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酱缸

熔炉即是熔炼金属的炉子。
影片开头即是漫天的浓雾,故事就发生在这个被虚构为“雾津”的地方,这里是白雾弥漫的渡口,雾失楼台,月迷津渡。
福利学校本是为救助社会困难人士、疾病患者而创建的爱心福利教育机构,传道解惑、教书育人本该是教育工作者的天职,但影片中的福利学校由三个禽兽所掌控,他们披着善良和爱心外衣,长期以来犯下性侵、虐童等种种骇人听闻的罪行,初来乍到的男教师仁浩和萍水相逢的人权组织成员把受害学生的陈述录成影像,将校领导告上法庭,他们真正面对的是三个罪犯背后的利益集团。这样的电影题材取自于现实,不仅仅是韩国现象,更加富有中国特色。
2013年几起校园性侵案的曝光使“校长”一词成为又一个被毁掉的尊称。义愤填膺的父母和群情激奋的网友争相声讨校方,撕毁猥琐教师的假面具。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不知何时把自己的灵魂交给了魔鬼,丑恶可怕的兽行令人发指、罪不容诛。现实远比我们刚刚揭开真相时所看到的更加可怕且残酷,利益集团是为刀俎,相互勾结,撒下天罗地网,平凡的百姓是为鱼肉,怕只能任人宰割。
整个城市是座大熔炉,浓雾淹没的不止是高楼和车辆,还有正义和良知。校园警卫员选择了欺骗、教授导师用金钱封住学生的嘴、教育局和市政厅互相推诿。同是深处于铁屋中的人,在仁浩之前的老师们或许也发现了校长的罪行,但他们选择了沉默。鲁迅先生《呐喊》自序中说道:“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现在你大嚷起来,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法庭上被传唤的目击者脸上的痛苦无奈正是铁屋里沉睡者的真实写照。
柏杨先生曾说:”任何一个民族的文化,都像长江大河,滔滔不绝的流下去,但因为时间久了,长江大河里的许多污秽肮脏的东西,像死鱼、死猫、死耗子,开始沉淀,使这个水不能流动变成一潭死水,愈沉愈多,愈久愈腐,就成了一个酱缸,一个污泥坑,发酸发臭。”进入熔炉的东西鱼龙混杂,长时间高温过后,熔炉也变成了酱缸。

影片上映之后,案件重启。你看,如果没有所谓的坚持,就永远不会有改变。总需要些汩汩清泉,稀释酱缸,让水流动起来,只要水流动,就一切都有希望。

片尾台词令人动容:“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胡适说:“争取你自己的权利,就是争取国家的权利。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假,从来就不是一帮奴才建成的。”时代朝前走,物质上相对丰裕,精神还没有被虫化的小部分年轻人,莽撞一些,得咎几回,或许不能触动整部国家机器自我改良,但它打破了许多成年人的思维窠臼,适足以揭出病苦,引起疗救的注意。寒流来袭,冬天冷,是为了让我们懂得,身边人的温暖是多么珍贵。

每个齿轮都有自己的命运,但是决定命运的,还是齿轮自己。

中国有句古话:少数服从多数,似乎真理站在多数这边,但是一件一目了然违背良心的事情,选择遵从内心做少数派还是做乌合的多数派?这就是《熔炉》的真相,它并不仅仅是为了展示苦难,而是用这种让人痛彻心扉的方式,唤醒人们的良知,让人们在观影的两个小时,静心下来,去思考,是要熔进熔炉,还是要“不被这个世界改变”。

坚持自己从来都是这个世界最难的事情,没有之一。不是每个人都会遇到这么极端的情况,要直面这样一个鲜血淋漓的事实,要以面对那些无辜孩子的眼睛为己任,但是细则思之,哪一次人生的选择又不是惨痛的?然而,你曾经肯定也做过某政府部门的XX,做过无视他人的路人甲老师,还做过审判席上作伪证的医生,所侵犯的利益体,其实是你自己,不自知而已。

想一想那些孩子们,真实的人生,更为惊悚。

或许,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真正的独善其身。然而,踽踽独行,未必就是一种错。

这部影片我看完已经有段时间了,因为太过于沉重,本来观影完写写心得感受的习惯也搁置了。今天早晨我在上班的路上,想到了一些有关自己现在环境的问题,“熔炉”这个词出现在脑海,在中国,它有一个很有名很接地气的名字——酱缸。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概念是柏杨先生,就是那个写出《丑陋的中国人》的柏杨先生提出的。对此他的解释是”任何一个民族的文化,都象长江大河,滔滔不绝的流下去,但因为时间久了,长江大河里的许多污秽肮脏的东西,象死鱼、死猫、死耗子,开始沉淀,使这个水不能流动变成一潭死水,愈沉愈多,愈久愈腐,就成了一个酱缸,一个污泥坑,发酸发臭。”他认为中国的传统文化就是这样的酱缸文化。

回到这部影片上来,它其实连一个完整的故事都算不上。在电影的视线展开之前和结束之后,关于这个聋哑学校的事情都没有结束。我相信,韩国并不仅仅存在这样一所聋哑学校,就连中国,这样未曾被关注的,没有开始没有结束的一所聋哑学校又有多少呢?人们或许会因为它太过于惊悚而关注这个事件本身,却漠视了影片的主题——那些人,是怎么样在僵死的臭泥坑里随波逐流,以至于无法流动,
变成一样的人的?

我们还年轻,我们不要僵死,也许做清泉很艰难很痛苦,但是也好过沉在酱缸底座渣滓。在影片中,比校长之流的恶源头更可恨的是朴老师之流的被熔化并且反过来捍卫熔炉者。

强势与弱势,多数与少数,一目了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