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月薪5000一样生活,尘沙飞扬之地成

  “西二旗名媛”公众号的运营者小知(化名)说,她在公司附近住了6年,每天上下班必经后厂村路,走路上班需要20分钟,开车需要50分钟。有一次在下班的时候遇上大雨,小知开着车,几个小时后还没有出公司地库,因此她经常在忙的时候选择走路上下班。

5.节能环保与新能源

图片 1

“这里有好几万人的营生,而他们做的事情影响到的人,更远不止这个数字。”

  人才引进无孔不入,“天津落户”的小广告贴满了共享单车。对于不少西二旗人来说,没有户口似乎还是缺少了归属感,也影响到下一代。落户天津成为他们的选择之一。

图片 2

图片 3

在这里你可以很轻易地走进任何一家公司的办公楼,不再有层叠的绿化带和封闭的门禁。

图片 4

答案一定是密密麻麻的高压线缆,线缆下面则是60米宽的绿化带,把上地喧闹的街道和软件园里的一切隔开。

  被西二旗人调侃为“荒郊野岭”的中关村软件园只有公司食堂和外卖。图为美食城外沿街停满的外卖车队。

图片 5

  早中晚餐全免费,外加一顿下午茶和夜宵;早上7点前、晚上9点后打车,公司全报销;公司附近3公里范围内租房,补助2000元/月;高峰期可以基于大数据自动分流的电梯,最多等候30秒;可以刷脸买单的食堂;有搏击操、极速美臀、肩颈护理的免费健身房……面对如此多令人垂涎的公司福利,不少人可能会短暂地忘记,其实自己身在西二旗。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十几年前,环岛以北都是荒野。”

图片 10

图片 11

  纪思亮是北京本地人,2010年前往美国读研究生,之后在硅谷工作。2017年年底,因为父亲做手术,她从硅谷回到北京。纪思亮光鲜的履历,在西二旗的面试中还没有“折过”。她觉得西二旗比硅谷好多了,“硅谷上下班比后厂村还堵。”

这条路和多数“后厂村人”的通勤路线不同,却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这片土地发生的变化。

  西二旗地铁站外供不应求的共享单车,搬运师傅甚至来不及将单车摆放到停车位上,就被源源不断的人流骑走。

但这些“高墙”隔不断的,是整个科技行业发展过程中迸出的能量,这种反差在软件园的二期来得更直接。

图片 12

图片 13

  西二旗地处北京西北五环外,这里有著名的中关村软件园,驻扎着腾讯、百度、新浪、网易、滴滴等知名互联网公司总部,是北京最著名码农(程序员)集散地。每天以十万计的互联网从业者在西二旗地铁站如潮水一般来来去去。他们大部分时间梦想着改变世界,小部分时间在计算自己的薪水什么时候能在北京买上房子。

2.医药健康

  对西二旗人来说,加班不仅意味着打车报销,更意味着结束“漂泊”生活的希望。

图片 14

图片 15

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恐怕是园子里无处不散发的安静气质,在他们看来,已经近乎于安逸了。

图片 16

锐哥的日常里,关于这部分的记忆尤其深刻。

  吕锐(化名)正在沿街寻找共享单车。刚结婚不久的他,来北京两年,搬过5次家,目前在西二旗生活了8个月。

可以预见,这片土地从腾讯的入驻那天开始,会掀起更大的浪潮。

  昌平区的房地产广告竖立在西二旗地铁正对面的十字路口处。不少西二旗人选择在昌平区定居,但在介绍时并不愿太多提及更像郊区的昌平区,而是说自己家“就跟海淀区挨着”。

许黎平时开车,在早高峰肯定要排会儿队,晚高峰因为各公司下班的时间不同,经常只用等红绿灯就能过去。

图片 17

图片 18

  然而,对西二旗人来说,“月薪5万过得却像月薪5000”,意味着在不久的将来,他们有可能买下一套北京的房子。

6.智能交通

  吕锐和妻子卖了老家的两套房,刚好能在北京付买房的首付。由于还房贷压力大,吕锐希望能努力工作、尽快升级。在程序员的序列里,职称升一级,意味着能涨薪20%左右。

许黎曾跟朋友这样形容在这里工作的人:“虽然不是所有人都月薪5万,但他们在各自的岗位上一定是有绝对的实力。”

  一身优衣库,加起来价值不超过1000元;午饭在公司食堂搞定,晚饭则是免费的加班餐;最中意的两款车是黄色的ofo和橙色的摩拜,这就是西二旗人的经典形象。与西装革履的国贸白领们相比,西二旗人的收入或许更高,但在日常生活的消费上,却完全不在一个频道。

被这些绿色的“高墙”隔开的,除了西二旗喧闹的车流,还有园区里不同企业间各自为阵的生产和生活,那些后厂村的华丽标签,不过是这里最普通的日常。

  后厂村路附近分布着众多知名互联网公司,早晚高峰时,几公里的路往往要走一个小时以上。有网友戏称,后厂村的堵车已经成为制约中国互联网发展的瓶颈。

4.新材料

  北京西二旗地铁站,上班的人群涌动。这些在北五环之外奔忙的年轻人多是这里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的员工,他们被称为“Shelchier”(西二旗人)。无数年轻人来到这里,成为码农、PM(产品经理)、小编。据报道,西二旗地铁站早高峰出站量最高可达近2.5万人/小时。

另外的人已经乘坐大巴车回家。

  “我从北京回老家保定只要坐50分钟高铁。”周旭说,虽然在互联网企业压力大,但成长还是很快。如果安逸地留在老家,他现在就可以看到退休后的自己。敢于选择来北京闯荡,也是因为保定永远是他的坚实后盾。

十万后厂村人,有不少都住在城北的龙泽和回龙观,所以这条路上的车自然比其他路多一些。

  导语:如今,西二旗人已经成为一个专有名词,而让这个名词走红的,则是西二旗人的“特质”——“月薪5万过得却像月薪5000”。(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高墙”之外,无论是便利店、星巴克还是零星的几家餐馆和茶楼,甚至是商业酒店,都散布在软件园一期的各个角落。

图片 19

“等腾讯的人都搬过来了,可能路上会更堵。”紧接着补了一句,“但后厂村影响到的人也更多了,不是么。”

  家住房山区某小区的小编周旭在地铁上找到了空位,几站地之后开始打起了瞌睡。从传统媒体来到互联网公司已有一年半的周旭,每天花4小时往返西二旗上班,单程要倒3趟地铁、坐25站。从哪个电梯下,进哪个车厢,出来正对着哪个电梯口,周旭已经研究透彻。

走过方正、华为大厦再绕出七街环岛向西,第二个路口就是后厂村的一角。

  吕锐的公司没有食堂,经常早上带饭中午吃,有急活中午就吃点全时便利店的简餐,不着急就去华联商场吃点儿,稍微高档点就去宏状元,人均30~40元。忙的时候,他可以连续几天加班到两点多,“那个时段打滴滴都没有人竞争了。”

她并不觉得在吃饭这件事上,有什么太大所谓。

  按照《北京市引进人才管理办法(试行)》估算,今年的西二旗码农们若连续3年每年年薪超过81.28万元,就有机会落户北京。

图片 20

图片 21

“这里几乎每一栋建筑,都有个响亮且先锋的名字——XX大厦,但实际上多数都不到10层,毕竟有年代了。”

图片 22网易健身房的搏击操课。在加班之余,码农们并没有忘记关心自己的身体健康。

科技企业补贴不断

图片 23

3.智能装备

建筑体量更大了,代表着养活的人也更多了,仅这附近的5家公司还不算没全搬过来的腾讯,据估测就有将近4万人。

谈到外人常说的后厂村是“美食的荒漠”,许黎笑了笑:

图片 24

重点支持产业领域:

“我大儿子就在这里面上班。”

图片 25

图片 26

以前这条路很窄,上下班都堵,现在路修宽了甚至还在中间加了隔离带。

从这道门开始就是后厂村的地界。

图片 27

如果不是墙上的标语——国家级文化和科技融合示范基地,会以为自己走进了某大型社区的公园。

图片 28

多数公司内部都有自己的食堂、健身房、便利店,除了有其他事情,否则一整天都不需要出来。

“去马路对面上班,是这里多数人的梦想。”

建筑从体量到立面设计也更前卫,在网易、新浪、百度、联想、腾讯等大厂扎堆的二期末端地带,这种视觉冲击更明显。

但在20年前,这里,不过是一片尘沙飞扬之地。

晚上9点,还有不少人在这座千亿产业园里继续工作。

如今这片尘沙飞扬之地却成了“中国的硅谷”,以东西两边的快手和腾讯为边界,中间不足3平方公里的地方夹着百度、新浪、网易、滴滴等多家互联网公司,还有神舟、中兴、广联达、IBM等老牌科技巨头。

而像这样的墙,在园区内已经几乎见不到了。

在她看来,后厂村再到整个西二旗的交通错综复杂,但无论是共享单车,还是公交专用道,甚至是通往回龙观的自行车专用高速,“只要多尝试,总能找到适合自己的通勤方式。”

应受访者要求,本文均为化名。

中关村政策助力

但无论学历、智商还是产能,在任何一家后厂村的企业里都互成正比。

图片 29

从八十年代第一批科技人员出来创业,到现在的“1区16园”,中关村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成为中国资本、人才和创新企业最密集的区域。

我们从上地三街出发,走进传说中的后厂村。

干净的街道,整齐修剪的绿化带和隔离带,还有东西方向的上地一街到十街。

软件园南侧,八维教育还在源源不断为IT行业输送人才,门卫大叔告诉我们:

图片 30

它更像是中国建筑特有的“门脸”——宽阔的广场,复杂的造型,甚至还有专属的网站,两边的建筑负责接待外宾,但园区里工作的人几乎很少从这里通过。

图片 31

为加快推进北京全国科技创新中心建设,促进中关村示范区高精尖产业构建,扩大中关村金种子企业的群体和影响力,建立中关村高成长型初创企业的储备库,支持中关村初创企业发展,一年一度的“中关村金种子企业”征集与推荐工作即将展开。

精选PPT模板*200/人力资源规划工具包*7

住在龙泽的许黎就在软件园一期工作,北边的8号门是她开车通勤的必经之地。

终点定位在腾讯总部的新大楼,途经七街环岛、上地西路,再穿过中关村软件园一期和二期的每一个分叉口。

“能进车的门很多,大家也都住在不同的地方,肯定会找比较方便的入口进出。”

张旸在这里工作了整整8年,每天上下班都会经过信息路,哪家公司在哪个方位,哪栋大楼又换了主,他都能说出一二。

另一边,3公里外的送餐员,正等待进入园区送上今晚的第一份订单。

因为附近的几家公司都是互联网企业,有时候还会在这附近搞搞联谊,给各自积压的优质单身男女提供一些机会。

说到苦不苦,锐哥表示自从来到了后厂村工作,被问到最多的就是这个问题。

从园区北门出去,就是后厂村路。

图片 32

说到这儿他指了指远处盖了很久的腾讯总部:

沿着线缆继续往北,很快就能看到后厂村的地标——软件广场。

“我们平时很少说自己在后厂村工作,基本都说软件园,知道的人一听就会立刻明白‘哦!后厂村啊。’”虽然许黎对这个标签并不在意,但可以明显感觉到话里透出的自豪。

如何优雅地上下班,是每一个后厂村人必备的生存技能。

20年前联想用FM365进军互联网的时候,就在这里扎根。如今两边的老牌科创企业已经数不清了,但建筑依旧保留了上个世纪末的味道。

因为我们的很多企业都在做着资源整合的事情,很少有人能耐下心来做研发和掌握核心科技,都在朝着利益最大化的方向努力,轻资产的方式才是利益最大化的方式。但是利益最大化,往往是没有“硬核”的,因为我们只要采购就可以了。

图片 33

1.新一代信息技术

“来这里都是工作的,又不是旅游,何况食堂吃腻了还可以串门去其他公司的食堂吃,再不够也能点外卖,周围饭馆虽然少但偶尔换换口味还是没问题,外卖也能直接送到公司门口。”

图片 34

现在,政府为了支持鼓励广大科技创新企业蓬勃发展,设立很多资质认证和资金补贴,帮助中小企业顺利渡过难关,2019年支持资金总额预计超过3100亿!

很难想到在这里做保洁、修剪花花草草,一个月只有2000多工资的大爷大妈们,有不少都是软件园里高薪人才的父母。

无形的高墙

3

即使是墙面用了更大胆颜色的外企,也仍有一股浓浓的包豪斯工业风格。

你甚至能轻易看到每家公司院子里窜动的人流,却没办法从门卫视线之外的任何地方找到可以钻进去的空隙。

试图透过镜头捕捉“光鲜”、“焦虑”、“拥堵”等等标签之下,后厂村和交织在这里的人,呈现给外界最真实的状态。

1

相比一期的环境,他更喜欢这里的感觉。“年轻人多,也更热闹一些。”

对他们来说地扫干净就行了,拿多少钱并不重要。

用张旸的话说,“这条路能看到最‘西二旗’的样子。”

“要说堵车,确实很烦,有时候下暴雨连路灯都会灭掉,但话说回来,北京有几个密集型产业园区敢说自己不堵车?”

相比外界常说的“高智商”,“高强度”这些刻板印象,一期的软件园在许黎看来,更像一座大花园——整齐修剪的绿化带,高密度的绿植,湖景,喷泉一样不差,“甚至还有个专门的观景台。”

图片 35

浪 潮

在海淀区上地三街和信息路的交叉口,画个起点。

“这里就更不像村了,倒是像座‘血汗工厂’。”

对于任何一家公司的接待需求,这座园子都可以满足。

如果说除了后厂村这个名字,周围哪里还像个村子?

高企的大楼,密集的玻璃幕墙,“越往大厂的方向就越有一线城市的样子”,在百度设计部工作的锐哥这样形容他每天办公的地方。

图片 36

图片 37

图片 38

和一期最大的不同,是二期不再有“园”的概念。

4

图片 39

负责北侧片区清洁的张叔6年前跟老伴从老家来到北京,带孙子的同时想赚点收入,就来园子里应聘。“因为工作时间比较自由,只要把负责的片区打扫干净就可以回家了,儿女的房子就在不远的地方。”

外面的世界

也是这些树,把每家公司分成了不同的小天地。

“北漂哪个不苦?来北京不就是为了更好的发展,而这里都是各个垂直领域最顶尖的公司,如果有人跟我说因为堵车就想逃离,那一定是有病。”

图片 40

图片 41

就是这些树,成了一期软件园里无形的高墙。

沿着信息路一直向北走。

对于中国来说,我们更需要的是实干型企业家的精神,而非汲汲于食利的资本家。

中关村比较有代表性的片区之一中关村软件园,被很多年轻人戏称为“后厂村”。这个位于北京市西北角的海淀区东北旺的园区,面积2.6平方公里,每平方公里产值高达805亿元。

人多了各公司的配套也更健全,食堂、图书馆、咖啡厅、健身房、台球室和各种球场一应俱全,锐哥还说“有些宅一点的程序员甚至可以几天都不回家,工作生活一条龙公司都能给解决了。”

2

下午4点,开始陆续有大巴车驶入园区。一个小时后,几乎每家公司的门口都会停着整齐的通勤车,除了像许黎一样开车上下班的,家远的都会骑共享单车或者坐大巴去最近的地铁站。

在后厂村的互联网浪潮之下,无论是共享单车停车位、网约车临时停靠点,还是骑着电动穿梭在百度科技园里的外卖小哥,这些极具互联网属性的画面都鲜活地刻在这儿的每一个角落。

虽然是软件园的正门,但仅一期的园区就有7个机动车出入口,唯独这个“正统”的大门不能进车。

而对于像许黎一样在园区工作的人来说,能有一个安静、干净的办公环境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图片 42

图片 43

图片 44

图片 45

“有几个是园区的班车,其他都是公司自己的”,多数班车目的地都是西二旗地铁站,福利好一点的会直接开到龙泽或者回龙观。

晚上6点30,后厂村路上回家的班车蓄势待发。

图片 46

图片 47

真正将里面大大小小的科技企业分开的,是各种形态的植物——有一人高的灌木丛、成排分布的乔木。

当下的中国,特别需要有“硬核”的公司。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