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的那个曾经的梦,唐人编剧邓紫珊致全体仙剑迷的一封公开信

  我不会糟蹋任何一个经我手创造的角色。
  今次的仙剑奇侠传,也不例外——虽然它是一个「再创造」的例子;但其实于我都是一样的。
  我爱逍遥、灵儿、月如,及剧中的每一位角色,绝对不亚于任何人。
  我也绝不容许任何人对这些角色构成任何伤害——包括我自己本人。
  让大家破口大骂的人物简介正是由本人操刀的。其中一个被骂的具体原因是错字,如忤逆居然被我写成了「五逆」。
  我也感到十分离谱。
  我在此向大家致以万分歉意。
  但我不同意大家痛骂我们扭曲了剧中的角色。人物介绍只能用很短的文字去概括一个三十集故事的主角人物,尤以逍遥。
  再说,一个人怎么去想另一个人,通常都强烈地带着他们自身的反射。
  所以,同一件事,同一个人,却可以拥有上千万的版本,上千万种说法。

几年前写的影评了,刚翻出来,所以发上来了。
*****************************************

大家好!

总算把长达38集的电视剧《仙剑奇侠传》看完了,重温了一遍曾经的经典故事,也不知是那时候小,还是现在经历多了,为什么曾经没有感动……
  这部电视剧总的来说还是非常不错的,可能是因为故事好吧,对故事进行了适当的改编,但主体没有变,虽然记忆已经不很清晰,可他还是带我找到了游戏中的那人那事……
  
  说说电视剧的不足,首先,我觉得有点虎头蛇尾,第一集,逍遥,灵儿,仙灵岛,多美的画面,在姥姥柜子里的那段镜头,我差点爱上了刘MM,差点非她不娶,可是后面的情节和人物的处理实在有欠斟酌,尤其是最后几集,信息有些乱,交待有些快,对情节的改动也较多,有拽着观众的感觉。
  
  其次呢,剧中有些差错,拍摄的差错许多论坛都进行了截图,在此不说了,说说剧情上的,也都是小毛病,倒是不影响剧情,只是产生了些歧义。一个最明显的,在大概21集左右,阿奴扮男的被逍遥看穿,逍遥说阿奴没有“挑逗“,可是挑逗是逍遥和灵儿在仙灵岛姥姥柜子里说的啊,那时逍遥还在失意中呢,让他这么一说我以为逍遥就要结束失意生涯了呢,着实窃喜了一阵,没想到这一等又是十集……
  
  还有一处,我记得酒剑仙说到姜绝之时说的是师祖,可是姜明却叫剑圣师弟,后来酒剑仙也称姜明为师兄,可见有误,而其后剑圣的师傅和姜绝之又不是一个人,更让人摸不到头脑,按照姜明被锁塔内100年的事实,应该是蜀山已经历了三代了,但是以上对白让人理不清个所以。
  
  另外就是巫后,我的理解是她先答应了巫王的婚事,之后看到了剑圣,和酒剑仙发生的那些事其实是和剑圣发生的,只是酒剑仙的想象,是因为那个人面符使酒剑仙如亲身经历,剑圣之所以能放下其实也是酒剑仙接替了他心中的爱,不知道理解的对不对。
  
  下面呢,我来逐个说说演员,首先呢,当然是我可爱的灵儿。刘亦非扮演的灵儿真的是清新脱熟,就像我上面说的,姥姥柜里那场,简直美呆了,只是刘妹妹好像由于太小的缘故,没有吻戏,而且造成她和逍遥亲热的场面都少,其实有很多时候真的很需要她和逍遥激情一点的,让人有了一种感情不到位的印象,还有就是刘妹妹演得灵儿太柔弱了,灵儿应该是一个很坚强的女孩的,可是电视剧里不是在哭就是在微笑,严肃地时候肯定是悲伤要哭的前兆。不过,天真善良倒是让她演绎得不错,灵儿的本质算是抓到了,只是中间几集,她在拒绝逍遥时剧情安排不太好,有些不符合灵儿的人物特点,但也不赖刘妹妹的。剧中的灵儿要是在活泼些就更完美了,人物变得太快,就算背负着沉重的包袱也还是孩子嘛,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变化的。
  
  接下来是逍遥,胡歌是帅哥没什么疑问啦,也值得逍遥那么自大,但是好像有点过分,弄得逍遥后来那么英雄我都不太习惯,其实逍遥的内心胡歌没有表现出来,可能是演员还是太年轻吧,逍遥有点不讲理,真的好像是个混混儿,可是游戏中的逍遥可不是这样的,在遇到彩依等好妖的时候表现得也过于冷漠,不是逍遥热血和敢于认错的个性了,这个也与导演有关,他理解的可能和我理解的不一样也说不定。另外,逍遥小妾贱婢的叫法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林月如是我玩游戏时最喜欢的一个人物,可是安以轩真的和我脑海里的月如差的太多,小性格耍的也不够刁蛮,千金大小姐没太演出来,好像在和逍遥小两口过家家,斗气,泼辣刁蛮都没有,有愧“刁蛮小姐贵千金“的诗句阿,虽然对逍遥的情谊十足,不过有缺憾,而且安以轩没有刘亦非高,看起来十分不得劲,月如是18岁,灵儿16,灵儿叫月如姐姐,虽说实际上妹妹比姐姐高也正常,不过游戏中看起来月如可比灵儿高得多,身材也好很多的,剧中还有一场是月如抓住灵儿的腰,比量了一下自己的腰,差距很明显的意思,我就看的很郁闷,也许月如在我的印象中太过于完美了吧,刁蛮任性,有情有义,只看到在电视剧里月如痴痴的傻爱着逍遥,在灵儿被锁塔下一段,月如和逍遥虽然已在一起,但丝毫没有看到月如高兴,其实我觉得月如是那种看到逍遥就够了,就足够高兴的女孩,电视剧里的月如有点悲剧色彩太浓!
  
  还有一点也必说,逍遥心里在失意后就真的没有灵儿了??就真的只是保护这么简单??和灵儿分开后他就真的能爱上月如??此片给的刻画太混乱了,忽而让人觉得灵儿在逍遥心里无人替代,就像其所说只是陪月如吃到老玩到老从来不说爱她,忽而又让人觉得逍遥已经移情,打赤鬼王时先救月如是因为“欠月如的没有办法还“,后来进镇妖塔又对月如说,以前以为对灵儿是要补偿,其实已经成亲,不知道逍遥到底是专情还是多情,从逍遥人物本身看,极有可能是多情,但是凭逍遥的英雄形象看,又不像是多情,感情的事可能谁也说不清楚吧。
  
  说到这又想起一个细节,那个小石头,他好像就在出现那么一次,之后就消失了,我记得游戏里那个小石头蛮有用的,可以增加好多能力的,而且既然让他出来了,安排了这么一个小情节就要让他发挥作用嘛,作用让他大一些亦未尝不可。
  
  本剧中让人开心的事太少了,除了酒剑仙和阿奴爷俩,别人都不好笑,这也是逍遥人物的一个失败之处,逍遥和月如其实可以很有意思的。而且全剧总让人不能释怀,没有丝毫的轻松,总有事情让你牵挂,他们六人在一起游玩时本可以很轻松,但是逍遥和灵儿的感情又进退两难。
  
  本片的大活宝阿奴莫属,游戏中的阿奴可没有这么可爱,我觉得阿奴是本片最成功的地方,而且让阿奴前几集就蹦蹦跳跳的出场了,有这么一个顽皮的角色给本剧增添了不少乐趣,就是过于信任拜月有点恨人。刘品言也把阿奴塑造的很成功,有喜有乐顽皮善良,我是很喜欢这个稍稍改变了的形象,也许有人对这种改变很反对也说不定啊。我玩游戏时阿奴的出现是在后期,由于已被迷宫弄得晕头转向,没有过多留意阿奴,所以对阿奴要求不高,可能也是对这个阿奴比较满意的原因之一吧。不过,剧中阿奴对逍遥的感情描写轻描代写一笔带过了,有点异议。
  
  唐钰,我在游戏里对他的印象不深,好像不是很重要的角色,不过也可能是和阿奴一样的原因,到后期对人物注意力不够。单单看剧中,唐钰还是有血有肉的,对阿奴的迁就,和对阿奴的爱表现的都不错,不过演员有点小气,嘴太小了,给我的印象,开始时以为他会叛变,会和拜月联手,后来发现担忧多余了,可见演员对我产生了多大的影响。
  
  刘晋元,王禄江把晋元哥哥演得太形象了,文弱书生到后来假意投靠拜月,没什么可挑剔的,只是晋元对彩依的爱变成了对月如,有点不太习惯,而且有点像内敛版的唐钰,使得人物是丰满了不少,但是这种对月如感情的改变我是不太接受,人妖恋的结果在剧中也没有被肯定,所有的人妖恋都不得善终,看来编剧是彻底否定了爱情无界。
  
  酒剑仙,英雄难过美人关,人物个性鲜活突出,谢君豪的形象也合适,最后还是作了个敢负责任的好男人,死的太突然,有些接受不了。
  
  独孤剑圣,这是个让我很讨厌的人,当然不包括他的孩童时代,那个小孩蛮可爱的,招人喜欢,他自己的爱不珍惜,为了什么什么道,还破坏逍遥的爱,而且酒剑仙说了只有剑圣能和拜月抗衡,但是它却没有出现在战场,最后让灵儿那么难堪的死去,不喜欢这个形象,不知道编剧是否有意让其当反面角色,虽然他的道讲得很好。
  
  孙莉扮演的巫后一开始时让人很容易忽视,可是越到后来越觉得孙莉表演很到位,还很漂亮,被酒剑仙压倒那段的表情也很丰富,不过她也是得道之人,让我有些反感,对道的宣扬有些过火,好像在为道家做广告。
  
  巫王,有什么好说呢?做到了他该做的,只是这个人物太优柔寡断,最后决战时刻又不见踪影,我还隐约感到他的一丝胆小。
  
  彩依的妆我认为是全剧最漂亮的,蝴蝶精就是不一般,张茜长得也很漂亮,而且多给特写,皮肤也好,连刘妹妹都有些小包呢。可是她给晋元输送真元那段,我就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先从腹部取出精元,然后再放到嘴里,用嘴送进晋元嘴里,想想有些处理复杂化。
  
  终于说道女苑了,蒋欣的演绎完美,没有可挑剔的,这个演员我喜欢。可是我很奇怪,这么好的演员为什么只能演配角阿,天龙八部是,仙剑也是,人也挺漂亮啊,而且每次出场肯定给人家安排激情点的片段,她和姜明那段算是本剧最激情的段落了,人家又不是艳星,不理解ing……
  
  姜明,我一看到是谭耀文演就知道姜明是什么样的了,演员十分合适,满意,只是这个人物也是为了得道,不爽这种在电视剧中的宣传方式,不过我对道倒是没什么抵触,因此对道我还有了一定理解。
  
  拜月是徐锦江扮的,感觉他不适合演正经的角色,还是搞笑去比较好,拜月可恶,但是也可怜。
  
  圣姑是李丽珍阿,第一眼真的没看出来,可惜和谢君豪那段没有什么看点,不过还是让我多少找到了珍姐当年的影子,人还是蛮漂亮的。
  
  郑佩佩演姥姥,只那么几个镜头,有点客串的味道,不过,姥姥形象以铭印脑海
  
  李灿森开篇就出现了,哈哈,王小虎,通俗的名字啊,还有逍遥的小妾贱婢,长得其实也不错啊。
  
  姬三娘的扮演者传芳玲果然演得很有味道,让人心为之一动。
  
  狐妖杨旻娜的脸上也太不光滑了,搽那么多粉都盖不住,唉……
  
  梦慈/周岚,漂亮,我挺喜欢,戏份太少,挺遗憾!
  
  李大婶/杨昆,典型杨昆的角色特点,戏路正确,像。
  
  ………………一万个人眼里有一万个仙剑。

  还有:
  逍遥、灵儿和月如,也并不如大家指责那样,成为了月如单向,逍遥只爱灵儿的情况。我们是绝对保留了逍遥、灵儿和月如的那份微妙的关系的。
  当然,在演绎方面,必须增加他们的心理层次,因为我们在处理的是一个三十多集的连续剧,并不是一个只用十数小时就被破关的游戏。
  再次澄清,在这个剧里面,我们亦没有安排什么大家口中的四男四女的爱情故事(对这点一直很让我莫明其妙)。
  戏剧仍未上演,已有连番似是而非的猜测;部份人士又把猜测当成事实,很有点瞎子摸象的味道。
  大家不要再就无谓的猜测而生气,这实在太不健康了!
  希望所有的仙剑迷都不是盲目的狂热份子,因为仙剑的确是一个经典。
  一个经典是「值得」有一班很有质素的支持者的。
  但如果它的支持者是如此不可理喻甚至盲目无礼,就是真的把仙剑糟蹋甚至「降格」了。

  另一段为大家争议的关系:
  酒剑仙、贝琪(即大家口中的青儿)、甚至圣姑,并不是如大家想象中的不堪。
  因为,贝琪跟酒剑仙绝无任何关系!
  其实,我们想借这一段戏来带出一个命题:
  「庄周梦蝶」。
  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这个,容大家看后再作讨论。这可能真的会引起一些争议,但我想这个争议并不在人物关系上,而是人生观上的争议。
  贝琪的出现,甚至她跟独孤剑圣的关系,并不是大家想象中的「乱搅」。
  他俩带出的讯息并不是爱情,而是一个人如何去找自己的「道」——尤以她是女娲后人、他是蜀山掌门接班人。
  这个宿命,一直伸延至贝琪的后代灵儿;还有——
  宿命,一直伸延至独孤剑圣的师弟酒剑仙,他的徒儿逍遥……
  一切,是无可选择?
  却是一个又一个决定生死的抉择!
  我所理解的仙剑另一个主旨,就是宿命。
  还有,它对世情那一份不能形容的唏嘘。
  我想,这是除了逍遥、灵儿和月如那段可歌可泣的感情外,另一个让仙剑之所以变成传奇、令大家感动的重要原因吧!
  我们的确是把一些人物作出了调节,
但我不同意大家说我们「破坏」了仙剑。
  我们是借逍遥、灵儿和月如、甚至剧中其它的角色,去演绎仙剑的世界。
  在剧里,我们有一句话: 君子小人,总在一念思量。
  是后段说到逍遥跟月如闯蜀山救灵儿,从酒剑仙口中得知往昔蜀山最黑暗的日子的那一段戏。

  同时:
  很感谢那些支持本剧的朋友。为了公平起见,请不要先盲目的支持,在看过剧后再给予支持和鼓励吧!
  在某一栏中有几位网友引述我们创作的灵儿和逍遥的对白——那些对白不知道大家从那里得知,不过看到仍然得感谢该大家的欣赏。
  下笔至此,我恍然大悟!
  其实大家并不是不了解逍遥、灵儿和月如,大家只是不认识这个不见经传的我,才会引来如此的猜疑、讨厌和愤怒。
  在此再向大家致万分歉意。
  我唯有好好努力!
  日后若有机会,我很愿意在这里给大家就剧情作一些说明。
  「君子小人,总在一念思量。」

      我说这个故事,是想说明:
  大家怎么去理解一件事,其实很大程度是反映大家本身是什么人。
好象大家会执着于人物简介中描述逍遥的第一句那一连串的:「五」逆子、花花公子等等……
  却对紧接的第二句话视而不见:「他是孝子、他重情重义……」
  为什么呢?
  我对逍遥的理解是,他不是一般的「样板式」人物。这也是他与别不同及他的魅力所在。
  逍遥的心理层次之复杂,若用三言两语就能概括,他也未免太肤浅了。
  在创作过程中,我一直反复地想象:逍遥自幼失去双亲,跟李大婶在小小村庄里长大,他有什么想法?
  李大婶是一介女流,虽然也曾是一个女侠,但在现实的社会,更在古代,要艰苦经营小小客栈的她,绝不容易。
  从小跟李大婶拉扯长大的逍遥,在环境影响下,加上他自身的性格,他绝不是一般的孩子;我觉得,他很年轻时就已看透人情冷暖。
  他不愤世疾俗,因为他善良。
  他很顾及人家的感受,所以本来很有理由不快乐的他,选择了以乐观,甚至有点嬉笑怒骂去应付人生。
  逍遥是一个很「暖」的人物。
  逍遥的可爱,并不在他如样版人一样的完美;他是有血有肉的!
  因为要挣扎,因为要选择,才显出这个人高尚的情操!
  逍遥对于喜欢自己的女孩子(如村里的香兰和秀兰),他不会板着脸装作一本正经地拒人千里。他会以开玩笑的方法去处理这个于他这个年纪要面对的对异性的忐忑和向往。但其实他骨子里,是绝对对爱情认真和执着的。
  觉得他花心的应该是不了解逍遥的人。
  了解逍遥的人早就知道这只是他的表面。
  再说,逍遥对女孩的所谓花心,我们于剧中的落墨其实很轻。只是透过侧写去对逍遥作一个全方位的透视。
  在剧中的他带点嬉笑怒骂,不代表他下流。
  逍遥在第一集已遇上灵儿,基本上跟原作的出入不大。
  整个剧里的逍遥、灵儿和月如的微妙的关系,我们都是以原作为依据的。

  举一个例子,当年关锦鹏导演执导电影「阮伶玉」时,走访了很多当年认识阮伶玉女士的人。他问及那批被访者对张达民先生的印象时,其中一位被访者说:「他是个矮个子」,另一位却说:「啊,他个子很高的啊!」两人的形容之相差这么大,令导演以为是不是他们搅错了,但很快他发觉他们说的的确是同一个人。
  关锦鹏回去后左想右想,终于明白过来——
  原来,两位被访者,前者是一位身高六呎开外的高个子,而后者,却是个约五呎多的矮子!
而他们口中的那位张达民先生,其身材是我们社会一般标准的所谓「中等身材」。

  我是「唐人电视版」仙剑奇侠传的编剧邓紫珊。
  首先就大家对此剧的投入和关注致以万分感谢。
  看到大家就一套仍未上映的电视剧的百般赞美及疯狂唾骂,我感到十分不可思议,亦感动于大家的热情和可爱。
  我很能理解大家对仙剑的爱、认真和执着;所以这套电视剧的所有工作人员(包括服装、音乐、演员、导演、甚至我们编剧组)才会引来这么多的批评。
  我明白所有仙剑迷为什么会如此强烈地捍卫大家心目中的仙剑。因为我也是某些东西的「迷」,我很明白那种情感。
  从小,我就很受一句说话影响: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所以,我是绝对不会把这种痛苦加在人家身上的。
  在此跟大家分享一个经验: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对人生很是怀疑。
有一夜,我问弟弟:「做人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弟弟回答:「你可记得以前我曾参加过基督教的团契?」
  我点头:「你不是早已不参加教会活动了吗?」
  弟弟点头:「是,因为我不完全同意这个宗教组织的一切。不过,我记得曾经有一次有一位牧师跟我说了一句话,让我受益不浅。」
  我好奇地问他:「是什么?」
  弟弟忆述那一番话:「他说:“每一位创造者——包括你和我,为什么要创造一件东西?(大家可记得在创造程中碰到过的痛苦,但当灵感涌现时的那种狂喜和兴奋?)创造者要造一件作品,是因为他喜欢它——基本上,没有人会做一件自己不喜欢的东西的,对不对?」
  我一直沉默,在思索他话中的意思。
  他继续说:「我们不是无原无故就能“出现”于世上的,我们都是被“创造”出
来的——不管创造者是谁。所以,我们其实都是被喜欢的。你想想,我们都是被喜欢的人,那种感觉是不是很美好?」
  听完这番话,我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勇气。
  从此,我带着这个理念继续我的创作生涯。

  每一次我写的每一个人物,包括剧中的所谓好人奸人、所谓主角配角甚至剧中的无名小人物,都是我心目中所爱的。也许观众会对某个角色有所偏好,但其实于我,他们每一位都是活生生的。他们都活在我们创造的世界,那个时空那个情景里面。
  我喜欢他们的程度,就如每个人的「创造者」一样——如每一位母亲,每当提起她的孩子,眼睛都会发出光芒的。

  共勉之
  邓紫珊2004年8月15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