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最感动您的局地或细节是哪些

至于这部影片真正传达给当今青年的的是:

不知道刘峰为什么会喜欢林丁丁
为什么刘峰听了一曲邓丽君,突然就抱住林丁丁不撒手
不明白为什么集体女兵要排斥何小萍
不知道何小萍什么时候爱上的刘峰,一爱一生
看不懂何小萍为什么疯,又为什么好?

至于和他做夫妻,得把秘密憋一辈子。也就说这类人,是来瞻仰的,并非是可靠的伴侣。你得时时刻刻准备一个框,把他的善良与爱往里面装。

有人说,我看了,我很感动。

没抱,他是神,成不了人。

先从人物说起。
 
刘峰这个人物,电影和小说的设定,基本一致:是个好人。但冯导理解的好人与严歌苓理解的好人,却是两码事:
 
冯导理解的刘峰,是纯粹的好人,带着他个人一厢情愿的想法。从电影第一幕刘峰接何小萍,到猪跑了,集体喊说「找刘峰」,到为何小萍受舞伴羞辱刘峰挺身而出,在冯导的镜头描述下,刘峰一直好得很纯粹。
 
问题就出在「纯粹」二字上。如此「纯粹」的好人,那他帮林丁丁修表、让好吃的饭菜给林丁丁,何以见得这是在表达喜欢?他的这种喜欢的表达程度,甚至还不如他对何小萍的善意来得更深刻更有诚意。
 
所以在电影里,刘峰对林丁丁的偏爱和喜欢,表现得相当模糊、不到位,可以说,男主的情感线的伏笔埋得很失败。伏笔没有埋好,稀里糊涂地,刘峰这样一个处处争当先进、喜欢站在道德高度「审视」自己、经常教育别人要保持「思想纯洁」的人,突然他就听邓丽君的歌,听完了之后,他还突然就「耍流氓」抱林丁丁了,还一抱就不撒手。给人的感觉是,邓丽君的歌不是歌,是女巫的让人堕落、迷失的咒语。

(电影票没白买)

《芳华》这部电影,很多人都是抱着期待去看的,期待冯导和严歌苓的强强联合。我也是。

影片说他并非真要耍流氓,只是笨拙的“情感表达”,然而他粗陋的表达确确实实吓坏了女方——那些“舍己为人无私奉献”只是为了泡我?

然后刘峰就怂了,马上认错说,是,不能因为怪,就改造人。
 
在这里,刘峰有原则吗?有立场吗?他真的坚定相信并深刻理解组织吗?没有,他只是个几头都不想得罪的好人,因为他知道自己身处夹缝。所以,小说里的刘峰是个好人,也很善良,但是善良中,又有一点点「无赖」,这才是真实的刘峰,有「人性」需求的刘峰。
 
有了这些「私心」、「算计」和「欲望」,刘峰听了邓丽君的靡靡之音才会心猿意马,才会把林丁丁的「撒娇」误认为「两情相悦」,进而想把他多年带着「私心」的「幻想」,变成现实,才会告白,才会抱着林丁丁不撒手,才会引发「触碰」事件,一切才顺理成章。而不是电影里,旁白的强行植入。

两个孤独能彼此消除吗?恐怕不行,一把钥匙一个锁,至少刘峰他爱上的不是一个孤独,而是一个平庸的女人。哪怕他快死的时候,他也心心念叨那个对他落井下石的女人。尽管他有权爱上的只有孤独而非平庸。

对于一部136分钟的电影,它足够长,留给导演足够的时间去演绎一个完整的故事,却还给观众留下这么多主要剧情的疑问,可以说,这个电影的叙事,是失败的。

没抱,他是男模,成不了男人。

是,很感动,那是因为这部电影成功的地方就在于营造了很多情绪、情怀,而冯导也是带着一种感动自己的情绪去拍的这个电影。

这是冯小刚的怀旧,怀念人性之美,怀念当代青年无法承担起的人性之善。

严歌苓笔下的刘峰,也是个好人,但好得没有电影里那么「纯粹」,而是在抱住林丁丁之前,作者就为刘峰的心理、心态埋下了很多让人信服的伏笔,所以等到刘峰表现失分寸的时候也就没那么突兀。
 
小说里,刘峰是个木匠的儿子,因为技术牛逼(翻跟头厉害,这也是技术活),所以特招进了文工团,跟军区副司令的儿子、其他有门路来到文工团的「公子」、「小姐」们成了同事。从进文工团开始,善良的刘峰同时很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和位置,所以他在善良之外,还有谦卑。
 
不可否认,刘峰本性善良、勤劳,所以,是他的活、不是他的活,他全揽下了。但他同时,也有他聪明和狡黠的一面,他的好人好事,一部分是善良的本性,另一部分,是他意识到他别无所长的谦卑心态所致。
 
这就是严歌苓理解的好人:

这就像是,你得知你亲密无间喜欢猎艳的两个舍友居然多年同志,(绝对不是某兄弟学校的)还在宿舍干坏事被抓一样,很容易颠覆认知。

还有人说,那是我没看完整版的《芳华》,在完整版《芳华》中,林丁丁拉了刘峰的手,让刘峰误以为林丁丁喜欢他。

别做雷锋!也别做刘峰!除非你想被城管讹钱,被长途车司机带绿帽子,被初恋诬陷,被老板炒鱿鱼,以及被组织下放——还有做一只傻不拉几的单身狗。

电影里,冯导着重表现萧穗子对父亲平反的欣喜。而小说中,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小小细节。刘峰跟萧穗子聊天,说她父亲怎么那么怪,长头发,穿得也很不正常,是个怪人,难怪要接受改造,不改造,不就更怪了?
 
刘峰对萧穗子父亲被冤枉改造一事,并没有很深刻的理解,他只是在「站队」,「站」组织的「队」,为组织改造他父亲找了个理由,说她父亲怪,就该被改造。这就是刘峰的行为模式。他是被组织上看中的,他没有根基,没有后台,所以,他只有跟组织靠得更近一点,再靠近一点,服从和支持组织上的一切决定,以获得组织的重用和信任,他才有安全感。
 
刘峰出于生存和自我保护的需要,思想和行为上没有太多自我,只有「组织」,所以,他才会对萧穗子父亲被「改造」这一组织决定,想也不想,站队了,为组织说话。
 
然而,萧穗子不高兴了,把他的说辞顶了回去。萧穗子说:凭什么怪就要被改造?

何小萍做到了,因为她缺乏爱,围绕她的只有无边的黑暗,这样的人被给予再多的关爱也不怕被融化,而且最重要的,她也是最孤独的人。

他是大多数时候的善良,也是偶尔的小小私心和算计;是天性使然,也是迎合时代和宣传的生存需要。大多数时候善良的好人,是大家都能理解和接受的,而一生全部的无私奉献和纯粹善良,是违反人性的,那不是人,最起码,不是我们理解的正常意义上的人。
 
小说里的刘峰,显然是个正常人。他善良但又不掩饰他同时会有自己的私心和算计。所以,他青春萌动了,爱上了会撒娇、会扮柔弱的林丁丁。甚至他爱上林丁丁,也有一段很有意思的心理过程:
 
在那个年代,不管是真心还是被迫,又红又专、思想纯洁,是每个人的追求。而男女之事,尤其被大家视为毒瘤、不洁,一旦逾矩,惩罚会随之而来。「搞破鞋」和「耍流氓」这六个字曾经让每个人闻风丧胆。因为一旦被扣上这两顶帽子,就意味着一生完蛋、一辈子屈辱。所以,男女大防的高压线,一般人轻易不敢触碰,「谦卑」自知的好人刘峰更是想都不敢往那方面想。
 
所有的文工团女同事,哪怕要天天搂着跳革命舞蹈的舞伴,在刘峰的心里,都关着一道又一道禁忌之门。这是刘峰遇上林丁丁之前的心理状态。
 
然而,林丁丁来了,因为一个意外,林丁丁的卫生带,刚刚好,落在了刘峰面前。
 
正是这个卫生带,破了刘峰「小和尚」的色戒之经。
 
以前,刘峰看其他女孩,她们都是「物」,被强行抹掉了性别差异。可是「卫生带」事件之后,刘峰看见林丁丁,眼神和心态都变了。看见林丁丁,他总会想起卫生带这个隐秘物,又由这个隐秘物,联想到了女人的某个部位。性别意识,通过卫生带这个特殊的道具,被强行植入了刘峰的大脑。从此,刘峰看见林丁丁,就会脸红、就会心跳,就会胡思乱想,从此以后,他对林丁丁,再也没办法像其他女生一样了。久而久之,他开始有了幻想,想跟林丁丁这个在他心里建立起性别意识的姑娘,确定正常的男女恋爱关系。
 
在强大的青春躁动心理驱动之下,刘峰开始借着各种幌子追求林丁丁,此后,他的一些「雷锋」事迹(不是全部,因为刘峰还没那么猥琐、自私),揭开了看,其实是为了林丁丁。比如,每天到女宿舍修这修那,就是想多看林丁丁一眼;给女生们做甜食,大家都有份,但是总会把最后一个留给林丁丁。
 
最后一份留给林丁丁的行为,让林丁丁在刘峰的「雷锋」行为模式中,成了最特别的那一个。而不是电影里修修表、让好饭菜这样泛泛的示好。
 
这才是喜欢的正常表达。而这种表达,在电影中其实不难实现,只是冯导自己忽视了,或者,他忘了青春萌动是一种怎样的行为和心理状态。
 
至于刘峰的好人人设之外的「聪明」和「私心」,也不难在电影里表达。
 
小说中,刘峰的这点「聪明」和「私心」,经常会被戳穿。
 
比如有一场戏,刘峰去北京开会,给大家捎带家里送过来的礼物,其中就有萧穗子的一份。

想象一辈子要和一个如此善良无私的人一起去善良无私,这对于平凡的女人而言算是,不能算幸福,算是“梦魇”吧。

但是从电影院出来,我却很茫然,顶着一脑袋的疑问。

没抱,他是符号,成不了形象。

但是情绪和情怀,只是电影表达的一部分,不应该是一部电影的全部优势所在,电影,终究还是要回到镜头语言,回到故事本身,回到它的人物,用人物去推动故事的进展。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小祈雨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逻辑在这里,就卡住了,故事便断层。

没抱,我走出电影院就忘了。因为抱了,所以他才有价值让我谈一谈。

好吧,就算把拉手这一段放进来,这个过程,也很不自然,不符合刘峰惯常的行为模式。有拉手这一段,刘峰可能会示好,但不会冲动到突然耍流氓抱住林丁丁。
 
看了小说,对刘峰的行为就会明白很多。

我们(何小萍也是)为刘峰的爱打抱不平,可扪心自问,我们又有几个能承担起这份“爱”呢?我们的底线是不做坏人,并不是必须做好人。

刘峰没紧箍咒,但他有“照妖镜”,他的善良能时刻映照出他人的伪善,他的无私能衬托出他人的自私,站在他身边,你永远处在道德的至低点。

看他追了“渣女”,有人说他傻,有人说他痴情,我认为不是,正如我看影片时坐满了爷爷辈奶奶辈的人。我觉得那是那一辈人的写照,一种坚守,一种“一棵树上吊死”的不渝,一种不发于言,不看于脸,不忧于家世,不止于学历的——喜欢。

最讽刺的是,这样的善良之人却只能做最孤独的人,每个人都敬仰他爱戴他,但万万不能过于靠近他。

比如你和唐僧做朋友,他反手给你一个紧箍咒,就领着你一起西天取经了。

什么是基友闺蜜?是可以把自己阴暗的私事,内心的悲欢托付的人,可你敢把内心的阴暗分享给“活雷锋”刘峰吗?分分秒秒见光死。

看了《芳华》,可以说全片最让我印象深刻的镜头,就是刘峰抱住丁丁的时候,真的,特别让我吃惊,也让我感到欣喜。

刘峰事事为他人着想,无比的善良真诚,但有几个人愿意和“最”善良的人做朋友呢?

并非所有,有些人是。并非永远,从前会是。

影片说那是一种幻灭的感觉,雷锋耍流氓,带来的恐惧比真色狼还有大。

显然并不是,但他的表达被误解了。

没抱,他是雷锋,成不了刘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