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芬奇密码,人的神性与神的人性

全文:
 

《达芬奇密码》通过讲述兰登与苏菲在提彬爵士的引导下寻找圣杯的故事来探求神性与人性的统一,是一部对人性描写细致的优秀作品。
在影片的开始我以为又是一部类似于漫威超级英雄系列的类神话电影。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虽然故事是以解剖达芬奇《最后的晚餐》为开端,却把我们引向了探求神性与人性的统一这一问题上。其实在我看来,神性源自于人性本身,神性只是对人性中善的一面的一种升华。我们祭拜孔子与孟子仅仅是出于对其本身的敬重,并未把他们神化,所以他们在我们心中也仅仅只是作为人而并非作为神存在着。
实际上《达芬奇密码》是对中世纪基督教统治下神权干涉世俗权力而导致教会对欧洲进行荒蛮统治的一种反思。锡安会意图封杀所有对耶稣神性具有威胁的目标,因此耶稣的后代——圣杯也自然的成为了他们首先要封杀的对象。基督教其实源于犹太教,在古罗马承认众神论的时代基督教才是真正的异端,毕竟他们是一神论的坚定维护者。早期的基督教是借助哲学来不断发展的,然而他们却极为特色的创办了教父哲学,从根本上否定了怀疑精神,这与哲学本身是相违背的。锡安会在其中无疑扮演着教父哲学的代表者,他们披着宗教的外衣,却做着与教义相违背的一切。
兰登与苏菲在寻找圣杯的历程中展现给观众的是一种善,这种善是出自于人性本身的,这种善与所谓的神性也是相统一的。盲目的崇拜反而在影片中带来了不断的杀戮甚至是对耶稣的玷污。其实《达芬奇密码》所要批判的也并不是耶稣具有神性的合理性,只是鞭笞教会对世俗权力的控制。阿格林嘉罗莎主教不断利用老师与塞拉斯的关系来寻找圣杯,甚至是教唆虔诚的塞拉斯不断对他人痛下杀手来达到教会对耶稣神性论的控制,来主导世俗社会的舆论方向,这无疑是对教父哲学在现代社会的一种重现。
提彬爵士一心希望能揭露耶稣神性的不合理性,这也是他仅仅是作为一个学者的弊端。他提倡的思想解放或许是对的,但是他始终没有考虑到这种思想解放对整个社会的冲击。塞拉斯最后一系列的行为都可以表明他心理防线的崩溃。塞拉斯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但是他的信仰是建立在丧失独立人格之后的心理诉求上,信仰的崩塌是他施暴、残害异教徒的原因。提彬爵士与塞拉斯也是影片中完全对立的两个人。
《达芬奇密码》带给我们的是一个永远无法解决的问题,基督教认为上帝是全知全能全善的,康德认为所谓的上帝就是物自体,人是作为物自体的一部分而存在的。所谓的神性实际上是可以体现在每一个人身上的,神性也只是作为人性的升华而存在的。
整部影片构思巧妙,通过对达芬奇作品的分析来揭示现存的宗教问题,但是影片有些脱离实际,探讨的问题也较为敏感,或许也是由于这个原因,导演不能将其对原著的理解全部展现出来,与原著相比多少有些含蓄。
《达芬奇密码》在我看来是一部史诗级的巨作,就像是影片中的圣骑士团,守护圣杯两千多年,来保留揭露耶稣神性的唯一证据一样,这部影片也是第一次将耶稣是否具有神性这一存在了将近一千七百多年的宗教问题第一次搬上了荧幕,并获得了成功,同时也为观众带来了神性与人性相统一的思考。

和所有寻找谜题来揭密的影片一样,《达芬奇密码》也有漏洞,包括一些难以自圆其说的地方。但这并不影响我的另眼相看。
因为我追逐到一种精神的光辉。
神的人性和人的神性。
它肯定了这一点,是多么难得。
它通过兰登对当年7岁坠井时那一幕的叙述肯定了神力的存在。
它通过修道士塞拉斯对导师的盲信而预言了所有只在宗教中学会了“忠”而没有学会“爱”的信徒们的最终结局。
宗教究竟是什么?宗教的目的不是要赋予每个人以神力,而是要我们发现并挖掘存在于每个人心中的人性。他如父,告诉你千万不要将你身为人的特性而丢弃。
我不明白那些宗教团体们何以会如此激烈地反对此片?
新普京娱乐,就如同前几年梅尔·基布森的《耶稣受难记》,也遭此待遇。
难道就因为他指出了耶稣也会有恐惧,所以就撼摇了耶稣在人们心里的位置吗?
我对所谓的教义一无所知。
不过我看过《圣经》,梅尔·基布森并没有篡改,在本片中他极为虔诚,我看得到。
一个和所有普通人一样也知道害怕的神其实更令我们垂怜。
他不是不害怕,他是血肉之躯,也有畏惧、恐慌和疼痛。
上帝并没有因为他是他的孩子就免去他的疼,这是一种怎样的公正?
用疼,去交换疼。
用他的无罪,免去我们的有罪。
这样的人,不是神又是什么?
我喜欢看到人们心中残存的信仰。
无论是佛祖还是耶稣,他们都可以说是有神性的人或者说是有人性的神。
神亦有人性?何况是人?
宗教不会让你失去人性,失去了人性就不再是宗教。
失去了人性的神性是魔。
没什么可骄傲和颂扬的。
《达芬奇密码》将耶稣还原为人。
有妻子、有孩子。
这比宣布他生来为神,更使人可亲。
一个人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完成神的使命,还有比这更善意的布道吗?
只不过有人看不到,然后还去污蔑,那真的是无话可说。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情深不寿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