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尾都不可制止的走向同一个极限,人民的名义

强烈的呐喊,强烈的生存欲望,只带来了更强烈的无力感。让人觉得致郁的不是要提供器官,不是短命,而是被迫接受。

我的幼年经历和祁同伟类似,虽然我没有走向极端,但“穷怕了”的不安全感也一直如影随形,甚至在某些人面前极度自卑,感觉低人一等,抬不起头。

真実在天桥呼喊的那一幕在我看来是全剧最令人无奈的一幕。从第一集开始,就隐约地感到不论他们做出什么努力,最终都不可避免的走向同一个终点。让与此不相干甚至受益的自然人,体会他们向生之心的?世界就是如此不美好。权利阶级决定着社会的走向。

然而,最终他得到了什么?什么也没得到,真相的面纱被揭开后,他饮弹自尽,一切都灰飞烟灭。

去申请延期时,校长那句话说的心凉。由奢入俭难,真理。对于那些不是通过努力就可以改变的事情,姑且称之为命运吧,是不是更好接受,将你们称之为天使吧,也是这残酷世界给予的一丝温暖了。

生活中,他的婚姻有名无实,家庭战争无休无止;官场上他以权谋私,在物欲的驱动下贪婪敛财,一步一步陷入罪恶的漩涡,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日剧看多了,被不给人添麻烦这种思想侵蚀,春季抑郁高发期,来不来姨妈都抑郁。

由此可见,一个人最大的悲剧就是迷失自我,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掌握。

两次泪奔,是那两句わたしを離さないで。心疼不已。我不想一个人面对。

是什么让他走向歧途?是对贫穷的害怕,压抑的物欲和强烈的不安全感被放大数倍后走向的一个极端。

阴郁到爆的时候,看两集特别能抚平心情,有心理上的命运共同体的感觉。真的是很让人沮丧,怎么还能有能量来积极地活到那一天。

因为幼年家里的贫穷,物质上必然匮乏,很多想要的东西得不到,物欲被压抑。越得不到什么就越想要什么,当上了厅长之后,拥有了权利,终于可以为所欲为,所以,他走向了另一个极端——贪婪,疯狂的谋取权利和金钱,同时,“穷怕了”的不安全感也一直伴随着他,他放弃了自己的爱情、婚姻、梦想,拼了命只为“胜天半子”。

校长作为克隆人的设定,感觉略微尴尬,一部分日剧走向总是无限光明无限励志,此剧走向才是真实的社会。

由此,我也开始反思自己的人生。

人民的名义中公安厅厅长祁同伟其实是一个悲剧人物,他自幼家庭贫困,没吃过几顿饱饭,所以他拼命学习,渴望知识能够改变命运,好不容易大学毕业,分配工作,别的同学都被分到了城里的政法机关,他却被分到了偏远的山区任职,知识改变命运的理想彻底落空了,他终于认清了,知识改变不了命运,权利才能改变命运,因此,上演了他在大学操场上向他的老师跪地求婚的一幕,那一跪,确实改变了他的政治命运,但也是他人生悲剧的开始。

又是什么造成了他的人生悲剧?过分地关注金钱、权利、地位这些身外之物,却忘了关注自己真实的感觉是什么。既然人生注定是一场死亡游戏,我们是要快乐地玩这个游戏,还是要痛苦地玩这个游戏?他在与命运的博弈中迷失了自己。

长大后,在这种自卑和不安全感的驱动下,加倍“努力”,渴望出人头地,渴望赚更多的钱,获得认可与尊重,大脑里始终紧绷着一根弦,不工作就会感觉没有饭吃了,一刻也不得轻松,然而,这所谓的努力没有换来物质上的回报,换来的是抑郁和焦虑——这也是一种极端。

我像个陀螺一样,被抑郁和焦虑这根皮鞭抽打着原地打转,想停却不由自主。直到有一天,当我从关注外界回归到关注内心,觉察自己真实的感受是什么样的,我才慢慢地平静下来,我意识到自己的人生只能由自己来掌控,而不是被那些金钱、名誉、别人的评判推着走,我终于豁然开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