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与人性,真的是小事

当你为了学业和事业烦恼不已,你发现有的人挤破头却只想糊口填饱肚子;当你为了家人和朋友的离去悲痛不已,你发现有的人生来就是赤条条,依然活跃在每一个清晨日暮;当你为了自身的病痛纠结着想要求生或是求死,你发现有的人年纪轻轻已经学会了如何跟世界告别…是无数更悲惨却更强大的普通人才会来告诉你,生而为人,不要抱歉,你该庆幸,活着感受每一天的美好与烟火气息。除了白血病,还有更多的疾病,每天都在轮番上演,不论你只是看客一样的健康人,还是感同身受的“同病”人,我都希望我们能从中看到希望,学会感恩,生生之火,忽明忽暗,亮起的时候不要浪费,熄灭的时候不要抱憾,活好每一天吧。

图片 1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半点心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看过徐峥主演的“我不是药神”,不去谈是否应该情大于法,因为现实世界远比单纯的个人情感要复杂得多,况且世间一切本就在情理之中。事情的发展,人性的变化本身就合情合理,没有那么轻易能切分开。电影让我感受深刻的是剧中每一个人,每一次的选择以及选择背后人性的弱点和光辉。
关于主人公程勇,原本只是一个安于现状的小市民,生意也只是小打小闹,还有点颓废,却被扯入了一场原本和他无关(其实和每个人都有关)的纷扰。
程勇第一次面临选择是患病的吕受益来找他,想让他走私低价仿制药印度格列宁卖给白血病病友,在赚钱的同时还能拯救他人,程勇却坚决地拒绝了。利弊权衡之下,即使重利诱之他也没有铤而走险,毕竟人性大多还是贪图安稳的,本能地厌恶风险和损失,现世安好才是看得见摸得着最真实的。但他在父亲病重急需手术费的情况下还是妥协了,因为利益,出于父爱。他自然不是真心诚意地想帮助那些白血病患者,因为在他看来,那些人与他无关,白血病与他无关。人总是这样,事不关己则高高挂起。站在上帝的视角,这样的人是让人讨厌的,而我们大多数时候主动或者被迫选择成为这样的讨厌者。
第二次选择,骗子张士林找到程勇,一场虚惊,威胁利诱之下,他交出了印度格列宁的中国代理权。原本关系融洽的一群人不欢而散,好像之前的一切团结友爱都是假象。因为建立在纯粹利益之上的关系注定不会长久,终究会烟消云散,没有例外。张士林说“这世上只有一种病,穷病,这种病,你治不过来”。人没有那么伟大,程勇不是药神,他听进去了,最后利用那笔钱开了个纺织厂,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留下那些和他不相关的白血病人继续在自己的苦海里浮沉。不知道这次的选择是否有那么一刻或者一直都让他感到良心不安,才会有后来的转折。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只有一种病,那肯定不是穷病,而是心病。人一旦背弃或者出卖自己的灵魂,就不会再安心,直到再次得到救赎。
程勇这两次选择背后的人性的弱点尽显无遗——自私,贪婪,恐惧。当然这都无可厚非,虽然有点冷血但却很现实。好在,人不都是这样,不总是这样,不一直是这样。
第三次选择,吕受益妻子来跪求程勇,祈求他重新贩卖印度格列宁。最后在面对吕受益饱受病痛折磨得已不成人形的遗像,面对坐在楼梯上吃着橘子面带眼泪的黄毛。直击程勇内心,蜕变从这个时候开始。终于他决定再次贩卖格列宁,并且以进货价甚至最后自己搭钱出售。我想,人只有在想清楚并能够坦然面对自己的选择所面临的后果以后,才会走得毅然决然,义无反顾吧,即使那是一条不归路。程勇肯定想到了最后自己被抓的结局,只是没想到会有那么多人相送。在审判席上,他没有后悔甚至连辩解都没有。因为一切都已提前知晓,只有这样他的心灵才会得到救赎,才能如释重负。
程勇不是药神,他就是一个普通人,但一步步走来,他让我们觉得普通人也可以有不一样的选择,也可以走得很远。
再说,更何况大家都是普通人。
黄毛,一个绝对重情重义的汉子,最小却最成熟,最傻却最真,最笨却最懂。因为患病怕给家里添负担而选择远走他乡到最后都没有机会回去,因为没钱去抢药却把抢来的药分给病友,最后又为了保护程勇也为了保护需要药源的众病友选择在警察的围追堵截下夺路而逃却不幸车祸丧生。临终前那一刻的扭头大笑让人看着心疼。他每一次的选择都有在顾及他人,这样的人最傻,也最好。
女主,在被渣男抛弃以后独自抚养照顾生病的女儿。一起去酒吧那次,某男因为钱表演钢管舞的时候她在下面大喊“脱,脱,脱”,那就是她每天在酒吧赚钱的经历,放下尊严,忍辱负重。能让她做到这些的理由只有那一个,就是希望女儿能活下去。你永远不知道一个人可以坚强到哪种程度,直到你找到能让你坚持下去的理由。
负责翻译的教堂牧师,一个说话做事慢条斯理像极了疯狂动物城里树獭的人,总是把“God
bless you”挂在嘴边。不知道他每次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否也在向上帝祈祷着“God
bless
me”。面对疾病,大多数时候你都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会觉得很无助,好像只能在挣扎祈祷中等待命运的宣判。不论你是积极还是消极,痛苦就是痛苦,没有感同身受,只有同病相怜。
吕受益,一个有妻子有孩子也有白血病的男人,在希望与失望中轮回挣扎。虽然剧中他的表达大多都很平淡,没有黄毛那样的行为张力,但是每一个细节都让你觉得他更真实更饱满。他总是自然地哪怕努力地去挤出笑容,递给别人吃橘子,总是深情地望着自己的妻儿。他很努力地想要活下去,为了妻儿;无奈选择自杀,也为了妻儿。人的行为总是这样矛盾,不矛盾的只有真正的内心,一切的行为选择背后其实都是Follow
your heart.
有朋友看后感慨:余生漫长,除了生死,再无大事。生死便算是人生最大的选择了吧,没有人想轻易选择死。黄毛死去的那一刻,程勇在医院里激动地质问曹警官“他才20岁,他只是想活着,他有什么罪?”;审讯室里,曹警官抓了很多白血病患者想问出贩卖假药的线索,却被其中一位阿姨反问得哑口无言,她说“她不想死,她想活着”;还有那许许多多的患者,眼神无光却一次次心怀希望。活着,是一个人最最基本的需求了,在疾病/灾难/不幸面前,却还得祈求。但是如果生与死之间还有哪怕一丁点的希望,那就尽可能地选择活下去,说不定“希望”会像在荧屏上那样被放大。
我一直不支持自杀的行为,虽然现在越来越理解自杀背后的无奈,却依旧不支持。
之前听过一个小故事,哲学家梁漱溟的父亲梁济(清末学者)生日前三天问梁漱溟“这个世界会好吗?”,梁漱溟回答“我相信世界是一天一天往好里去的”,“能好就好啊!”梁济说罢便离开了家,后来自沉于净业湖(当然,梁老自有他的傲骨,想以此唤醒国人)。我想说的是,我和梁漱溟的答案是一样的,社会的进步也在证明这一点。
“心术”里有一句话,说是这世界有三样东西对人类是最重要的:faith,hope&love。我想选择了这些,世界就会慢慢变好,而这需要每一个普通人的觉悟。我们不是神,但是人也可以做到神做不到的事情。

前些日子看了人间失格这本书,里面有一个故事里问了这样一个问题,有没有好的坏事,或者坏的好事。正好看完了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我想答案自然而然了。程勇以及背后那些为了活命明知违法却也要购买印度药的人,这就是好的坏事,而有着正当渠道却售价高昂的瑞士药这便是坏的好事。长大以后才慢慢发现,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的,好与坏也没有那么绝对,立场不同就会造成见仁见智的后果,如果身处其中,势必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出发去做一些坏的好事,这也是我看了电影之后最为之动容的一点。在治病救命和国家政策互相交织矛盾的背景下,程勇这一点点坏,倒成了电影里最大的好。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文正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不是药神这个电影,先抛开白血病及药物这个自带话题属性的主题,我感觉除了主演们细致入微的表达演绎之外,其实故事设定本身还是很讨喜的,主角程勇很符合商业电影里一贯的人设,市井,平凡,底层人物,一开始也是为了自己的利益顺带帮一下这群素不相识的病友们。后来逐渐的跟其中几个人越走越近,变成一个小团体,有了感情。但是在卖假药的张长林搅和进来以后,前面的那些感情基础其实并不牢靠,他只能为他们几个争取以往的药价,而对背后千万个病友们依然是淡漠的。他自认为自己能做的已经仁至义尽了,至少钱赚到了,也没有对不起别人,于心已安,这就够了。一年以后,是吕受益的死,打破了他后来的平静生活,激起了他心底最后的善良和人道主义救赎精神,这样的人设很符合我们在现实中所希冀的那种温暖,不是生来强大,是本可以平凡安稳却愿意为了某种点滴善意和微弱的光亮选择飘荡前行,永保炽热。

张杰 张碧晨 / 2018

人们总是更愿意看到反差前后的跌宕,总是更喜欢先抑后扬的荡气回肠,这也更符合我们在苦痛世界里寻求希望的暗淡身影。每个人在与生活的博弈中,深知救世主并不在远方,他们其实来自于千万个和我们一样的普通人,只有从身边汲取到的力量会让我们更加勇敢坚定的往前走…

8.5

只要平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