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者们人人都以安希,一场败北的打破新普京娱乐

这部电影题材和剧本都还不错,只要导演和演员水平不是太差,其实都不会拍成烂片。
电影处处都是伏笔,一人份的盒饭和药,电击椅上每个人几秒的镜头,女主角在水中下沉的模样,本来穿着病号服后来镜头一转又换成常服和医生对坐饮茶的时候。包括医生真实的身份,其实也有暗示:坐在浴缸里的女主角。片中一共有三个场景,精神病院,废弃厂房,浴室。一环套一环,一个套一个,你以为这个是真相,但这个并不是,然后你以为这个应该是现实世界了吧,其实也不是。
这也是令我细思极恐的地方。你眼前的一切,真的是真实的吗?你所见到的人,真的是活生生的吗?又或者只是你臆想中的同伴?你以为你终于逃出来了,但谁又能确定逃出来以后就是真实的世界呢?
如果纯粹从电影角度来打分,我会打六分。但因为这个题材,我给它八分。
没什么,就因为感同身受。
绝大多数精神病患者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样狂躁,具有攻击性,多重人格障碍的形成往往是源于童年的悲惨往事或者自身人格的不健全。一般情况下,多重人格障碍患者自己本身是意识不到其他人格存在的,更别提配合治疗了,他意识不到自己人格分裂,觉得自己没有毛病,最多只是记性差了一点,谈何治疗?
人格障碍究竟是不是一种病?当主人格能够与副人格和睦相处,并且两人都遵纪守法的情况下,该不该强制进行治疗?
抱歉,我好像跑题了。
为何我的标题说我们人人都是安希?
先来看安希面对其他人格的“自白”,早年丧父渴望父爱所以分裂出了韩医生,讨厌古板严肃的老师所以分裂出了和蔼可亲的萧老师,胆小懦弱所以分裂出了脾气暴躁大胆的杨猛,不懂搭配不适应职场所以分裂出了时尚的交际公关莉莉,同样因为自己的性格缺陷所以分裂出了口头禅是“我反对”的马律师,源于憧憬和想象所以分裂出了“初恋”李正,院长大概是由于安希潜意识里想解决多重人格之间慢慢产生的矛盾与争吵而诞生的。
每一个人格的诞生都是有原因的,或许因为人生经历,或许因为性格缺陷。而从本质上来讲,多重人格的产生全部是源于安希个人的负面情绪:缺乏安全感,恐惧,迷茫。
我们也有这样的时候:渴望父亲的拥抱与安慰,渴望老师的理解与教育,害怕的时候想要一个人来保护和陪伴自己,面对职场手足无措的时候想要一个精通此道的人来带领自己,不敢说‘’不‘’无法表达自己真实意见的时候幻想假如有一个勇敢的自己,因为自卑而不谈恋爱的时候憧憬有一个理想的恋爱对象,无法解决问题的时候希望自己强大得像个专业人士。
我们只是比安希幸运,比安希坚强一点。
我们能够在现实生活中碰见自己希望成为,或者自己想要遇见的人。我们向他们学习,我们向他们需求帮助和保护,我们得到了陪伴与救赎。
是的,救赎。
如果一个人总是孤独的,无论你以为自己有多厉害,你也迟早会变成一个疯子。
人类是群居动物,需要沟通与交流,需要社交。一个孤独的人,心里的负面情绪就像一座堤坝上湍急的水流,迟早有一天会炸开。
看到安希在水中越沉越深的画面,我泣不成声。
只因我也曾有过如此绝望的感觉。无法自拔,难以自救。
我们人人都是安希。
但我希望我们人人都不会变成安—李正萧乃恩马睿莉莉韩沐山杨猛院长——希。

《你好,疯子》是一部具有多重寓意的影片,从社会和自我两个层面剖析了人的生存状态,共同指向救赎的虚妄。如果影片有颜色,我给出的答案是黑色,是让人绝望冰冷的黑。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景周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影片前半部分主要是对社会中人性的探讨,到后半部分,安希的分裂人格显现,开始转向对自我内心的探讨。两个维度都指向救赎,原本的光明结尾在最后的二重人格中被消解,与之前的七人纷争相呼应,都表达了救赎之不可能的主题。
它是多主题的吗?不是。它是有多重意蕴的吗?是。 一、社会缩影
“七”在基督教中是一个特别的数字,七宗罪,上帝在七天内创造万物,第七天为安息日,一周有七天,“七”代表完整。被投入精神病院的刚好也是七个人。这七个人有不同的社会地位,身处不同的社会阶层,从事不同工作,年龄上从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女到三十多岁的父亲,再到五六十岁的老人,基本上可以视为一个完整的小社会。这个社会经历了以下几个发展阶段,不同阶段会让我们联想到真实的历史与现实。

《利维坦》向我们展示了身处原始状态下人类相互争斗的情境,为了减少纷争,获得共同的利益,人类开始学会协作。团队行动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领导者,国家逐渐产生,成为一个庞大的运作机器,以强有力的形式介入个人生活。
1.记者时代:从理性到非理性
李正作为一名记者,一开始扮演了领导者的角色,富有正义感和斗争意识的他号召大家绝食抗议,并竭力要证明自己是正常人。谁吃药,谁就是疯子。药不吃,只送来一份的饭也不吃,以示抗争的决心。不吃药策略不久就见效了,除了乖乖吃药的安希,其余人都被带到院长面前“聊天”,他们都千方百计地证明自己没有精神病,反讽的是兽医,受过医学训练的他明确了“精神病”的特征,院长补充说,精神病人都说自己没有精神病。他们无法证明自己不是精神病人,最后因顽强抵抗被电击。回到仓库的他们看到呆坐着的安希,李正愤怒地指责安希是叛徒,并隔离了她。接着,众人不断发起集体的、有秩序的行为,比如唱歌、跳肚皮舞,希望引起院方注意,证明自己是正常人,不是精神病。但这些都无效,李正希望通过暴力行为引起院方注意,于是让萧老师和韩医生打架,但两人都是下不去手,李正决定亲自上阵,掐着萧老师的脖子,掐得他喘不过气。安希听到动静跑了出来,司机杨猛看不下去,一拳揍到李正脸上,将他隔离。
李正一心想要引起院方注意,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精神病而展开了一系列行动,由开始温和的绝食抗议到隔离安希,再到组织大家唱歌、跳舞,对于不配合者予以指责,最后到掐萧老师。一个堕落的“路西法”诞生了。一心想出去本没有错,但采用暴力手段,滥用威权将伤害施加于人就是暴政的特征。
2.司机时代:暴政横行
司机杨猛是社会底层的代表,他脾气暴躁、莽撞无礼,没有多少文化,大老粗一个。他结束了记者时代,以一种暴政代替了另一种暴政,差别在于他的暴政时代更甚于前。这一点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性与暴力。影片中有一个细节,谁主导局面,谁就获得漂亮女公关莉莉的青睐。李正将自己的外套给了莉莉,在表现“一见钟情”时也选了莉莉作为对象。李正时代结束,他被司机隔离和暴打,莉莉默默脱下了外套,杨猛把自己的外套套在莉莉身上。后来,杨猛迫不及待地想在洗手间与莉莉发生关系,莉莉竭力反抗。这隐喻着威权主导者对女性身体的占有。美剧《暴君》一开场就是国王大儿子强奸良家妇女的场景。在古代社会,拥有女性最多的就是权贵之人。金字塔尖端的那个威权统治者才能坐拥后宫三千。第二个方面是暴力。杨猛将药拿给李正,逼迫他吃,李正反抗,杨猛拿着拐杖对其暴打,出来时拐杖上滴着鲜血。当萧老师和韩医生提出要想出去的解决办法时,杨猛非常不耐烦,后来几人联合起来反对他,他便开始了暴力施压。吊诡的是,最后压倒暴力的还是暴力,李正出现,击打杨猛头部,将其隔离。受其苦多时的医生、老师、律师找到了报复的宣泄时机,虽然只敢吐几口唾沫,那也是快哉快哉,大有“翻身农奴把歌唱”的快感。
3.三人时代:快乐治疗的荒谬
接下来走上舞台的是知识分子三人组:医生、律师和老师。目的都是要出精神病院,但他们的思路和李正自证清白不同,他们甘愿承认自己是精神病人,积极接受治疗,而后让院方看到痊愈的自己,从而顺利逃离。他们希望通过展现文明秩序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他们主动换上制服,贴大字报,彬彬有礼,粉饰太平。其中有个细节提醒着人们这一切都是虚假:韩医生向李正示好,李正信以为真,伸出手想要握手以示和解,但韩医生虚晃一枪,让李正的手尴尬地留在半空中。后来,表面上的和平在分配让谁吃药时被粉碎。安希看到假惺惺的文明不可避免地沦入纷争的漩涡,彻底崩溃。为了抢药,每个人都表现出吃药的渴望,被扭曲的灵魂、无休止的互相争斗让安希彻底疯狂。在人类社会里,表面的一团和气下是暗流汹涌,虚情假意的礼貌,你辞我让的虚伪,最后都会在现实的利益分配面前露出狰狞。
暴力和粉饰文明都不能停止纷争,让人类从围城中突围。安希在雨中跪着祈祷上帝救世人,被钉上十字架的圣子为人类赎罪,但人类呢?依旧你争我斗,失去诺亚方舟船票的人们,陷于洪水与暴雨中不可救赎。

4.假民主时代:谁是疯子

在三人时代崩溃后,院长提出七个人中只有一个人是疯子,三人组站上高处,举手表决出安希就是那个疯子。此举引起了剩下三人(除安希)外的反对,局面再次失控。这个场景可以与现实中的精英式民主相对照。在熊彼得式的民主理念中,“民主方法就是那种为作出政治决定而实行的制度安排,在这种安排中,某些人通过争取人民的选票取得作决定的权力
。”民主是政治精英通过竞争取得民众支持,并作出决策的方式。与之相对的是杜威式的民主,他主张个人具有明智判断和决策的能力。作为掌握文化资本的知识分子三人组在上一个时代取得了话语权威,这可以联想到古罗马的寡头政治,“三巨头”强有力地统治社会。三人希望通过看似合法合理的投票来获得决策的正当性,以洗脱独裁色彩。实际上,投票沦为独裁的遮羞布,这点在现实社会并不少见。

作出四个时代的人为区分并不代表电影节奏的断裂,细细观察我们会发现,这几个时代的更迭周期越来越短,第一个时代延续的时间最长,因为那是一个尚有理性之光的时代,暴力时代比理性时代短暂,三人时代更短,假民主时代的崩溃直接导向了对安希人格分裂的展现。每个时代持续的时间越来越短,节奏越来越快,引向影片最大的高潮——安希的人格分裂。

二、上帝救不了世人

电影回顾了历史和现实中的几种人类社会形态,每一个时代崩溃之后,安希都会向上帝祈祷,影片中相应出现相关意象。佛洛依德有本薄薄的小册子,远不如《梦的解析》来得广为人知,但它却带给我一个全新的思考维度。整本小册子由两篇论文组成,用精神分析学说解释摩西与一神教的起源,力图证明摩西是埃及人。在读论文时,重要的往往不是结论,而是论证的方法和参考的史料。《圣经·新约》和《圣经·旧约》中的上帝判若两人,前者是慈悲的父亲,后者是残忍的暴君。从这个点生发开去,佛洛依德探讨了埃及十八王朝法老埃赫那吞推行一神教的历史过程,大胆提出一神教起源于阿顿神,并由摩西带领信徒走出埃及,在西奈山上立约。摩西其实就是暴君的化身,以高压对信徒进行领导。后来信徒反叛,杀死摩西,摩西成为受难基督的原型。摩西既是残暴的上帝(圣父),也是被杀的耶稣(圣子)。

佛洛依德认为,耶和华的原始性格是“怪诞的嗜血成性的恶魔,避开白昼的阳光而在黑夜里出没”。米底亚人摩西的形象是谦和耐心,即新神耶和华,埃及人摩西是暴躁易怒的,即犹太早期的上帝。

耶和华从诞生之始就是一个矛盾体,被以他形象创造出的人类也是这样的矛盾体,天使与恶魔并存,善良与邪恶争斗。我们每个人内心都有向善的微光,也有向恶的种子,熟善熟恶,不得而知。衣冠楚楚可能是禽兽之心,罪大恶极也可能有恻隐之心。《九三年》里的布列塔尼侯爵在逃亡中救下孩子,结果自己被捕,再残忍的人,也有人性微光绽放的时刻,哪怕一瞬,已是珍贵。

以耶稣基督为信仰的安希,是一个矛盾的生命体,拥有八重人格的她,主人格是一个渴望被上帝救赎的女孩。下面结合影片中出现的重要意象作出分析。

1.十字架

安希的毛衣链是一个十字架,隔离的小屋上有一个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基督像,家中墙壁上也有十字架的出现。十字架在基督教中有救赎、惩罚、苦难等多重意蕴。司机杨猛被隔离,墙壁上写满了“救我”字样,都在暗示安希渴望借助外界力量获得救赎。

2.《圣经》

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阿门!”

以上出自《圣经·马太福音》第六章9-11节,安希在雨中祈祷现实中众人纷争的停止,希望上帝救世人于苦海。大雨顺着安希的脸不断滑下,如同不可能实现的誓言一滑而过。下一个镜头,安希坐在院长面前,开始了与其他人格的对话与挣扎。天国没有降临,等待安希的是让其他相互依存的人格死亡的心灵炼狱。

3.水

在基督教中,水是圣洁的象征,有净化的意味,婴孩出生后都要进行洗礼,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影片中多次出现安希沉入水中的镜头,在精神病院里,安希在黑暗的水中沉睡,象征她困于心灵围城不可突围的沉寂。在院长的劝说下,安希考虑杀死其他人格,痛苦不舍的她沉入浴池中。当其他次人格主动选择“自杀”,安希从水中醒来,象征自我意识的觉醒。最后的镜头里,安希在水中游向光明所在,但在浴池中醒来的她发现,背后推手是自己另一个强大的次人格——院长。水代表沉溺,也象征觉醒,它本身也是一个矛盾体,既可以是甘露,也可以是毁灭世界的大洪水。在影片中,水既可以是将安希带入黑暗深渊的介质,也可以隐喻觉醒后的希望。

三、孤独

为什么安希会落入人格分裂?我认为院长是安希最后分裂出的一个人格,因为缺失和需要,所以安希分裂出了次人格,而院长的出现是为了解决其他次人格之间、主次人格之间的矛盾。

安希缺少的是什么?她的名字说明了一切。安全感和希望。

为什么她没有安全感?

因为孤独。萨特说“他人即地狱”,没有了他者,人类就能得到自身的完满吗?不是的,完全剥离了社会属性的人是无向度的人。孤独感是很多文学作品的主题,现代性症候下,孤独感越发无孔不入。这种孤独更多的是精神上的孤独。安希缺少父爱,于是分化出疼爱女儿的好爸爸“韩医生”;渴望朋友般的慈爱老师,于是分化出萧老师;想要一个美丽亲密的闺蜜,于是有了莉莉;还要有一个喜欢的人,于是有了李正;杨猛可以当她的好哥们,说着“我反对”的马睿会一直陪伴她,做她永远的辩护律师。现实中的安希是无法与人建立亲密关系的孤独者。

我们可以回想一下小时候玩的“过家家”,实质上是一种角色扮演游戏,我们会幻想自己成为现实中不能成为的人,在虚拟的角色里扮演另一个自我。游戏、虚拟聊天平台都在提供新的角色扮演媒介。在这些媒介中,我们会撕下现实的面具,变成另一个自我,这个自我也许更美好,也可能更没有顾忌,更口无遮拦。毕竟你不会知道屏幕背后是翩翩君子还是大灰狼。我们渴望活成什么样,在角色扮演中就会有怎样的倾向。安希分化出的人格也是如此,她渴望什么,就分化出什么,其源头都是孤独感和现实中的不被满足。

四、自我救赎的不可能

影片的后半部分都在展现自我救赎的过程,本以为离开精神病院的安希被治愈,未来生活将迎向温暖和光明,但最后的“彩蛋”粉碎了所有人的美好幻想,安希将面对最强大的次人格——院长本人。

让我们逆流而上,回溯一下整个剧情。安希在院长的主导下让自己和六个次人格一起进入精神病院,开始治疗。院长告诉她,只有让其余六个次人格死亡,安希才能成为自身,回归自我的完整统一。吊诡的是,这个主治医生就是安希另一个次人格,是最强大的次人格,假借主人格之手让其他人格死亡,意图让安希成为他自己。也就是说,次人格引导主人格“杀死了”其他次人格,更可怕的是,主人格配合治疗,让次人格主导了自己的行动和心理。

为什么院长这个次人格能够超越其他次人格获得与安希共生的机会?因为安希渴望进行自我救赎,上帝无法救世人,也不能救自己,那么下一步就是自我拯救。所以,安希分化出院长这一次人格,希望通过与其他几个次人格在精神病院中达成和解,和谐相处。安希接受了院长的治疗,但从哪一天起,其他次人格就不再认识安希,因为院长让安希和次人格之间疏远,只有这样,院长才能进一步获得安希的信任,逼着其他次人格死亡,以获得对安希的绝对控制。院长给了安希一把枪,安希不忍开枪杀死次人格,但次人格们主动选择了死亡,以求得主人格的安宁与希望,结果这一切都是院长的阴谋,一切皆徒然。

五、结语

影片的前半部分让我想起《蝇王》,后半部分让我想到《致命ID》和《搏击俱乐部》,衔接社会与个人的是主题的统一——救赎之不可能,无论是社会还是个人,都无法通过外在力量(如上帝)和内在力量(如社会进化、自我驱动)获得救赎。

© 本文版权归作者  Going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