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下的黄人男孩是茶褐的,为何说

很简单,因为就算我是异性恋都能在每一幕里找到共鸣。我们都经历过酸涩的暗恋,而电影也仅仅想表达这个。而不是什么同性恋被歧视要反抗要顺应内心,或者你是直我是弯所以不会在一起,又或者有一方很渣伤透心的惯常矛盾。虽然我知道这部电影是因为同志片这噱头,但我豆瓣评高分不是因为它是同志片。

我觉得,《月光男孩》是部失败的同志片。虽然它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影片的荣誉,但我预料它不会在人们心中存留太长时间。已经有很多评论指出,这是一部因为“政治正确”而获奖的电影,它承载了美国宽容、前进的意识形态,呼应了“同性恋合法化”的主流诉求,尤其当电影里的“同性恋”是黑人身份、主要演员是穆斯林的时候,这种“政治正确”就更加被强调出来。

解释一下我给三星是因为我看得太伤心了,导演把我的内心戏都展露出来了,Elio就是我,不好不好

政治正确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在今天的中国,这样的“政治正确”尤其必要。但政治正确并不是为一部电影保驾护航的盔甲,它只证明这部电影没有犯三观上的错误,却不能说明这部电影就一定艺术精良。因此,我仍然要说,这部电影是部失败的作品。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懒惰的queena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认为,每一种艺术作品,尤其是包含有时间线索的艺术作品——譬如小说、电影——都自带了某种前提。对于电影来说,它的类型就是它的前提之一。很显然,我们是抱持着看一部同志片的心态来欣赏它的,就像我们带着同样的心态欣赏《断臂山》一样。

然而,作为一部讲述同性恋的电影,《月光男孩》中的同志情节微弱、晦涩得几乎可以忽略。虽然,电影描述了主角成长过程中的内心冲突,可是并没有指出这种冲突和同性恋有什么关系。也就是说,“同志”身份给主角带来的影响完全可以被其他因素替换,替换之后也毫无影响。电影没有表现主角因为自己不合法的情欲所遭受的内心煎熬,也没有展现他的情欲受到何种社会歧视。主角对自己“同志”身份的认同过程也被一笔带过,当他和他的男同学在海边亲吻的时候,他冷淡的表情我们很难判断这是一种同性恋心理,还是一种同性恋行为。如果只是同性恋行为,意味是偶发的,可以被改变的,并不能因此判定发生同性恋行为的人就一定是同性恋者。

主角是个屡遭欺凌、遍体凌伤的人。但他遭遇的这些伤害更准确地说,是因为他的懦弱与不合群带来的歧视,而不是因为他是个同性恋者。实际上,主角这种不合群的个性,是电影情节发展的很大机会,但导演或者说编剧轻松地放弃了这个机会,他们没有指出,主角的这种懦弱与不合群和他的同性恋身份有多大关系。相反,我们在电影里很容易发现,单亲家庭、吸毒母亲这些阴影才是造成主角少年时代个性懦弱的原因。这部同志片实际上没有多少同性恋的位置,如果简介里没有提醒我们这部电影的类型,我们看很久也不会察觉这是一部同志片。

电影的情节围绕着主角的成长而展开,因此并没有讲述一个完整的故事。整部电影大概可以分为三段:主角的童年时代、少年时代和青年时代。然而,主角的命运就像他的表情一样平静,尽管发生了许多冲突,但电影尽量进行了淡化处理,因此十分缺乏让人过瘾的戏剧感。导演没有依照某一条稳定的线索把这些冲突联系起来,因此也没有对主角的个性发展及其命运作出恰当解释,使得主角的形象非常不清晰,他的个性还有点莫名其妙。在我看来,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尴尬,是因为这是一部在商业片和艺术片之间犹疑不决的电影,之作团队对它缺乏清晰明确的定位。

《月光男孩》本来可以成为更好的电影,但它包裹了太多的东西,除了同志片,它其实还身兼了多种类型,你可以同时认为它也是青春片、黑帮片、家庭伦理片,因此在描述主角人物特点时,每一种解释都浅尝则止,但每一种解释框架都似乎可行,主角的面无表情具有无数种可能性。

孤独的主角从童年时代就遭受欺凌,少年时代在欺凌中感受到来自同性同学的爱,当爱刚刚成形的时候又感受到了爱的背叛。在欺凌和背叛中,主角终于爆发反击,然后在青年时代成为一名黑帮打手。再然后,曾经给他爱的萌动的同学找到了他,他们相见后依偎在一起。电影于是宣告结束。
实际上,这个一个好的故事架构,但如何丰富它的细节取决于我们怎么理解它。它本来可以成为一部好电影是因为这个故事框架是一个很大的舞台,但它没有成为一部好电影是因为它放弃了这个舞台可能容纳的素材。

时至今日,同性恋依然是一个受到普遍歧视的群体,即使宽容给如美国,同性恋婚姻赢得也十分微弱的。作为一名同性恋者,如何在直人社会里苟且求生就是造成他内心冲突的主要因素,并且可能陪伴终生。电影设置的背景存在着强烈冲突的可能,但《月光男孩》没有描述这些可能的冲突,它放弃了这些机会。

首先主角成长的时代,同性恋就比今天更不受认可。其次主角生活的地方是一个充满暴力的社区,在一个尚武之地,男同性恋者会更不受欢迎。可以说,不论是时代背景还是空间背景,都存在与“同志”身份剧烈冲突的因素。然而,电影里虽然有大量冲突,却没有多少与“同志”有关。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在于,电影没有展现主角认同“同志”身份的过程,它用非常冷淡的手法处理“同志”主题,冷淡得连主题也消失了。

电影里有一句经典台词:“月光下的黑人男孩是蓝色的。”但对于导演或者编剧来说,“月光下的黑人男孩是紫色的”可能是更加重要的提醒。蓝色的黑人男孩是一个悲伤的形象,它显现了黑人在社会中被压抑的地位。但紫色的黑人男孩对这部电影才更加切实,它不仅是一个悲伤的形象,并且向柔软的地方过度,是同性恋者处于暧昧位置的象征。

《月光男孩》是一部缺乏深沉的电影,或许为了平衡,导演让主角以面无表情为电影增加重量。但是,冷漠并不是冷峻,讨论黑人同性恋者虽然是边缘话题中的边缘话题,却并不能自带锋芒和深度。在我看来,这显然是一部稚嫩的电影,它野心很大,但功底太浅。它最缺乏的也许就是舍弃其余、专注一点的态度。电影涉及的任何一个主题都值得深入其中,直面它、分析它、建构它,从而成就一个崭新的立意。但《月光男孩》放弃了这种可能。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望楼河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