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人演出

看了十一年前的老电影《神探》。很难得看到这么精彩的国产悬疑电影,不在于剧情要多反转,而是你永远猜不到你“面前”这个人心里真正的想法。虽然说是见到鬼,但和灵异无关,是每个人心里的鬼。最恐怖又最难以捉摸的是人心。

  一部“神探”, 叫好叫座。

看到最后,我不禁要发问,究竟是一个偏执的精神病人比较纯粹高尚,还是每一个因为有着丰厚人格而能够完美切换表演的人们才是正常。可能你所看见的只取决于你想要看见的。其实每个“正常”人都早已给身边所有人的对白设定好了节奏。不出错、完美、圆滑、世故、周全,有时还要带一点天真烂漫。有点好笑的让人格具现这个表现手法让我想起一个动画片《头脑特工队》,但是很显然人并没有动画片里那么简单喜怒哀乐四个维度,或者说这种单一的感受只停留在幼儿。在这部电影里,并没有让哪一种人格占主导,而总是一大群地紧跟在一个人身边,互相影响,也会随时切换,如影随形。这是我觉得这个片子与众不同、很到位的一个表现。因为这就是一个正常人的内心。

  杜导的作品总让我痴迷,如果说铁三角是让我有点失望的玩票作品,那么“神探”就是名副其实延续杜琪峰风格的优秀作品。“暗花”、“暗战”、“枪火”,每一部都是如此神秘和压抑的黑色格调,“神探”是部好电影!值得一提,值得一思……

更有意思的是对于主角的一个表现。他没有把内心投射到自身上,而是换化作身边一个不存在的对象。他看起来不正常在于他无法控制将这些案件模拟只限于脑海里,而一定要具现出来。也因此变成了别人眼中的精神病和偏执狂。因为我们正常人是在脑袋里对话,而他确是真真切切分裂出一个人格出来。甚至他看别人也能够一一分离出他们的人格。我要说若是这能力确确实实是神探,因为电影的表现看起来神叨叨了一些(换演员来演最直观),但实际上能分辨出一个人现在的状态,依靠的是最细微的观察能力。在镜头上也有强调这些,比如犯案警察内心一直流汗手抖的胖子、冷静沉着的女人;小警察内心慌张恐惧的小男孩等等。他只不过拥有,能撕开一个人冠冕堂皇的外表、撕开一个人精心雕琢的语言,用真相去审视别人的能力。

   片子主演是我非常喜欢的男演员——刘青云,他是个好演员,能把这个既疯又是天才的角色很好的演绎出来,他是尽职的。影片刚开始不久就是“神探”刘青云割耳朵作为礼物,献给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官的退休老上司,割下听“鬼”的耳朵,权当礼物送给内心无鬼的人,这是敬佩也是理想主义。

这部片的配乐也非常棒,维基了一下发现是杜琪峰御用的法国作曲家Xavier
Jamaux。之前在院线看过的《三人行》也是他配乐,还有两度提名金马奖最佳电影原创音乐。之后想写写这位和杜琪峰的悬疑电影。(也是才想起来很久没更新公众号)

    故事简介如下: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铃子儿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天才,并且是疯子,神探陈佳彬(刘青云
饰)就是这样一个人物,尽管破案无数,侦探能力超凡,却终被世俗认定是疯子一个,终被警界提前踢了出来。
  
   探员何家安(安志杰饰)接到了一桩棘手的案件。案发地在树林,两名警员王国柱(李国麟
饰)和高志伟(林家栋
饰)在抓偷砂井盖毛贼的行动中,高志伟平安从密林归来,而王国柱和他的配枪则神秘失踪,那支配枪在失踪后,连杀四人,王国柱生死未卜。

   何家安请陈佳彬为他指点迷津,陈佳彬“疯子”般的侦案行为令人费解。他能看见“鬼”,他断定高志伟就是此案凶手,并把推理建立在他自己大量的想象之上。他自称能看到高志伟的“七宗罪”,正是这些罪恶把高志伟引向犯罪之路。

   然而,要何家安相信这一切并不容易,因为他已经被高志伟的演技所迷惑,因为他虽正直勇敢,但他的“鬼”,就是一个瘦弱的小孩子,明说了,在纷繁复杂的世界里,他还只是个小孩子,他还很嫩,很单纯……

   为此,神探为他的正直,为他天才般的思维能力,为黑白分明,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并在他准备倒在一大片玻璃碎片中的时候,他看见何家安那“小孩子”身边开始又多出了个“鬼”,他为了私利,为了破案升官,他逼迫自己长大了,他开始伪造枪战现场,开始编织谎言,他在血腥中走向多“鬼”世界。

   在刘青云第一次看到林家栋心中的七只鬼那刻,我认为这是一部中国版的《致命ID》,讲的是人格分裂,但是我错了。  
  
   在刘青云踏入咖啡馆却认不出自己的前妻林熙蕾那刻,我发现电影更表达了一种人性的剥离,但是我又错了。  
  
   在结尾安志杰的心中除了小男孩外又多了一个女人之时,我才真正看到影片的主题---人性之变。

   刘青云这所谓的“神探”就是能看到听到,每个人的内心世界,内心分裂,内心的“鬼”。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有“鬼”。高志伟心里有鬼,有不同的鬼,贪吃,理智,冲动,暴力……说明这个人非常之黑暗复杂,什么“鬼”都有了,结局也是显而易见的。

   神探心里也有鬼,神探那个常人看不见的理智老婆,就是他心中的鬼。他老婆怕他出事,换个角度说,神探自己也担心自己,自己洞悉能力太强了,太容易看穿别人了,太正直了,终有一天会被自己的这些属性害死。他一方面担心自己,一方面又和这个担心做斗争,换个角度表现,也就是和心中的那个理智老婆常常争辩。

   影片并不是说这世界真的有鬼,它所述说的“鬼”,只是每个人心里脑里的善念恶念贪念,影片在述说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一个人的什么念占了上风,就可能决定这个人做出什么事……恶和善都是自己选的,路是自己走的,结局有时就是自己注定的。

   每个世俗的凡人生活世俗的社会里,都有自己的“小算盘”,“小九九”,不论他是平凡无华的平民,还是高高在上的高官;不论他是调皮好动的小孩子,还是阅历丰富的“过来人”;是人就有思想活跃。

   简而言之,每个人说每句话,做某件事都有他的目的,这是做为人,一个正常人都会有的属性,当成人了,面对的事情多了,思想混乱了,就开始有争了,和自己争,和他人争,“争名于朝,争利于市”,这是老话,也是很经典的世间之争百态的刻画,不同的场合有不同的争,没完没了,直到没有力气再争。

   再来谈谈《神探》中让我感动的,是刘青云那“众人皆醉我独醒”的痛苦。但彻底让我拜服的,却要数影片中惊鸿一瞥的三只特别的“鬼”:  
 
 
―――树林里的林家栋。他代表着高志伟的良心,用禅宗的话来说就是“本心”。他在高志伟轮起树杈挥向同伴那刻就已被其它七重人格抛弃,从此在树林里徘徊。也许,并不是他被抛弃,而是他不愿在宿主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后再次面对自己。  
  
   ―――餐馆外的林熙蕾。这代表着张美华的温情,在弱肉强食的现实世界往往显得多余而奢侈。对于孩童般纯真的神探来说,结婚的对象正是这一重人格,而离婚后陪伴自己的也是她。所以,餐馆老板怀疑神探是因为离婚而失常的想法是彻底的误解。君不见,神探再入酒吧后茫然四顾,却独独瞧不见自己昔日的爱侣?没有了温情的女人,为了自己的事业而离开神探,却又为了破案来找前夫,可见她完全相信丈夫的能力,但却不愿与他一起面对世俗的目光。神探在她眼里只是利用的工具,而她在神探眼里,也只是路人甲罢了。  
  
   ―――影片末尾画龙点睛的谷祖琳(安志杰心中的第二只鬼)。如果说瘦弱的小孩代表着何家安的软弱,那谷祖琳的出现,就象征着他体内野心的勃发。破案、升职突如其来,美好人生近在眼前,只要一个圆满的故事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于是,在野心的操纵下,何家安放下了误杀神探带来的内疚,转而专注于初开始明显生疏,但迅速变得熟练的现场布局。“人是会变的”,这句人人都会说的话,却在影片中以这样具体化的戏剧形式表现出来,实在令人印象深刻。
  
  刘青云扮演的神探是一个悲剧人物。他天赋异禀,却不为大多数世人所认同。极少数认同他能力的人,心里想的不是利用他,就是除掉他。最后向他开枪最多的,正是他拼了命去挽救的人。于是,神探累了,在平静说出“我为什么要不同?我也是人”的对白后扣响了扳机。也许因此心中也会生出一个鬼,但此刻自己都快成鬼了,其它的事,鬼才关心!这种心态,是不是也算人性的劣根之一呢?
  
  好久没有看到这么精彩的华语影片了。它像一则寓言,让我在100多分钟内,通过一帧帧具现的画面看到了人格的分裂、剥离、迷失和滋生。刘青云结尾那圆睁的双目,是对宿命的抗议,还是对人性的嘲弄?擦亮你的眼睛,自己去看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