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与青娥,事实却是暗潮汹涌

看完之后最大的感触就是:
每个人美好的生活背后都有不为人知的心酸,让人艳羡的生活有可能是粉饰出来的。

三个角色碰到了一起,十年前发生的事情将要在这个海边别墅得到一个了结。

泼辣强悍的Madeline有位有钱又超级疼爱她的老公,可是她与自己女儿的关系一度很紧张,还出轨人夫,内心深深自责自己的原罪。

最后,生活依旧如常,至少在外人看来是如此。这个早晨发生的故事似乎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就像人类历史上的任何一次不彻底的暴力一样。

曾经很纠结一件事,结果看了两集《大小谎言》之后就不纠结了,也是很神奇。

有趣的是,他是希望调查委员会公布真相的(当然也许只是一个话术)。如果他当年真的是暴徒的一份子,那么这种行为也就耐人寻味了。一个正人君子,在和魔鬼待的时间久了之后,也会变成魔鬼。但或许他的内心以为自己从来没有变过。

看上去生活光鲜亮丽、丈夫高大帅气、双胞胎儿子活泼可爱的Celeste,却忍受着丈夫长期的家暴和暴力性行为,怀念自己当律师时叱咤法庭的自己,却一直屈服于丈夫强大的控制欲。

善业和恶业如果真能相抵,医生在以后的日子里,又做了多少好事?他让别人搭顺风车,帮别人修汽车,这些好事能抵消掉他做的坏事吗?回头的浪子和黑化的好人到底哪个更不可饶恕?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枕頭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医生是否真的是暴徒?我们不知道。他就算要死的时候,也没有承认。他曾屈服于妻子的暴力,但也大声的质问过。他在妻子的暴力下说过违心的话,那么在军政府的暴力下是否也说过违心的话,办过违心的事呢?我们不知道。

冲着妮可基德曼和艾美奖5项提名看的这部剧。

丈夫在戏中是一个调节者。这是一个阴性的角色。正如丈夫自己所说:他觉得自己是个女人。他虽聪明,可是在这十年中,却像一艘随波逐流的小船。他曾经帮助过民主斗士,妻子失踪时也找寻过两个月,可是找不到也就不找了,甚至和另一个女人睡在了一起。他在调查委员会工作,工作是受限制的,不能公开真相。他也能接受这一点。他就像一个逆来顺受的小媳妇。然而不可否认的是,他的地位在这10年中水涨船高。他是最聪明的,可也是最不纯粹的。或许秩序的维护靠的就是这样的人。

影片的最后是几位女性合力对抗男性暴力,曾经各种矛盾冲突的她们最后因为共同的杀人秘密而成为伙伴。或许还不能称之为伙伴,应该叫搁置争议,保守共同秘密。

当妻子的枪抵在凶犯的头上的时候,她问自己:“为什么总是我们这些好人妥协?”但她到底还是再一次妥协了。她的内心并未原谅医生,可能她一辈子也不能原谅这个高雅的罪犯。但她依旧没有杀死他,可能是没有胆量,也可能是因为心中的道德律。

到底谁有审判的权利,丈夫在戏中一直代表文明,他说“即使他有罪,你也没有权利杀了他。”私自复仇意味着野蛮和混乱,意味着要回到军政府的混乱时代。那假如医生真的曾经施暴,谁又有权利审判施暴者呢?法官吗?妻子也是这样质问自己的丈夫的,丈夫唯有无言。

这部戏涉及了很多元素。有革命、法律、公正、民主,也有背叛、妥协、暴力和愤怒。

灯光也很好,音效也很好。

从头至尾,只有三位演员在台上表演,但三位老师的的表演却让我们一直揪着我们心。引人入胜,惊心动魄。没有场景迁换,但戏剧的张力却一直充满着整个剧场。

舞台是突出来的,三面都可观看。侧面也有观众。也曾有灯光打到观众上,像是无意识的群众,在无声的观看发生在自己中间的故事。

医生在初期没有和暴徒们同流合污,后来却没能守住底线,变得和他们一样残暴、没有人性。

妻子在军政府的严刑拷打中守住了秘密,保护了丈夫。之后的日子里,她一直活在阴影中,一蹶不振。

但是当昔日的凶手来到海边的别墅里,来到妻子的家里的时候,妻子毅然使用了暴力,将医生绑了起来,想要审判他。

丈夫曾经背叛过妻子,之后担起了生活的重担,民主之后,还领导了调查委员会,想要查明真相,维护正义。

暴力给予妻子无法愈合的伤口,可是一旦有机会,她又拿起暴力的武器对付仇人。那么受害者和施暴者的区别又在哪里?仅仅因为妻子曾经拥护民主,救了很多无辜的人?一个人所行的善事又能否抵消掉一个人所做的恶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