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芬奇密码,难道全部的影视都不比小说新普京娱乐

   还是花25元钱去电影院里看了这部电影,算算这已经是我事隔多久再次进入影院看电影了?不知道,反正已经很久了。在这样一个资讯发达的时代,看电影的途径已经有太多种,下载、买碟、电影频道……总之最终的效果和电影院里面观看差不多,而且还省去了舟车劳顿,疲劳奔波,最重要的是可以节省普通人一个星期的饭钱。这次之所以会去电影院,除了看过小说想再看看电影之外,最重要的一点还是针对学生的优惠票价打动了我,毕竟原价要八九十的电影票只花25元就能买到也的确是一个诱惑,不过结果证明我原先的想法完全错误了,关于这点我会在另一篇文章里说到,现在还是先讲讲这部电影。
   不能说完全失望,毕竟电影有电影的优势,那就是影像的魅力,电影将许多文字无法完全描述的情景具象化、实体化,比如卢浮宫、圣叙尔皮斯大教堂、玫瑰林教堂、牛顿坟墓、圣剑骑士教堂……这些地点在书中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电影在这些地方进行实景拍摄,可以让我们看到真实的场景,让许多无法亲身去卢浮宫、玫瑰林教堂体验一番的人看到这些地方的原样,感受到它们所具有的独特魅力,让读者对书中的描写理解得更加形象深入。不过,也仅此而已。
   大部分情节是忠于原著的,但是却有几处地方作了修改,而且可以说是致命的。首先,是密码筒的设置上,对于还原达·芬奇设计的密码筒的形象我相信大部分观众还是满意的,这也的确和我们想象中的密码筒应有的样子相符,不过,原著中密码筒是有两层的,一个大的密码筒里面还嵌套了一个更小的密码筒,真正的谜语就藏在其中。但是电影里却省去了外层密码筒的设计,直接就只有一个密码筒,打开之后就立刻得到了索尼埃馆长藏在里面的那最后的秘密。这样的改动和贯穿整部影片的小改动是相一致的,那就是完全简化解密的过程。本来这个故事最大的亮点,也是最吸引人的地方,就在于兰登教授与索芙警官一起一步步解开索尼埃馆长死后留下的各种谜团,一步步解开圣杯之谜,最后接近真相的过程,从这些不断解密的过程中可以看到作者丹·布朗丰富的符号学、宗教学和历史知识,我们会为这些精巧的设计而折服,为这些环环相扣、逐步揭密的过程而回味无穷。但是电影却淡化了解密的过程(就像将两个密码筒变为一个),从而使我觉得节奏进行得非常快,一会儿他们就到了银行,没待多久又马上到了提彬爵士的庄园,一会儿就又上了飞机飞往英国,一路上只看到他们不断的逃亡,解密的过程却一点也没有表现,似乎他们一下子就知道了所有的谜底,只不过一步步按部就班做下去而已。像在飞机上那场,本来这里会有很多情节发展变化,他们对于玫瑰背后的倒文也是研究了很久才发现其实是英语的倒文书写法,但是影片中他们在发现倒文后却直接就(不知从哪儿)拿出一面镜子立马解读起来。这使得我觉得整部电影似一步逃亡电影多过于解密电影,这也使它完全丢失了原著独有的魅力。
   其次,是对于塞拉斯的结局的处理,或者更进一步说是对于阿林加洛沙主教与塞拉斯两个人的结局与性格的处理上。原著中塞拉斯并没有马上当场死亡,也没有在死前可笑的说上一句什么“我是一个鬼!”
。其实塞拉斯这个角色在原著中是颇有值得玩味的地方的,他不是一个天生什么都不懂的杀人魔头,他也有自己悲惨的经历,直到遇到阿林加洛沙主教之后,他才对生命重新燃起了希望。他是忠于主教的,他也有自己虔诚的信仰,杀人之后他也会不停的忏悔,因为在他看来,杀一个人是为了换得更多人的幸福,杀人是逼不得已。有一篇文章中对于塞拉斯的描述很是到位,我觉得说得比我好,就直接引用出来,我稍微偷偷懒。他是黑夜之子,却绽放惊艳的青春颜色。皮肤不健康的白,黑衣紧紧包裹挺拔的身体,眼神比所有的主教与修士都要虔诚,却都要忧郁,那是与生俱来的,每杀一人,就加重一分。一面是豹子一样的敏捷与凶残,为寻觅圣杯的秘密而四处作案;一面是绵羊一样的温顺与怯懦,每犯下一重罪行,便在十字架之下自我鞭笞一次,背上交错的伤痕映照着惨烈的心灵史。他能因此完成期盼的救赎吗?死亡的那一刻,他似乎无比绝望。塞拉斯既恐惧,又虔诚。舍斯托夫的名言用在他身上刚好合适:“因为恐惧,所以信仰。”原著中他开枪误中主教之后,无比的惊慌与懊恼,虽然自己已经身受重伤,但还是用尽全身力气将主教抱进医院,并且发誓要找到那个欺骗主教的人报仇。因为主教在他心目中犹如父亲,慈爱而威严,是值得自己用生命去追随的。不过主教却让他放弃报仇之念,他也确实无条件遵从,于是,第二天清晨,在肯辛顿花园里,一个白化病人在薄雾中做着生命中最后一次祷告,祈求宽恕自己,祈祷阿林加洛沙主教能够继续活着,之后,他安详的闭上了眼睛,因为他相信“我主是和蔼仁慈的上帝”。电影中的阿林加洛沙主教似乎是一个大魔头,为了自己教派的利益不惜指挥杀手四处残害郇山隐修会的成员,甚至想摧毁圣杯,虽然他是受到了“导师”的欺骗,不过他邪恶的本质依然无可否认。这样一个角色,是好莱坞式影片中必有的,好人始终在和这样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作斗争,最后这个坏蛋必定会被打败,没有好下场。但是原著中的主教,性格远没有如此简单,他不是一切邪恶的化身,他只是为了保护自己赖以生存的信仰而已,其实从一般的道德意义上来看,他是一个很好的人,他救了身陷绝境的迷途羔羊塞拉斯,如父亲般给与他关爱,他四处参与慈善事业,甚至在中枪之后还告诫塞拉斯不要去报仇:“记住,宽恕是上帝赐给我们的最好礼物。”阿林加洛沙主教对于塞拉斯的叮嘱一直是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杀人。最后,主教还托付法希用自己从罗马教廷那儿要来的钱去安抚被赛拉斯杀死的人的家属们。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他对于上帝的信仰是不用怀疑的,所以他也注定不会是一个完全意义上的恶人。我觉得更多的应该是他处于他那个位置上所不得不做出的无奈之举,也正是因为确实已经走投无路,他才会被提彬爵士装扮的“导师”所轻易蒙骗。原著的阿林加洛沙主教是复杂的,而电影却将之塑造成了一个性格单一的平面化人物,一个凶狠又愚蠢的大恶人。最后的结尾处依然是狗尾续貂,还要安排兰登教授说出一连串貌似深刻的话语:“当时我在井里只做了一件事,就是不停的祷告……不管是人也好是神也好,只是看你信仰什么……”好像想调和天主教与异教女神崇拜之间的矛盾,消解耶稣是人不是神这个事实所带来的巨大影响,但最后抹大拉的玛丽亚的雕像却又如此清晰的表现出来,藏于卢浮宫倒悬金字塔之下的小金字塔之中的那个女神雕像,逐渐变大最终占据了整个电影屏幕,兰登在圣像之上虔诚的跪了下来,这么明显的异教女神崇拜象征,又清除掉了之前想要调和两者矛盾的努力。我只想说,原著既没有要兰登说出调和矛盾的话,也没有在最后将异教女神像如此明显的揭示出来,一切只是很隐晦的,很模糊的,但这却是最好的结局,需要读者去猜测,去理解,去回味。电影却明显走过了头,将一切清晰的说出来,好像最后必须要有一个确定的结果,这样才能为故事画一个圆满的句号,电影反而太实,失去了思考的空间。
   再说说演员,对于汤姆大叔饰演的兰登教授,我简直没有语言了,只看到一个头发花白、小腹微凸、肥头大耳的秃顶大叔,在影片中到处晃悠,没有丝毫原著中兰登教授的睿智与风度可言,或许我只能说,
汤姆·汉克斯毕竟是老了。而奥黛丽·塔图冷静有余却美艳不足,过于沉寂的表演使人觉得略显沉闷,与原著中索芙公主的聪慧与美貌并重相比仍有一定差距。其他老演员大都乏善可陈,法希警官的扮演者让·雷诺更是一脸疲态。全片唯一的亮点,唯一带给观众惊喜的,就只有塞拉斯的扮演者保罗·贝塔尼。幸好还有他在,这个集天使、杀手、幽灵于一身的塞拉斯,是影片中最为出彩的人物,有了他的《达芬奇密码》才有了一丝生气。他从不掩蔽自身的虚弱,他的空洞而忧伤的眼神,甚至还有疑惑,保罗·贝塔尼的表演恰到好处,让观众对塞拉斯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那种仿佛怕被人伤害的眼神,可以触及每个观众的灵魂深处。如果说,一定要有一位演员的表演为这部影片得奖的话,那么我认为只能是——保罗·贝塔尼。

曼努埃尔.阿林加洛沙 :
主教,天主事公会会长,为维护天主事公会的地位不动摇,猪油蒙了心,听取了导师的花言巧语,答应与导师合作,将最忠心的塞拉斯派给了导师(大反派)调遣,反被导师摆了一道,最终后悔莫及。

接到报案的法希探长深夜派人带着拍摄的馆长案发现场的照片去请兰登,协助破解馆长留下来的宗教密码。来到现场,看到馆长的姿态:

塞拉斯去了,记着目地和注意事项:
抢过密码筒,不伤害任何人。可是单纯的塞拉斯并不知道提彬就是导师啊。于是很不小心的劫用枪对着了提彬,要挟他们用密码筒换。话说雷米在车里看到塞拉斯居然拿枪指着提彬,他吓坏了,担心塞拉斯没大没小,万一崩了财主可就不好了。于是他也去了,俩人协力将提彬和密码筒都带了过来。并将提彬关在了加长轿车后车厢里,还隔音。于是,塞拉斯就接到了导师的电话,导师让他去一个教堂里等着,然后呢,放下塞拉斯他就打电话报警了。话说主教已经得知天主理事会的地位确定不保,明白自己做错了,于是回来找塞拉斯。他坐在警车上(内容很长,不解释了)听到报警通知,得知要去抓捕的正是塞拉斯,他立即前往那个教堂。塞拉斯已经开始发狂了,身上已经中了弹,阿林加洛沙主教为塞拉斯挡了一枪,昏死过去。塞拉斯看到主教这样,天都塌了,不就就死去了。

塞拉斯不仅没有抢到密码筒,还吃了提彬一拐杖,被制服捆绑。打斗过程中枪响,几人不得不再踏上征程(兰登,索菲,提彬,雷米还有塞拉斯)。为什么要带上塞拉斯?不带他不是更方便吗?一方面兰登想着以后要用塞拉斯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另外,提彬发现密码筒太难了,自己解不开,还是等以后再抢吧,抢的时候还要用到塞拉斯,所以顺水推舟就带着了。几人路虎转私人飞机,准备飞去伦敦,果然提彬很有钱啊,还有私人飞机。得到消息的法希又联系伦敦警察机场守株待兔,结果兔子太狡猾,使计逃了。这时候法希已经觉得自己之前的追查方向有误,他发现了雷爵士家仓库顶上的监听设备,心里已经另有方向了。这时候追兰登是要保护他们。就这样一个追一个逃。路上打开了密码筒,万万没想到索尼埃太狡猾,密码筒里还有一个密码筒。根据提示兰登,索菲,提彬来到了一个教堂。在他们一路的逃亡过程中,兰登和提彬讲述了很多宗教秘事。比如,人们为了神化耶稣,突出他与凡人不同之处,另一方面打压女权,将记载里耶稣说成单身,事实上耶稣是有结婚的,妻子就是抹大拉的玛丽亚,并且两人还育有孩子。抹大拉的玛丽亚还是当时的王室,有着高贵的血统。随着宗教的发展,当权者开始打压女性的地位,通过不断的篡改以及消灭历史记载来瞒天过海。于是组建了圣殿骑士,又有了后来的郇山隐修会。郇山隐修会保管着圣殿骑士找到的珍贵文献和抹大拉的玛丽亚的尸骨,也就是提彬苦苦寻找的圣杯。俩人列举各种事例来阐述这一事实

罗伯特.兰登 :
本书男一,著名宗教绘画和教派符号学专家,美国人,因其研究方向及身份的特殊性,成为被博物馆馆长雅克.索尼埃选中的男人,被迫卷入谋杀案中,莫名其妙成了犯罪嫌疑人,在潜逃路上不断闪灵光。成功推动了故事的发展,在一夜一天的惊心动魄后终抱得美人归。

下面我大致捋一下故事的发展(以顺着时间发展的顺序):
雷爵士一直研究圣杯、郇山隐修会、抹大拉的玛丽亚等,一直等待着公布圣杯,揭开被蓄意掩藏的真相,还给世人一个事实。历史预料揭开要真相的那年,他没有等到这个消息,他认为郇山隐修会办事不力,于是,决定自己动手告诉世人。多年的研究也让他明白,郇山隐修会是真实存在的,并且就是为保护圣杯而成立的,历史上很多名人都是郇山隐修会成员,列任会长包含如列奥纳多.达.芬奇、艾萨克.牛顿、维克多.雨果等名人,圣杯的存放地点只有郇山隐修会的主要领导知道。而雷.提彬通过长期监听,确定了郇山隐修会的四位主要领导的社会身份,包括雅克.索尼埃在内的四个人。

塞拉斯来到教堂才发现被骗了,于是汇报给导师,导师让塞拉斯直接来威利特堡抢两人手上的密码筒。法希探长也根据装甲车的定位系统确定了两人的踪迹,命部下去追。

奈芙 :
密码破译天才,密码破译部探员,雅克.索尼埃的孙女,幼年时期,一场车祸夺去了父母,弟弟和奶奶的生命,自小和爷爷一起长大。法国人,自小在雅克.索尼埃的循循善诱下学习密码破译。奈芙为本书女主(其实书中也就出现了三个女性),大学时对祖父产生误解,并发誓不会原谅,不愿同祖父有任何方式的联系,以至于在出场时探员法希没意识到馆长与她的关系,也是因为这一贯的我不听我不听解释的套路,祖父无法,不得不将自己此生守护的最重要的秘密,通过兰登去传达并揭开。在看到凶案现场祖父留下的暗号后,决心了解祖父,最终寻得祖父终身为之守护的事,明白了祖父的苦心。最后与兰登患难见真情。

这时候雷米释放了塞拉斯,让他去教堂里将密码筒抢回来(现在这个密码筒打开的话就可以知道圣杯的藏地),提彬知道提示所指示的并不是这个教堂,所以是时候将密码筒抢过来了。

新普京娱乐 1

祖母又给兰登提示了一些关于圣杯的信息。没多久,兰登就发现,原来圣杯一直都在最显眼的地方,在案件的一开始就看见了它!

考虑到他的社会身份以及一个人揭开这个别人刻意隐藏了那么久的秘密的难度,他找了同伙。其中一个,就是他的老伙计,管家雷米,教会管家去各个郇山隐修会成员家里安装窃听器,在自家仓库顶上安装接收器以及监听有用的信息。为什么要把监听接受装置放在仓库顶上呢?我猜测一来,仓库位置偏僻,一般人不会朝那里去;二来,这个位置需要借助梯子才能上去,而以爵士的身体状况是绝对上不去的,这也是他为有一天东窗事发所做的一手准备。这也意味着,雷米注定是一颗需要牺牲的棋子。另一个被他诳来的是主教阿林加洛沙。雷.提彬因他的爵士的身份得知
:
教皇将取消天主理事会作为教皇个人教区的特权,这个特权是当年一份恩情换来的,这意味着天主理事会的地位将大不如前。阿林加洛沙作为主教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天主理事会从自己手上没落,于是,相信了提彬承诺的圣杯找到后会给自己,而拿到圣杯对于教皇来说又将是史无前例的成就,顺理成章的达成了合作。阿林加洛沙将塞拉斯安排给导师(雷爵士)调遣,一直是导师单线联系主教和塞拉斯,塞拉斯在这期间只能听从导师的安排,主教不能打电话塞拉斯(默默说一句,主教也真是单纯,别人说啥你听啥,果然人关心则乱,看不到隐藏的危险了)。

然后导师给塞拉斯布置任务了,第一件事就是杀死四个郇山隐修会管事的,从他们嘴里得到圣杯的下落。为确保答案的万无一失,雷.提彬指使塞拉斯把四个人全杀了,第四个被杀的就是雅克.索尼埃,他被杀死在卢浮宫博物馆。塞拉斯从四个人嘴里得到了同一个答案,在圣叙尔皮斯教堂的某个具体位置。遗憾的是塞拉斯没能在确保雅克.索尼埃完全死去就离开了(当然,他是射中了馆长的胃部,消化液会不断腐蚀脏器,馆长最终会在痛苦中死去),于是雅克.索尼埃在最后的十几分钟里做了一系列布置。

贝祖.法希 :
法国人,中央司法局探长,简称法希探长,虔诚的基督徒,对案件有着超强的直觉,一度怀疑兰登是凶手。

接下来提彬去了正确的地方,威斯敏斯特墓地,牛顿墓的地方。地方没错,可是脑子不够他还是解不开谜底。只能求助兰登和索菲。不过兰登这边还担心着提彬会不会被虐待撕票的问题,他们还不知道提彬会好好的算计她俩。兰登和索菲几经周折找到了墓地,提彬这时候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他以索菲的性命要挟兰登换取密码筒。几经周旋,兰登扔掉密码筒换索菲性命,被扰乱的提彬担心密码筒里的线索被毁,放弃索菲,索菲得救,提彬拿着充满醋味的密码筒,却没发现密码筒里的线索,这时法希出现。逮捕了提彬。原来密码筒被扔之前已被破解。

解决完塞拉斯之后,提彬就把掺有花生粉的酒给了雷米,让雷米领了盒饭。雷米也是一个利益熏心的人啊!就看到馅饼,看不到陷阱,你能玩的过你老板?不多长点脑子,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啊?

故事经过我这样顺序的描述已经失去了很多惊险刺激的成分,作者出其不意的安排已经不能体现。读第一遍的时候,不能好好组装这些片段,看完又忘记,所以又看了一遍,整体的小说情节就是这样。关于密码破译的部分我没有展开,没法展开,但是真的很精彩,关于密码,符号,耶稣,达芬奇,牛顿等等的解说,展开的过程就是作者的描述过程,对解密有兴趣的可以看下书。不过这样的情节安排真的给人耳目一新,对于宗教的大胆猜测,女性的角色被弱化的分析,很有哲理以及历史相似性。我更偏爱这种在结尾有反转的剧情。通过这本书我知道达芬奇是个多么有才的人,会画画,医学,哲学,发明,物理,数学等等,简直全能到像是从未来穿越回去的全能者;经过作者的解说我记住了《维特鲁威人》,《最后的晚餐》里有一只多出来的手,耶稣和他老婆抹大拉的玛丽亚都在画上等等。很感谢丹.布朗给予的视觉享受。

雅克.索尼埃 :
卢浮宫博物馆馆长,索菲.奈芙探员的祖父,被塞拉斯射杀,在死之前做出一系列违反常规包含宗教符号、密码及索菲才能懂的暗号的行为,确保只能由索菲.奈芙和兰登才能解开。本书也是在不断破解老人家的密码中揭示了一系列关乎宗教的历史真相,不过也因自己担任郇山隐修会会长这个身份的特殊性与孙女产生误会,至死没能化解。后索菲在一路的逃亡和解密过程中,终于知道了老人的用心良苦。一位在临死前还能布一个这么大局的馆长,着实厉害,终极大boss。

雷.提彬 :
世袭爵位,继承大量钱财,拥有一座城堡——威利特堡,并且还是前英国皇家历史学家,对圣杯和郇山隐修会深有研究,名副其实的及才华与财富于一身,因小时患有小儿麻痹症拄有拐杖(利用这一特点和其身份的特殊性躲过枪支检查)。在索菲和兰登走投无路时提供了从精神上到行为上的“无私”帮助,善恶终有报,他也得到了自己应该得到的。他就是导师,一个披着羊皮的狼。

安德烈.韦内尔 :
雅克.索尼埃好友,帮助兰登和索菲逃脱警察追捕,不过后来怀疑两人身份及目的而改变立场,后被打晕,是个好人。

完全是《维鲁特威人》的裸体样子,并且身上还有五芒星符号,以及旁边的几行字。兰登与探长并没有探讨出来结果。这时候索菲.奈芙出场,使计让兰登去洗手间,与兰登在洗手间相会。索菲告诉兰登,法希并没有告诉兰登所有馆长留下来的信息,最后一句兰登是不知道的,并且,根据馆长最后一句P.S.
find
兰登,法希怀疑兰登嫌疑人的。索菲劝兰登逃到大使馆,两人用调虎离山之计,将法希放在兰登身上的定位器扔出卫生间窗外的一辆车上,甩开法希。初步解密后俩人回到现场找到馆长留下的一把钥匙。聪明的探长发现自己被骗后就直接堵在了大使馆,两人不得不继续逃,之后两人合计找出钥匙的用途,以及对应要去取的东西位置,在一家瑞士银行。俩人破出帐号和密码,取到一个密码筒。这时探长已经将他们包围在了,银行经理韦内尔协助两人用银行里的装甲车离开,后韦内尔认为两人图谋不轨,最后他被敲晕,车被抢走。兰登提议两人去威利特堡找雷爵士,有钱有权的英国人,这真是自己送进别人嘴里,当然,这时候作者还没写出雷的真面目。

谋杀案告破,俩人依线索来到罗斯林教堂。在这里,兰登和索菲索菲并没有找到圣杯,不过却惊奇的发现索菲的弟弟和祖母还在世,并且这么多年来一直住在罗斯林教堂,原来这才是祖父要告诉索菲的事(祖父一直要和索菲说她的身世,索菲不愿同他交谈,他对索菲父母当年的死怀有疑问,为保护两个孩子,祖父和祖母不得不分开),她还有最亲爱的家人。现在更有了兰登!

雷米 :
雷爵士的仆人,管家,有点贪心,最后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喝下带有花生粉的酒过敏而死。也算是咎由自取吧!

新普京娱乐 2

作者将书中事件主要从兰登、索菲、雷爵士、法希探长、塞拉斯、主教这几条线来描写,在这几条线不断汇集与分离的过程里,给我们展现了一个不一样的宗教内幕。刚拿起书本来的时候,摸不着框架,完全不知道事态的发展,这几条人物线是不连续的间断的线,零散的场景组不成一个完整的图,就像面对一组五万块的拼图却不知道完整的图像。当最后各种因果关系串通到一起,故事情节瞬间清晰。不得不感慨丹.布朗的脑回路真心厉害,可以组这么大一个局!

环环相扣的情节,不为人知的历史,神秘诱人的密码,牵涉人性的诡谲,至死不渝的虔诚,在一个夜晚里展现得淋漓尽致,诡计与惊悚呈现出完美融合,丹.布朗不愧为美国著名畅销作家,可以带你和主角一起体验一个刺激的夜晚。

塞拉斯 :
出生于西班牙,患有白化病,前半生命苦,从监狱逃出后由主教曼努埃尔.阿林加洛沙所救,之后跟随主教信奉天主事公会,并且忠实信守天主事公会教义,以“肉体苦行”的鞭打仪式来克制自己的欲望,净化自己的灵魂。书中最苦命的人物,忠于主教,愿为天主事公会奉献一切,杀死包括雅克.索尼埃在内的四位郇山隐修会成员,也因被利用而失去了生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