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申克的救赎,关不住的鸟

很显然,在这一方面,《肖》成功地唤起了观众的认同感,引发观众思考自身的生存状况,不自觉地将自己投射到主人公安迪身上。所以从某一层面上说,观众对于安迪的怜悯和同情,也即是对自己的怜悯和同情,对安迪最终获得自由而感到欣慰,也即是——在某种程度上——对自己的安慰和麻醉。这个作用类似于小时候妈妈讲的童话故事——邪恶的王后被消灭,王子和公主从此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就因为世界并不是童话,所以我们才对童话和童话世界如此地痴迷和眷恋。从这个角度来看,无疑,《肖》俨然是一部治愈系的成人童话。

《肖申克的救赎》这部影片让我感触很深,里面的人物,反应的主题及对社会的意义,画面镜头的作用,字幕的巧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安迪,一个弱小而又坚强的个体,面对错判所带来的监狱的压抑生活,他并没有放弃对于自由的希望,始终在内心坚持着,在现实里反抗着,不管对于任何人任何事,他都以他的智慧,他的执着,隐忍着,坚持着,等待着,终于在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他为自己赢得了永远的自由与希望。
安迪,自由与希望的精神象征体,自救又度人的强者。他给我们所带来的精神智慧是无穷的。在监狱里,他竭尽所能,施展才华,展现自身价值。他给州议员写信争取到那两百美元的图书基金,把监狱图书馆搞得有模有样,通过这些图书和帮助囚犯参加考试,让他们获得同等学力文凭。他寄情于雕刻;磨制国际象棋和好友瑞德下棋;他播放美妙的音乐-莫扎特的《费加罗的婚礼》,洗涤狱犯久被禁锢和污染的心灵;在屋顶劳作的时候,他不顾危险,运用娴熟的专业知识,抓住狱警海利的弱点,为狱友和自己争取到啤酒和片刻的休息时间。他在倾心打造的图书馆里,让狱友阅读大仲马的《基度山伯爵》。通过这些,安迪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自我和他人的双重精神救赎。他对恶势力坚决的反抗,他目睹了狱中腐败之后,安迪自知难以讨回清白,只有越狱才是生路
。于是他开始暗中实施自己的计划,他结识了专在狱中从事黑市交易的罪犯瑞德,并从瑞德那里弄来《圣经》和一些在别人眼里看起来不起眼的小东西
。同时,他坚持不懈近十年接连不断的书信上访,为鲨堡监狱建立了全美最好的监狱图书馆
在于他二十年来孜孜不倦地挖地洞以求逃生。
        瑞德在《肖申克的救赎》的影片中除了演绎自己的角色外,还充当旁白的角色,通过他的口,来构建安迪的形象。瑞德是安迪的挚友,进入肖申克监狱的囚犯其实很少是无罪的,这些囚犯经常自嘲是被律师坑害的,但瑞德从来没有说过这句话,因为他知道自己是有罪的。一个有点善良有义气却无端犯下了重罪的囚徒。瑞德曾经是拥有希望和渴望的自由的,从影片一开始他面对那五个人的询问的紧张不安可以发现,只是五十年的监狱生活磨灭了他的希望,监狱的非常态生活和残酷的压制使他们已经逐渐体制化。外面的世界固然美好,然而监狱里有他的地位,有他的规律,他能够弄来一切别人想要的东西,所以他可以毫不羞愧的说“希望,是这里最危险的东西”。
尤其对他们来说,他们不是死囚,但却判了无期,所以他们必须抛弃任何希望地活着。一次或者多次的终身监禁让他们永远也只能生活在这四面高墙之内了。从一开始对高墙的恐惧到逐渐的适应,以及最后形成了对高墙的依赖。瑞德道出了这句令人暗暗心惊的话:这些墙很有趣。刚入狱的时候,你痛恨周围的高墙;慢慢地,你习惯了生活在其中;最终你会发现自己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这就叫体制化。最终他们屈服于这种体制化的生活,希望也因此被磨灭了。所以老布会获得假释后,表现出面对自由不适的惶恐,而选择自杀。瑞德是幸运的,他虽然也害怕,但他遇到了安迪,安迪不仅教导他的是精神上的救赎——20年的陪伴,这足以让他从自己内心体制化的监狱中释放出来;而且安迪给与他的是强有力的后盾,给了瑞德希望和出走的资本,最终真正帮助瑞德获得内心上真正的自由,就如犯罪的教徒受到耶稣的感化而获得新生一般。
        影片中诺顿是撒旦的化身,他像撒旦一样在监狱中“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若有人违背他,就一定没有好下场;他高举《圣经》,把它作为让犯人顺从他的借口,同时把自己伪装为光明的使者,在查房时他在跟安迪的对话中说:“我更喜欢‘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获得着生命的光’这句话。”但事实上他却是监狱中罪孽最深重的人。他利用安迪曾经在银行工作的经验,为自己捞取一笔又一笔的黑钱,当他了解到安迪并没有杀害他妻子的情夫做了别人的替罪羊这一事实之后,他不但不帮他澄清罪名,反而杀死了惟一的证人汤米灭口。诺顿在自己办公的房子里挂着“神的审判即将来临”和曾近拿着《圣经》这本书对着安迪说“救赎之道就在其中”都成为对他的结局最大的反讽。
        第一组镜头,一事一镜运用:拿枪一个镜头,喝酒一个镜头。展现出安迪的犹疑,他身上人性和兽性并存。安迪在法庭做答辩时,身后是美国星条旗,象征星条旗与他同在,暗示他是无辜的。接受审判时,安迪的背景是陪审团,他失去了星条旗的庇佑,一声判决声似是一声枪响,彻底改变了他的生命。简单的半分钟左右的航拍镜头,交代了整个肖申克监狱的布局。
对比镜头,安迪入狱时,背后是通向自由的路,后来汤米入狱时则没有,预示着两人命运的不同。仰拍镜头,体现肖申克监狱的高大,给人一种压制感。同样的镜头在《魔戒》中也运用过,《护戒使者》中仰拍索伦,体现黑暗魔君在人类面前的高大。空镜头,传递一种无奈感。此时是摩根弗里曼的旁白“第一天入狱总会有人承受不住”。一组对比镜头。犯人们调戏新人的时候,镜头在牢门外拍摄瑞德,表明他是旁观者;镜头在牢门内拍这位狱友(突然记不起他名字了),表明他是这件事的参与者,他直接影响了胖子的死亡。又是一个空镜头,此时安迪刚刚被三姐妹凌辱,摩根弗里曼的旁白说“我很想告诉你安迪打赢了,或者三姐妹最终放过了他,但监狱不是童话”,传达一种无奈感。
诺顿典狱长在牢房外向安迪递来“救赎之道”,而从安迪的角度,完全可以理解为诺顿在监狱中。对比镜头。老布出狱的时候,是迎向摄影机,迎向观众,在观众看来完全可以理解为走入一个新监狱;瑞德出狱的时候则是背对摄影机,背对观众,预示着他将要真正走向新世界。瑞德和安迪在讨论的时候,中间隔着书架。这种镜头一般表现出两位对话者之间有隔阂,他们并不是同一平台上的人。将要杀汤姆的时候,诺顿典狱长的半边脸在黑暗之中,开枪的哈德利则完全在黑暗之中。墙上的秘密,安迪和典狱长在墙上都有秘密。两个镜头都是从洞里往外拍。诺顿典狱长是在安迪越狱之后才知道安迪的秘密,而安迪一直和诺顿共享着诺顿的秘密。两个人的不对称,是安迪最终会战胜典狱长的表征。对比镜头。老布在车上的镜头在车内拍摄,瑞德乘车的镜头则在车外。瑞德会走向自由,老布则因“体制化”,会走向死亡。航拍太平洋,给人一种强烈地释放感。此时摩根弗里曼旁白:“安迪在肮脏的下水道中涤尽了罪恶,走向了自由。”
       《肖申克的救赎》具体分析了电影字幕翻译要遵循的基本原则以及通过分析电影中采用的减译法、增译法以及归化法在电影台词中的具体运用,给中国观众营造一种美的享受。
人生之不幸十有八九,因此学会激励自己,追求自由,心存对生活的希望和勇气,更显弥足珍贵。影片《肖申克的救赎》中主人公安迪·杜福雷所表现的救赎之路不仅仅局限于对身体自由的追求,而且升华到了对希望和灵魂救赎的渴望。本文从”救赎”的起源与内涵入手,通过分析故事中主人公安迪的自我救赎以及他在精神上对狱友及肖申克监狱的救赎,评述了电影中的”救赎”主题——希望、自由、破除体制化的勇气。
        这部影片对我们大学生有着深刻的借鉴意义,当代大学生应不拘泥于僵化体制,敢于发出自己的声音,勇于创新。影片对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伟大中国梦具有非常大的意义,肖申克监狱的管理模式应该改革,向法制化方向建设,监狱长诺顿的官僚作风和贪污腐化在时下中国应该立即给于遏制,法庭中对安迪的误判,折射出司法的滥用,体制的不完善,安迪在监狱中和瑞德的经历到最后两人海边拥抱,告诉我们人要诚信,乐于助人,社会才能和谐。一切的一切都对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具有非常大的借鉴意义。

对安迪来说,瑞德是一位长者,是一个像父亲或者哥哥般的存在。他帮助安迪、支持安迪、有时劝导和提醒安迪,他将安迪视为朋友,尊重并且珍视他。如果说影片中果真有那么一个人了解安迪并且被安迪所接受的话,那么这个人属瑞德无疑。值得一提的是,影片序幕之后,出现了一个上帝般的画外音,我们听得出来这是瑞德的声音,整部影片由此成了瑞德的个人回忆录,这在某种程度上将瑞德摆到了上帝或者先知的位置上,他知道观众不知道的事,观众知道的事都是他想要观众知道并且告诉了观众了的。其实影片中有一个明显的镜头凸显了瑞德的位置。那是安迪入狱很多年后,建立了图书馆,在监狱里与一帮人过得风生水起的时候,他教新来的偷窃犯汤米学习拼写,一帮人分成两排坐在长长的餐桌旁,而独独瑞德坐在一端。在这一镜头中,导演拍摄瑞德的时候采取的是稳定的仰拍镜头,而后镜头倒拉而去,依次呈现坐在两旁的准备吃饭的众人,而后是正在讨论的安迪和汤米。如果对达芬奇的名画《最后的晚餐》有所了解的话就会发现,导演的这一镜头多多少少是对那副名画的幽默效仿,只不过那是一个悲伤的故事,而这则是一个温馨和谐的家庭就餐场景——而瑞德就处在家长或者说耶稣的位置上。

影片的一个重要的主题就是对体制的批判,这在监狱图书馆管理员布鲁克斯身上体现得最为明显。他在监狱里生活了五十年,早已习惯了有高墙、有铁门的高度程序化的监狱生活,世界于他而言就是由这方由冰冷而坚硬的石块所围起来的狭窄天地,他在这里度过了他整个成年后的人生。他熟悉这世界,这世界也熟悉他,他对离开感到焦虑和恐惧。可以说,对于布鲁克斯而言,自由已不再是馈赠,而成了一种沉重的负担。果然,获得自由后的布鲁克斯在面对一个广大的复杂的他所不了解的全新世界时,所感受到的只是深深的焦虑和恐惧。而这种焦虑和恐惧最终导致了他的自杀。

影片的另一主题就是对自由和希望的赞颂。在一个高度程序化和冰冷绝望的环境比如监狱中,仍然心怀自由和希望,这本身就是一件极其危险和痛苦的事情。正如瑞德提醒安迪说:希望是个危险的东西。作为影片的主人公,影片对安迪这个人物的特点进行了深刻而细致的刻画,其中最显著的有两个,一个是执着,另一个是对自由和希望的守护。给州立图书馆写信从而组建监狱图书馆,从ABC开始教起帮汤米拿到高中文凭,花了二十多年用小锤子在墙上凿开了一条通道,这些都是他执着坚定的体现。可以说,正是安迪的执着性子才使他最终逃出了樊笼。但个性执着只是提供了某种条件性的可能,并不能为安迪的出逃提供目的和动力。真正使坚定了出逃计划的,除了一系列的客观因素外,我想,最重要的就是他对自由和希望的守护。他心中有一片地方是别人触不到的,是柔软的,是冷血阴鸷的典狱长和助纣为虐的看守剥夺不了的,是冰冷坚硬的石墙关不住的,在那地方,他深藏他对美好和自由的向往并细心呵护。

新普京娱乐,安迪脱离了樊笼,奔向了自由。
我们,我们还在樊笼之中。

《肖申克的救赎》我看过很多遍,这部探讨自由、公正、体制、犯罪和希望的影片似乎受很多人的欢迎和喜爱。怎么能不喜爱呢?凭借个人的力量和智慧成功击溃整个强大而坚硬的体制,这种事情怎么不叫人喜爱呢?如果我们深究一下这种喜爱背后所隐藏的更深层次的原因,就会发现,我们之所以对影片的主人公安迪痴迷而喜爱,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自己也深切地渴望摆脱周身所受的各种有形无形的限制,渴望逃脱人生和世界所强加于我们的樊笼,渴望达到自由之境。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湘川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影片对安迪如何入狱着墨甚少,只在序幕部分粗线条略略叙述了原因:杀了妻子和她的情人,被判终生监禁。事实上,一直到影片的后半段,作为观众,我们并不清楚安迪是否当真杀了人,后来我们知道了他是被冤枉的,这就更加激起了我们的愤慨,同时也引导我们对影片的主要人物——那群犯人们——产生认同。这种巧妙的叙事策略成功地使观众屏蔽了心目中关于罪犯的刻板印象,将注意力从犯罪事实转向被剥夺了自由的个体——与我们一模一样的人——身上。所以整部影片看下来,我们会发现我们非但不会对这群罪犯心生厌恶,甚至还有几分喜爱,尤其是影片的另一个主角:瑞德。瑞德的确是罪犯,被判终生监禁,毫不冤枉,我们从他与安迪的对话中了解到这一点。但有趣的是,我们对这个稳重、宽厚、有影响力和号召力、充满智慧的人始终没有一丝一毫的埋怨,反而是满满的信赖和崇敬之情。

正如瑞德所说:这堵墙有奇怪的魔力,开始时你憎恨它,然后你习惯它,最后你依赖它——这正是体制这种东西的作用机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体制的作用就是驯化,其目的是维持现有制度的生存和稳定。在巨大的体制机器下,人成了可以随意锻塑的零件。如果我需要一颗螺丝钉,那我就把你改造成一颗螺丝钉,如果我需要一个齿轮,那我就把你改造成一个齿轮,如果你反抗,那我就多锤炼几下,直到你不反抗为止,我的目的就是把你锻塑成我想要的模样,没有一丝怨言地待在我想要你待的位置上,完成我想要你完成的工作。显然,布鲁克斯最终成了一个完全体制化了的人,一个离开了体制就无法生存的人。整个生命被扭曲和改变,变得逼仄而狭窄,这是布鲁克斯的也是影片中很多犯人的悲剧所在。

为狱友赢来啤酒、创建图书馆、宁可关小黑屋也要将音乐传播给众人听,他做这些事并非因为纯粹的博爱,而是像瑞德所说:他在做这些事的时候能感到自由。喝啤酒、读书或者听音乐,这些都是自由人想做随时都能够做到的事情,可是对于在监狱中的非自由人则不是,他们被剥夺了享有这些事的权利。意思就是说,不能做这些事证明了他们的不自由,但反过来,如果他们偶尔能做这样的事,哪怕一会儿,那是不是意味着在那一会儿中他们是自由的呢?所以安迪一直都是个自由斗士,他拼尽全力守护心中的自由信念,努力在森严的体制下维护人性自由的尊严,拒绝颓废和绝望,不使自己扭曲或者同化。当然他成功了,影片正是以他的成功实现对人性中那些闪光点的歌颂和赞美的。

2016/10/30

显然导演的目的并不仅限于对监狱体制的批判,而是要以此为途径引发观众思考自己的生存状态。我们对片中受到体制侵蚀的人物感到惋惜和同情时,有没有想过其实那人物就是我们自己,正是我们自己受着残暴体制的侵蚀?其实就事实而论,这是肯定的,我们当然在受着体制的侵蚀。工业社会一个典型的特点就是人的物化,人成了工具,成了消费和机器的奴隶。我们成了螺丝和齿轮,我们一点也不重要,随时可能被替换,我们的目的是挣钱,然后消费。我们遵循人类的传统,成长,读书,接受教育,找好一点的工作,组建家庭,赡养父母,抚养子女,找更好一点的工作,让子女接受教育使他们去走自己和千千万万人都走过的老路,退休,然后死去。很少有人怀疑这样做的正确性,更少人拒绝这样做。我们只是懵懵懂懂地沿着印满脚印的路走——尽管有时并不是一条平坦的路——从来没想过人生是否还有路和别的风景。我们的生命丧失了可能性,我们甚至意识不到这种丧失。我们的悲剧像布鲁克斯一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