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之巅

    HC剧果然还是适合以腐为卖点,某两人粉红的很,还偏偏挑选在这种坦诚相见的时候玩表白的游戏,不禁令人浮想联翩。。。
    很喜欢他们打赌谁去接回堀北那段,两个纯情的少年情动初开呀,争风吃醋煞是可爱。
    虽然期待已久的那个魔术看了有点汗,不过总算两人终于都克服了自己的弱点了。
    不是养子又如何呢?就意味着他能够名正言顺的继承这一切,然后其他可怜的养子们要自觉地消失?感觉要润其实是一直知道自己身世的吧。他的离开又是为了什么呢,感觉像已过世的社长这样如此倾心于玩具的人,是不是会不自觉地认为自己是万物之神呢,可以创造出一切,所以不禁忽视了身边的家人,亦或用看待没有生命的玩具的态度来对待有血有肉有思想的孩子们?
    看预告,估计之后的故事要围绕着另外几个人追寻自己的故事来开展了吧?每个人一个辛酸的往事,讲完也差不多可以完结了。
    想想住这样的房子实在是太恐怖了,到处是机关,说不准哪天就掉进某个角落自生自灭去了~~~

么多的野生植物、动物陪伴着人们的生活,不能不谓之为独特。

 
 故事似乎没有一个完美的结局,做了母亲的安雪在得知孩子的爸爸还有一颗肾活在世上,就不自觉的在晚上去新建的土地庙求神,却不幸落入已长成青年的傻子单夏怀中,她大声呼救……“一世界的鹅毛大雪,谁又能听见谁的呼唤!”小说就这样戛然而止。

 
 的确,相对于命运,我们个人的力量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可每个人又都不会放弃抗争的机会,于是这世界在莫名的空虚和彻骨的悲凉之上才有着无限的峰回路转和精彩纷呈。

 
 故事看似有线索又好像无线索,无论抛弃私生子一路达官显贵的陈金谷,还是以养羊斗羊为人生第一乐趣的李来庆,一样有爱恨情仇,一样有喜怒哀乐。迟子建用一颗柔软的心,一支生花的笔,生动的描绘出人间众生相。我们看不出迟子建是在编故事,只感觉她是在把身边的人一一向我们介绍,把身边发生的事一一向我们描述,我们会不自觉的一步步走进人物的喜怒哀乐,不自觉的去跟进每一件事情的发展情节。也许小说的成功之处就在于此,于潜移默化中吸引读者,直到把自己变成小说中的一员,而不是一个旁观者。迟子建的笔,有这样的魔力。

 
 因为有了这些大爱,迟子建笔下的《群山之巅》从一开场就把我们带入了一个充满烟火气息的北方小镇,开始与那里的人们共同经历每个生命个体都逃脱不掉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小说以辛七杂、安平两家三代人的命运为陈述主体,以辛七杂的养子辛欣来杀害了养母强暴了安平的侏儒女儿安雪为线索,故事一步步的展开。正如《收获》杂志的程永新对这本书的评价:“你的小说构建了一个独特、复杂、诡异而充满魅力的中国北世界——”。

 
 因为一本《伤怀之美》,爱上了迟子建,于是又买来她2015年出版的小说《群山之巅》来读,感觉同样美好。

 
 迟子建出生在黑龙江的漠河,中国真正的北方,那里有山有水,有煤炭有森林,有狂风暴雪,也有烈日暖阳,四季分明,晨昏明了。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小说中那个叫龙盏镇的地方本就奇特,不是建在山脚下,而是依着松山山脉而建,整个镇子随着山势起伏次第生辉。外面的世界为发展经济搞资源开发如火如荼,而龙盏镇的镇长唐汉成却为了给子孙后代留一片青山绿水不惜花大气力堵住知情人的嘴和阻止勘探者的脚步,使得龙盏镇一直是春有花夏有果,一直有那

 
 作家写作是一种对自己所经历生活的反复咀嚼,对自己生命之光的慢慢消蚀。读书如读人,从散文到小说,清晰可见迟子建对自己的出生之地、身边之人、走过之路的热爱,爱之深则责之切。同时她对写作有着深深的敬畏,宁以心血浇灌,生命陪侍,从不忍懈怠。大爱必有伤怀之美,越来越理解艾青的那句诗“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的深沉”。

 
 喜欢迟子建,因为她有一颗悲悯的心,有一种了悟众生的大爱情怀,有着对写作视如生命的敬畏。无需探究,文字,是最好的佐证。

 
 在那个神奇独特的小镇上,杀猪宰牛的辛七杂上有老父,却因为相传老父是战争中的逃兵又给自己找了一个日本妈而不愿与其往来,下有养子,养子却天生不孝杀了养母强奸侏儒女逃进深山最终被绳之以法。狱警安平,父亲是英雄,葬在烈士陵园里,因他自己的工作是枪毙死刑犯,妻子知情后留下侏儒女儿安雪离他而去,多年来他与丈夫卧床自己在殡仪馆为死人美容的李素贞相互扶持和慰籍。侏儒女安雪儿,是龙盏镇的小仙儿,会刻碑,能预知人生死,可后来因为辛欣来的孽行,她怀孕生了儿子,特异功能就消失了。还有靠卖煎饼与傻儿子相依为命的单四嫂,因爱情而残害同学却又良心发现的唐眉,阴差阳错做了英雄的安大营,卖了豆腐便及时行乐的老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