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妾何聊生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蝶衣的错,注定了一生的错,不成魔不成活,蝶衣将自己的一生活在了舞台上,从一而终,他的固执,他的敏感,他的痴狂,唯有双宝剑见证了蝶衣斑驳的一生。
     在凌辱中沁出真心,伴着硝烟,含着妒火,用花了的妆换来的曾经的美好,但似乎再也换不回什么。小楼艰险时的匆忙准备却在菊仙小姐出现时变成了焰焰怒火,单纯的以为自己救出小楼就能再回到从前那般的光景,换回的竟是无情的口水。而当时,最理解蝶衣,是菊仙。这个知道一切的妓女给他的同情,怎么能够放在上他骄傲的心上。又是一片过眼云烟,宝剑还是回到了最初,这个勇敢、聪慧的菊仙小姐把宝剑完璧归赵,同时还回来的,还有蝶衣一颗冰冷的心。哀莫大于心死,那张字据的每一个字都是一把扎在心尖的剑,那火一样红得手印仿佛成了他人生中最灰暗的色彩。此时,蝶衣有的,只是一颗求死的心。但,命运弄人,他又一次得到了口水,但这个口水中,夹杂着蔑视、愤怒、震惊和畏惧,蔑视他为了另一个人愿意无视他人的努力只求一死,愤怒他为了另一个人愿意无视所有的努力只求一死,震惊他为了另一个人愿意无视所有的努力只求一死,更畏惧他,畏惧那个为了另一个人愿意无视所有的努力只求一死。风华绝对如他,人生还有更多的风浪在等待着他,怎能让他如愿。那个曾经以为会一起唱一辈子的人,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行的人,早就已经有了自己的港湾。
    死里逃生后的宝剑再次送给了他,但这次等待他们的却是所有人的悲哀。戒大烟时是那个菊仙小姐给了他母亲的温暖,“娘,好冷啊,水都结冰了”,凤凰涅槃,浴火重生,一切像又回到了最初,你是霸王,我是虞姬,可谁知变了天,该来的还是来了。一切像暴风雨来的猝不及防,但,我不怕,我是虞姬,你是霸王,我来给你勾眉,只要有你在我身旁,受尽尘世的唾骂又算的了什么。蝶衣啊,你错了,那个肯为你顶撞师傅,肯为你挺身而出的霸王,终究要低下他的头颅,所有人都背叛了你,但背叛的也不只有你。还有那个自己站在山顶,身边都是白云的菊仙小姐,终究还是跳下去了。在那时,唯有你和菊仙小姐的两颗心是一样的,是背叛,是绝望,是羞辱,是含恨。所以菊仙小姐给你送来了宝剑,她自己穿着自己最美梦的衣服走了,她也给你送来了你曾经最美梦时的东西,你们都该活在最美的时光。
     又是11年,看尽了间冷暖,从一而终,你是真虞姬,只可惜遇见了假霸王。

君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最开始是想为霸王别姬影片写部剖析,接着解读人物,解读电影感受,现在落笔,却觉得写多少,都不够解读,那就不解读了。
就是一个故事吧,我就是看了个爱情故事。 一个戏子,从一而终,醉了一生。
一个妓女,从一而终,醉了一生。 一个男人,与时俱进,变了一生。
爱恨决绝又疯魔的,原来都是女子。
戏里虞姬为霸王疯魔,霸王最后跪地求饶,虞姬如何不亡?
可虞姬是为她心里的霸王而死。
戏外菊仙为小楼疯魔,小楼最后满嘴自保,菊仙如何不死?
可菊仙也是为她心里的小楼而死。
戏里戏外,霸王都是男子,小楼也不过是时局里的一个普通男子,两个女子依附一个男子为信仰,戏罢走尽,男子给她们的承诺都成云烟,她们如何存活?
一生依附的爱,镜花水月。
帝王将相,才人佳子,乱世英雄,不过是添了脂粉的脸,画了一个梦,然后卸妆就幻灭。
程蝶衣是男儿,却是真虞姬,他程蝶衣只是不知凡间,是只知戏里虞姬身份的蝶衣。
她心心念念从一而终爱的是戏里的霸王,她活在了戏里,她真成了虞姬。
菊仙是女子,一个只求安稳生活的女子。她活在现实里,却不知男子向来懂时局。
霸王没错,段小楼没错,少年与经年也没错,错的是那些女子的“从一而终,”自以为的飞蛾与爱,让她们自己走上灭亡。
虞姬为霸王自刎,菊仙为小楼跳楼。霸王背叛虞姬自以为的爱,小楼背叛菊仙自以为的爱。
曲终,虞姬死,菊仙也死。
活得最清楚最真实的,是关注时局变化的男人,不是那些为爱而死的女子。
关于人物的人生,形形色色的都是世间人。 一语能道尽,一语也道不尽,不提。
下面,附带语录。 人,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要想人前显贵,必得人后受罪!
——李碧华 霸王别姬
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 ——李碧华
霸王别姬
帝王将相,才人佳子的故事,诸位听得不少。那些情情义义,恩恩爱爱,卿卿我我,都瑰丽莫名。根本不是人间颜色。
人间,只是抹去了脂粉的脸。 ——李碧华 霸王别姬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阿懒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