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开心不起来,书与电影

贴满初恋、清新、浪漫标签的电影,我却看着如此悲情呢

图片 1

等了整整一年的电影,两个多小时内看完了,感觉心里空空的,过了好几天都没有缓过来,又不敢来第二遍,我怕我对这部电影的深入分析会让自己变得更压抑。生活中有那么一两个人、一两件事情不知不觉在影响着你。从前我也是要钻进电视屏幕似得看综艺节目。可是因为一个,应该是两个偶然认识的人,我开始看电影了,一部接着一部看,很多常常追着看的综艺节目通通从我人生里消失了。我想每个人多少能与Elio感同身受,又多少被那位教授父亲的深情感慨所折服。

Call me by your name
就是一个纯粹的关于爱的故事。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同性恋远没有进入主流话语,艾滋病还没有肆虐,
一个十七岁的少年还没有机会沉迷于社交网路,电子游戏。在类似天堂的时空里,阳光炽热,慵懒的夏天,在意大利北部的被果园围绕的乡间别墅,在几乎是理想的家庭环境里,家境殷实,学识渊博,思想开放,慷慨热情的父母。然后一个博学,自信,
看似容易接近却又若即若离的年轻的美国学者出现了。就此展开了一段抵死缠绵,千回百转,
许多年后仍然余音不绝的恋情。从最初你来我往的试探,到爱情得到回应的狂喜,到最后惜别,两情相悦,
很少能够如此婉转细腻,自然而然 而又
激情充盈的呈现出来。有人认为意大利乡间别墅,暑假这样的设置过于甜俗,过于符合中产趣味。也许是的。但迎合大众趣味不是导演或是作者的最终目的所在。这个近乎完美的环境设置,是为了让爱情在一个类似世外桃源的时空里,呈现其最本质,最自然,最真实的样貌。

我不知道Elio的那种几乎对所有事情困惑不解,又想要一种恒常的心是怎样形成的。这种困惑的存在,他的父母也意识到了这点,停电那天晚上读完书父亲就说了Elio应该给他们诉说,母亲提议Elio跟着Oliver去XX城散散心,也许是父女俩应对孩子一种压抑情绪的措施。我还没有阅读原著小说,很多问题可能在小说里给答案了。

我最开始很讶异,一个十七岁男孩初恋,竟然对自己的性取向,没有一丝一毫自我怀疑否定,也没有羞耻和负罪感。Elio开始的犹豫困惑也只是因为自我怀疑,看不清对方是否会回应自己,而不是对自己性向本身的否定。看到电影里父亲带着两个年轻人去海边看打捞出来的古罗马时期美少年铜雕时,疑团就解开了。有这样一个研究考古和历史的父亲,Elio必定熟知古罗马古希腊时男风盛行,哈德良皇帝和他的美少年情人安提涅斯的故事在意大利应该也是家喻户晓。同性恋还是异性恋对于Elio不是问题。南欧人对sensuality,
和sexuality的松弛开放
与北美新教徒的刻板压抑截然不同。看电影时并不知道导演是谁,但猜到了肯定是欧洲人,看完一搜索,果然是意大利人,还是公开的同性恋。美国人拍不好爱情。我看到的好的爱情片都是欧洲人拍的。而作者Andre
Aciman 是意大利犹太人。这是一部洋溢着欧洲趣味的作品。

我的第一个假设是因为他们是犹太家庭,尽管父母都接受了表现出来的是一种开明的家庭氛围,但是同性恋应该也是一个无法触碰的底线。

虽然不是书或是电影的着意之处,以Elio父母为代表的旧大陆和以Oliver代表的新大陆之间的文化差异很有意思。Oliver随意,不拘礼节,那个时时挂在嘴边的
“Later!”
开始时让Elio觉得缺乏教养。他没有阶级意识,能和任何人包括和别墅里的佣人打成一片,因此被称为电影明星,懂得美食却不会使用刀叉而被Elio母亲善意地揶揄为牛仔。Oliver能够不隐瞒自己的犹太人身份,带着大卫之星的项链,而Elio的家庭却不愿张扬犹太血统。在两人的关系里Elio为主动者,Oliver更为审慎。这里既有Oliver更为年长,阅历更多,Elio年少冲动的因素,恐怕也有两人的文化差异,Oliver身为新英格兰人的禁欲倾向,和Elio作为意大利人的对待欲望更为开放的态度。

这部电影中的清新浪漫只是Oliver来到西西里到那天在车站告别那段时间,每个人人生的初恋那么短暂,Elio的人生岂止17岁那年夏天的六个周。如果电影里存在一种美感,那应该也只能是种悲情美。看起来是一个年轻优秀的少年,无所不懂,却就像他自己说的对该懂的东西一无所知。完美融洽的家庭,却没办法倾诉心声。

不知作者是否有意为之,还是无心插柳, Elio 和
Oliver,一个人名字的结束正是另一个人名字的开始。
两个人用自己的名字来称呼对方,是对灵与肉水乳交融的私密的呼唤和回应。小说和电影的好在于对爱的呈现是如此细密真切,可以让人超越甚至忽略同性。现实世界里同性恋没有性别差异带来的身心差异,而且不被纳入既有社会秩序之内,因而也不必为世俗社会的陈规所累,所以也许其实同性恋更加没有阻隔也更加刻骨铭心?

最后的电话铃响,对Elio来说可能意味着很大的困惑。

鸡蛋里挑骨头:电影临近结尾处父亲的独白很动人,但是这样在结尾点明主题思想的手法显得笨拙了点。书里一半的篇幅写Elio的单相思,电影里这一部分表现弱了些。当然对于电影手段来说描摹心理活动比较难,文字就直接容易的多。书里面用的是Elio的视角,用大段的心理描写,把一个少年被相思煎熬的心理活动传达的非常动人。如果是十七岁的Elio在讲述,那么他的自我审视,自我观照能力超越了年龄的真实。小说叙述者是成年后的Elio,各种相思,煎熬,犹疑,狂喜,失落又过于清晰尖锐,好像没有经过二十年时间的冲刷和打磨过而产生距离感。当然叙述者既不是十七岁也不是三十七岁的Elio,
是作者Andre Aciman。作者代替人物来说话,这是成功还是失败?

© 本文版权归作者  No memories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zongzi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