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的就是独场景

  这部作品的核心场景手法运用得很极端,主场景只有一个:电话亭。
这种安排使这部作品看起来更像是一部经过剪辑处理的舞台剧。作者刻意抛弃了电影所擅长的时空及人物的多样性,恪守传统戏剧的“三一律”,时空与动作高度统一,这样就使戏剧性冲突更加的直接并得以更好的激化。
  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主要角色只有史都与电话另一侧的人。而这电话就是连接画外空间的“绳索”。在影片的开头,作者运用这样的设计,通过史都的两通电话把空间带入到了他的妻子与情人那里。之后,作者又通过杀手冷静神秘的声音,把读者的想象从狭小的电话亭中带出来,使读者在想象中自己创造了一个空间。这个空间并不是能看见的,也不是确实存在的,但是通过声音与拉枪栓的效果声的塑造,电影的画框被拉大了。而且这种看不到的危机在效果上更能加强神秘与恐惧感。
  在这种单一的场景下,镜头的设计就更加需要下功夫。就像是舞台剧一样,要在舞美上体现人物的心理与剧中的气氛。这部作品在剧作上完全是靠心理悬念,节奏控制来编制。作者运用了大量的特写镜头来突出影像的张力,并穿插了大量高层建筑的镜头,使影像情绪非常的紧张与压抑。在剪辑上,作者也使用了大量加入快节奏音乐的短镜头的组接,尽量避免长镜头对节奏与气氛的破坏。
  在剧作上,影响情节的主要人物只有史都和电话另一侧的人两个人物。而作为第二人物的“杀手”,除了在影片结束时出现外,其他时候都是只有声音出现。剧作者把人物压缩到极简,把主题也用最直接的方式表现了出来。“杀手”以史都心灵的质问者的形象出现,不断地让他把他心中隐藏的谎言在大庭广众说出来,更像是对是史都的心灵进行这一次净化。影片中所有电话中的声音都被处理成在电话中我们应改听到的效果,而“杀手”的声音则被处理成画外音的效果,让读者感觉史都好像在被他自己的心灵质问。影片的转折也在于最后史都勇敢的说出一切勇敢地站出来,这是一种“升华”,史都拯救了他自己。
  作为一部商业片,这部电影还是体现了作者很多个性欲独具匠心的东西在其中的。

柯林法瑞尔是一个很优秀的演员,影片中他很好的刻画了人物的整个心理变化,从进电话停前的各中自信,到接电话时的疑惑,紧接着的慎重,不安,焦躁,一直到最后的恐惧,崩溃,解脱,都非常的完美。他并没有因为空间的限制和道具的缺少使表演缺失,而是完美的把这个悬疑烘托呈现了出来。

很难看到一部电影的场景就是集中在一个不超过两平米的狭小空间——电话亭。全部剧情都是通过大概七十分钟的电话来进行的,其中包括,一个看得到的被害者柯林
法瑞尔,一通过声音来塑造凶手的基
萨瑟兰。电影没有什么其它的空间和时间跨度,就是集中在一个即将要拆的电话亭,和短短的81分钟【电影时长】。

这是一部很华丽的电影,它的华丽不在于特效、配乐、场景、服饰。它的华丽就是——剧情。

导演乔尔 舒马赫有个奇特的“凡低成本影片必成功”定律。这次,柯林
法瑞尔继续持续了这个定律。片中柯林
法瑞尔饰演的是一个满嘴谎话的广告公关。电影前三分钟你可以看到他饰演的史都,意气风发用行动电话周旋于各种流行人物之间。接着向往常一样,来到那个公用电话亭,摘下结婚戒指,开始打电话给那个叫潘的女孩,当挂了电话后准备离开时电话响了……“你听到电话铃声,那可能是打给其他人的,但电话铃声一响,你会很自然的去接,对吧!对吧!”这一接电话,一个巨大的恐怖随之降临。这一刻这个电影才算是正式开始,并且这个开始就是一个高潮,还是一直持续的那种。

影片的故事其实很简单,不简单的其实那个看似不可能最后的可能。导演、演员和编剧完美的搭配使得这样一个小成本,小场景的故事令人大呼过瘾。导演对于场景的调度,编剧对于的台词,演员的表演,都很恰当将这个悬疑的气氛构建了起来。使得这个81分钟过的很充实,没有神马浪费。唯一算是败笔的是电影结局时的那一段旁白。本来结局的设置是不错的,商业中带着一点思考。可是这个旁白完全是画蛇添足,从商业变得有点说教,整体气氛降低一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