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肉食少女成长记新普京娱乐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陈斗斗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2滑雪杖
 
当贾斯汀初见室友时,室友递给了她一根滑雪杖,就是后来被姐姐用它捅死室友、贾斯汀几乎要用来捅死姐姐的那一根。

女主家养了两条狗。素食者家庭养的狗也必然是吃含肉的狗粮吧。狗为何吃肉?是本能。人为何不吃肉,在片中,是对自我对欲望的压抑。不会压制自己欲望的是兽,会的那是人。

这可让我来了兴致,所以这片子到底口味是有多重?
 
女主贾斯汀从小生长在一个严格的素食家庭,父亲温顺寡言,母亲强势好斗。贾斯汀的妈妈认为只要她一吃肉,就会发生严重的过敏反应,所以哪怕食物里只是掺了一点点荤腥,贾斯汀的妈妈总是要和饭店理论到底,

反观兽医学校的人,也“非人”化了。

最后,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电影渣,一起撩电影~

当然还有部分原因是她原先纯真的想法收到了兽医学校的慢慢侵蚀。起先认为动物也有同人一样的权利,是为了救动物才来当兽医。后来在学校看到被吊起的马,被做镜检掏直肠的牛等等。动物在这里绝对是“非人”的,不像家养的金毛与人的相处。Juju在这种环境下是难以把动物上升到人的层面。

总之,这对姐妹花显示出了“欲望”枚硬币的两面,一个是挣扎克制,一个是放纵沉沦。

导演对这种人兽化的态度如何?看看姐姐的下场。释放本能,越位之后那是镣铐。妹妹酒后求肉丑态被拍下,也是难堪。所以人还是得收起野性,装起道貌岸然的皮囊,即使家庭里,校园里还上演着吃人的戏码。

《Plus Putes que toutes les Putes》Orties

【B站上的MV有点音画不同步,但是也挺碉堡的】
 
《Giddy Stratospheres》The Long Blondes

Alex为了掩饰Juju吃手指的事情,让爱犬顶包了,直接处死了。我理解为Juju的欲望胜过了其理性;Juju的价值观其实是用来合理化自己行为的,只是爸妈引导她素食的思想教育。并不是她的“真我”这么认为。

在这里,滑雪杖可以说象征的是“信任”,信任一个人,就是亲手递给他杀死自己的武器,赋予他弄死你的权利。
 
3猴子
 
在兽医学院食堂吃饭时,有个神经质的同学向贾斯汀和室友发问,既然现代医学认为艾滋病是从非洲的猴子开始的,那么如果如今有人想操猴子,该不该带套?

在学校里攀爬,吃生内脏泼血,肆意交合。两姐妹,是兽化的最直观的体现。欲望趋势他们的行动。

在一次姐妹打闹的意外中,姐姐被剪刀切断了一根手指,当场晕厥,贾斯汀为了防止随她一起来学校的宠物狗吃掉姐姐的手指,一直把断指紧紧攥在手里,却终于扛不住诱惑,津津有味地吃掉了手中的断指,纯情小白兔也一下子变成了食人狂魔(不知为啥我看到这里就饿了)。

人的表面下,竟是野兽的心。

《Despair, Hangover&Ecstasy》The Dø

难道只有青春的少男少女如此?荷尔蒙驱使他们袒露天性?父亲掀开衣物掩饰下的伤痕累累,严格素食的母亲也只是一直在抑制自己的兽性,以维持人的一面。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父辈的缺陷常常在子女身上重演,但孩子却无法决定自己的出生,这似乎就是人类无法逃离的宿命,所以父亲才会说“都是我们的错,我们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

Juju在食堂跟别人理论,当时她不吃肉食的原因是她有这样的价值观:动物也是会痛苦的,也是拥有权利的。

而影片也正是通过姐妹两人之间的相爱相杀,反映出了欲望与克制之间的博弈。

女主为何素食后面又有了解释。是对肉的过敏,但可以看出Juju的过敏只是一次性的突发,不是免疫学上反复发作的变态反应。她对兽医学校有一段痛苦的反抗过程,后来就完全适应了。也是她从人变成非人的蜕变。

很多人认为其实这部电影所要呈现的主题是青少年性觉醒,但我觉得导演的野心不止于此,片中以“吃肉”所比喻欲望也不仅仅是性欲。
 
一方面,“吃肉”可以说代表了一种由新生的欲望所带来的强大冲力——
 
就像婴儿的食欲和青少年的性欲,也许也像初试毒品和赌博的快感,欲望在诞生之时总是最难以控制。

《It’s Getting Boring by the Sea》Blood Red Shoes

虽然基因决定了她们对人肉的渴望,但贾斯汀和母亲至少都在设法反抗自己的这一属性(虽然像母亲这样圈养丈夫做食物也是有点刺激),相对于姐姐的听天由命,反抗本身就是一种进步。人们无法抹去天性中的一些劣根,这也许会让人生变得更困难一些,但绝不能说明反抗毫无意义。如果这一世没有最终的答案,相信答案就在未来,至少能让生活有些奔头。
 
所以,这并不是一部简单的博眼球的青春恐怖片,而是杂糅了导演关于人性的许多思考,虽然悲剧性强烈,却也不是毫无希望。
 
而且看完全片之后,你会发现影片里也有不少走心的小细节。
 
1车祸
 
影片开头的一场车祸,结合后面的剧情我们不难看出,又是姐姐的一场“捕猎”,说明姐姐早已是一个捕猎老手。

看到这儿,其实不难看出这部恐怖片里,“吃肉”不仅仅是作为恐怖元素出现的,而是一种微妙的隐喻。

而另一方面,“吃肉”也可以是代表了一种反抗宿命论的观点。
 
影片最后我们发现,其实吃人肉的癖好在贾斯汀家里是母系单传,所以姐姐闯祸,贾斯汀的父母并不感到奇怪。姐姐因为吃人被送进大牢之后,父亲向贾斯汀展露了自己胸前的伤口,坦诚她的母亲也有吃人的癖好,从父亲口中我们可以推测姐姐小时候曾因为缺乏管教而酿成大祸,所以母亲一直禁止贾斯汀吃肉,害怕她重蹈覆辙。然而贾斯汀不可能一直都生活在母亲的保护之下,终有一天她需要面对自己血液中的特性与诱惑。

就像父亲说的那样,“我们一直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相信你会找到的”,其实很多人在看到结局时会觉得这是一种相当宿命论的表述,但我却觉得不然。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钱德勒卡夫卡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估计瑞典观众的胃就是从这里开始投降的吧,谁让他们没吃过泡椒凤爪呢?
 
好啦,看到这里,你一定发现这片子就如同片名一样生猛,害怕剧透的朋友就别再往下看了,看完片再撩吧!
 
以下涉及关键剧透,请谨慎观看!
 
出乎观众意料,姐姐醒来后看到正在吃自己手指头的妹妹,却并没有显得很吃惊,而是很伤心。包扎好伤口后更是满不在乎地领着妹妹来到荒郊野外,进行了一场“捕猎”——

而狂野不羁性感撩人的姐姐则由1995年出生的女演员艾拉·朗夫扮演,英气的五官透出一股子雌雄同体的狠劲,而她在片中也体现出了阿丽克西娅如脱缰野马般极富侵略性的美,她强悍、无所畏惧、具有攻击性,行为也不管不顾——手掏牛粪,站着撒尿,对妹妹吃掉自己手指的行为仍然能云淡风轻,这些特质不无象征意义,从而也就不难理解,她会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不择手段,纵欲而不加节制。
 
如果说毫无道德观念,完全受欲望驱动的人,往往也有着一种令人着迷的特质,那么这种特质也在她身上表露无疑——不顾一切的自信,很容易在人群中出挑。

她冲向快速行驶的汽车,“制造”了一起交通事故,然后就着撞坏的车子里受伤司机的伤口大快朵颐,还邀请妹妹一起“享用”,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贾斯汀总是被当成怪胎,满以为成为兽医学院的大一新生,和在同一所学校读大二的姐姐艾力克西亚相会之后,能获得少有的自由。但没想到兽医学院的生活却是险恶重重,没有了父母的保护,日子不太好过——
 
她明明要求了一个女室友,学校却分配给了她一个男人,因为对方是GAY,“对学校来说是一样的”。虽然贾斯汀成绩优异,一位阴阳怪气的老师却对她不屑一顾,甚至认为是她这样的尖子生吓走了真正优秀的医生。学校里森严的等级制度让她猝不及防,老生对新生各种压迫,
“下马威”的花样也层出不穷,泼油漆、泼动物血、“闹寝室”……

4马
 
片中也出现了两处与马有关的桥段,首先是在贾斯汀刚入学时,姐姐向她鼓吹了一番入学仪式的轻松畅快,之后出现了一帮学生将一匹马麻醉后吊起的画面。之后在贾斯汀被迫吃下兔子肾脏、发生瘙痒症状时,出现了马在跑步机上奔跑的画面。

贾斯汀这才发现,原来姐姐不仅也有吃人肉的癖好,而且早就对此习以为常,甚至不惜伤害他人来满足自己的欲望。

《Ma Che Freddo Fa》Nada

面对此情此景,又惊又惧的贾斯汀拒绝了姐姐的“请客”,独自走回学校,她不愿意像姐姐一样,屈服于自己的兽欲。而她的身体也因为对人肉的渴望产生了强烈的戒断反应,坐立不安夜不能寐。整天虎视眈眈看着室友跳动的血管,营造出了一种“危险的少女让人为壮汉捏把汗”的奇妙观感。

于是第二天,她不得不去校医院检查,身上被挠过的地方已经开始脱皮,医生给她开了一支止痒霜剂。但更奇怪的事却接踵而至——一直吃素的她突然对肉产生了强烈的兴趣。

这一段中也能看出贾斯汀对此的态度是,动物与人应该享有同等的权利。不过在影片后半段关于人性与动物性的讨论中,也许她的观点也会有所改变,人与动物的本质区别就在于,人能够学会对抗自己(动物)的天性。

说到这儿,就不得不提两位主要演员让人叹为观止的表演——
 
食人魔双生女中的妹妹贾斯汀,由法国新生代女演员加朗斯·莫里利尔饰演,这位1998年出生的小姑娘,出演《生吃》时才刚满18岁,就奉献了超大尺度和超强爆发力的表演,既演出了小女孩的纯真无邪,又演出了潜力激发后喷涌而出的欲望。影片导演朱莉亚·诺可夫要求她极力展现角色的体态变化,于是我们才看到了片中贾斯汀前后判若两人的惊人表现。

虽然我很讨厌各种公号总是以“史上最重口”作为卖点宣传这部片,但据说这部电影在瑞典古登堡电影节展映时,30名观众中途离席,其中2名是跑去厕所大吐特吐。

正对应了贾斯汀在不知不觉中打开了潘多拉魔盒的剧情,多少也让人联想到自己进入学校、步入社会时的景象——
 
我们被各种充满希望的口号所麻痹,回过神来之后却发现已经身不由己,只能随着大潮不停奔跑。
 
5狗
 
片头我们看到贾斯汀家可爱的宠物狗魁奇,被她一起带到了学校,
 
在姐姐手指被剪断的意外中,像贾斯汀一样,它也第一次尝到的人血的味道,虽然不曾主动攻击人,却不得不被安乐死,因为“尝过人血的动物不再安全”。
 
其实潜台词是,贾斯汀一旦尝过了人肉,对人也就不再安全。但这里又显出了人与动物之间的权利差别——人的过错,让动物承担。在贾斯汀自己的眼中,动物与人应该是平等的,可是狗狗却为自己背了锅,此时她内心的秩序也发生了波动。
 
6修复霜
 
其实关于姐妹俩都吃人的设定,除了开头的车祸之外,还是铺垫得很足的。
 
在姐姐房间时,妹妹打开卫生间镜子后面的橱柜,发现姐姐也有和自己一样的止痒霜剂,而且用得差不多了,说明姐姐也和妹妹有过同样的症状。
 
7嘴上的疤
 
贾斯汀的父亲的上唇有一道明显的伤疤,看到后面我们知道,这就是母亲和他的初吻留下的印记。而贾斯汀在被扔进小黑屋,和油漆男共处一室时,也是这样咬下了对方的下唇一块肉。

这个问题引起了这些大一新生的一系列讨论,谁会想操猴子?操猴子应不应该承担法律责任?被操的猴子和被强奸的女孩本质上是否相同?

姐姐能为了一己私欲,不惜制造车祸“捕猎”,还放任自己吃掉了妹妹的室友。虽然妹妹正处在欲望原初的爆发期,却依然想方设法控制自己——与室友XXOO时,吃肉的欲望袭来,她咬住了自己的手臂,发现姐姐以滑雪棍杀死了自己的好友时,她沉吟再三,放下了手中的滑雪棍,不让自己像姐姐一样沉溺于自己的动物性,而是替她将身上的血擦洗干净,带她去自首。

所以在我看来,除了立意并不俗套(虽然也算不上有多新)、演员表现可圈可点之外,影片剧情的完成度也非常可观,值得一看。

但由于在家养成的严格素食的惯性,她不敢在食堂里正大光明地拿肉,而是偷了一块牛排,还被抓了现行,室友请客吃烤肉时,她像饿死鬼投胎一样狼吞虎咽,而且渐渐的熟肉也已经不能满足她了,她总是感到肠胃空空,甚至半夜在冰箱里偷生肉吃。

当她在《Plus Putes que toutes les
Putes(比所有的浪逼更浪)》的配乐中,以极尽魅惑的神态对镜骚首弄姿时,想必观众都已经大跌眼镜,这还是当初那个含胸驼背满脸胆怯的食素小女孩吗?
 
而这种比喻形象的“肉欲”就像毒品,时间越长需要的剂量越大,而瘾君子甚至会为了获取毒品而豁命。
 
如果说片中的贾斯汀是在与自己血液中的“兽欲”挣扎搏斗,那么姐姐阿丽克西娅则是完全臣服于欲望,放飞自我沉溺其中,直至被欲望淹没。

附上片中插曲的试听链接吧,个人很喜欢~

但更可气的是,原本应该保护她的姐姐,不仅没有保护她,反而和老生一起逼她生吃兔子肾脏,吃完之后的晚上,她果然发生了严重的过敏反应,浑身瘙痒百爪挠心。

从纯素食变得爱吃肉的同时,贾斯汀也正在经历她的成人礼,二者呈螺旋状交缠进行——学会服从等级森严的社会秩序,接受高年级生的摆布和捉弄,被强行喂食兔子肾脏,触发吃肉的本能,被和一个男学生同扔到一个房间里接受挑逗,发现自己的(吃肉)欲望,被早熟的姐姐强行剃阴毛,以至于打闹中吃掉姐姐的手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