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ard的难堪新普京娱乐

终于晚上还是和朋友去看了《达·芬奇密码》。之前看IMDB上该片评分是6.2,打分走两个极端,几乎是一半给10分,一半给1分。不知道给10分的是不是没看过原著的观众,1分的是不是看过原著的。

今天的票房肯定是相当火爆,我们看10点场,居然只能坐在第三排。第三排就第三排吧,凑合了。不过在观看的过程中,我发现除了晕以外,太近还有另一个弊病,后面再说。

直到我坐在第三排,我才想起这部电影导演朗·霍华德的前作《铁拳男人》,糟糕的镜头语言讲一个传奇讲的犹如白开水一般平淡无味。不禁使我担心这一次朗·霍华德能不能把故事讲好。开场不久,这种担心果然多多少少变成了现实。如果朗·霍华德能做到完完全全的重现原著的话,倒是也不错,但是很显然电影只是复制了小说的情节但没有复制出原作的精髓。

开拍前,朗·霍华德就面临着这样的一个问题,这部电影到底要怎么拍?是忠于原著还是改编?结果看来他是选择了前者。但是他又面临另一个问题,一个对于大量读者来说已经没有悬念的故事,到底该怎么讲好。在这个问题上,朗·霍华德做了个最错误的选择。为了避免失去悬念而显得无趣,导演将电影的侧重放到了冒险上。难怪嘎纳的评论会把这部电影和《夺宝奇兵》相提并论。其实,很多读者去看电影并非要获得什么新鲜感,而是希望能从电影中再次获得阅读时的快乐。

《达·芬奇密码》的阅读快感在哪里呢?显然大部分并不在冒险上。我看来,《达·芬奇密码》原作属于伪学术小说。这里的伪并不是说不好,而是作者将一些和科学相关的知识、事物采用戏说的方式揉合到故事里,使读者有一种思维和获取的快感。选取冒险故事的形式更多的是为了保证故事的节奏明快。而电影在这一点上可以说相当的失败。两个半小时的片长应该说不短,但是由于几乎完全复制了小说的情节使得故事主人公在这两个半小时里几乎一刻不得停歇,一路狂飙直到结束。观众看到的只是两个主人公不停的在欧洲狂奔,小说中最精彩的对密码推衍破解的思维过程被过度的行为戏挤压,思维的快感全部抵消掉。也许是受到去年的仿作《国家宝藏》的影响,朗·霍华德把《达·芬奇密码》表现的冒险风格过于突出而文戏由于没有时间空间展现而萎缩到了极致。没办法想怎么办,直接告诉观众吧。这样的方式下,所有关于隐修会历史、基督教历史、密码破解的内容几乎都以直白的方式表达出来。其实《达·芬奇密码》原著的实质恰恰相反,是冒险故事的外壳和推理故事的内涵两者相得益彰。而电影把两者彻底倒置了。而倒置的结果是大部分观众看完后抱怨两个问题。第一、没什么意思,显然是由于思维快感的缺失;第二、乱糟糟的,不看原著的话看不太明白,显然是由于对原著情节毫无取舍的复制。

还要说改编,仔细回忆一下原著,故事的每个情节几乎都发生在室内,卢浮宫、银行、别墅、教堂等等。电影也是这么拍的,但是由于内景空间狭小的特点,使得影片里中近景过多,从始至终给观众一种潜在的压抑感无法释放。为数不多的几场动作戏本来可以画龙点睛,却因为镜头使用的不当而大打折扣。比如汽车追逐的镜头,手提拍摄来增强不稳定感,但是镜头摇晃太过剧烈,导致我根本看不清发生了什么。而那个倒驶汽车的桥段似乎也不太新鲜了。

用光上的无特色也相当明显。较多的夜景对于用光并不是什么坏事。但影片中大量含混的轮廓光使用,使得人物形象失风格化。光线对于人物形象的塑造作用在影片中微乎其微。稍有印象的是女主角用手按摩男主人公面部来减轻幽闭综合征时,车窗射进来的亮光打在男主人公面部。此处仪式化的用光暗示了女主人公的神圣背景,还算是有趣。此外还有几处女主角的侧逆光也有类似作用。不过电影中类似此场景的风格化用光太少见。使得本来就因为文戏比重太低造成的人物形象单薄变的更加严重。

当然,总体上说这部电影还算忠于原著,在两个半小时的时间里讲了一个相当复杂且有趣的故事。尤其对于那些没看过原著的观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