之前宗教也往往充当维护秩序的工具。
 
但同样的,信仰也能扫除畏惧。人活于世,大部分时候总是孤独,信仰能在人心中创造诸天神佛,于信徒困顿无助时给予心其灵安慰。很多不能对人说的话,也能在暗夜里得到倾诉。

我感动于他们的牺牲,但又替他们觉得不值。就像豆瓣的一笔墨迹说的:“政治家的颜面,军火商兜里的钞票,深埋于地下的棕黑色液体、藏深海中的无人小岛……没有一样抵得上生命的价值,没有一样值得我们抛头颅洒热血去捍卫。”
 
Doss的信仰给他救人的力量,但我更希望这种善心不必用在战场上。看到一个国家最优秀最勇敢的年轻人为他们自己都不了解的政治目的牺牲在战场上,总觉得心痛。
 
需要认清的是两国对战时,错的不是某国的将士而是战争。盲目地去仇视某国人是不理性的,真正应该受到唾弃的是战争本身。

世界是客观的,每个人的人生是主观的,有所信仰,心有所依,对于虔诚的教徒来说,这种真诚信仰就是最大的勇气源泉。
 
而日本人的武士道同样也有同样的作用。在冲绳岛之战中,由于人数和实力远不敌美军,很多日本战士都是抱着玉碎的心态上的战场。

千百年来多少事物兴盛一时又最终湮灭在历史的尘埃中,但宗教始终生生不息,并不断给人类社会的演变给予重要影响。
 
对于宗教的偏见通常来源于不了解或周围一些伪教徒的误导。《血战钢锯岭》是一部优秀的反战电影,同时对宗教力量进行了很好的阐释,在某种程度上或许可以消解一些观影人对宗教的误解。
 
影片主要讲述一个普通的小镇青年Doss,因二战爆发,想保护更多的人而依然参军。在军队训练中因要遵守宗教教义的原因不肯拿枪,被嘲笑、误解、刁难,几经曲折终于留在部队并参与了对日战争,成为了一个医务兵。

而今中东战火频频,每天都有大量人间惨剧通过互联网传递到我们视线中,世界和平像是一句永远无法实现的口号。而国内还时常在国与国之间出现纷争时,于网络上掀起炮轰某国的极端言论。
 
“犯我强汉,虽远必诛”诸如此类的口号喊起来当然很过瘾,但若能真正体会到战争的残酷,我想大多数人都会为自己轻易喊出战争的请求感到悔恨。

参与的第一场战役就伤亡惨重,亲眼目睹多名战友的死亡让他惶然不知所措。后来在部队都撤退后,他选择回应心中上帝的指示,孤身潜入战场,在日军的眼皮底下把七十多名受伤的美军战士救出钢锯岭。
 
观影时,我忍不住想象自己如果处于Doss当时的情形:一个从不碰枪的医务兵在第一天上战场就遇到如此激烈的战况,亲眼看到无数朝夕相伴的战友倒在自己面前,一个连的士兵到后面只剩三十几个,而敌人如刚从地狱中爬出的恶鬼般凶残。在这种时候,是会选择跟战友一起撤退还是独自返回战场在敌人眼皮底下救助伤员。

最初发布在我的个人公众号上 原文链接
被上帝之手照拂的医务兵

上帝也许并非客观存在,但对于信仰上帝的人来说,上帝永远在他们的心中。在困顿时给予帮助,在迷惑时给予开解。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倘若我问心有愧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喜爱的滞销书作家李诞说佛祖是假的,佛祖的教诲是真的。放在这也一样,上帝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是假的,但托上帝名义作出的教义,为践行教义积极做善事的教徒是真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