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兰斯基的,高分的战争电影有很多

最近在看电影批判理论的书籍,看到作者批判这一章,有一小节是这么写的,“导演也即已被批评者认定的‘作者’的角度出发,进而去研究这个‘作者’的一系列作品,对导演本人所处社会时代、历史文化环境、家庭背景、个人经历的深入了解、分析、研究,是考察作者思想艺术风格形成的必要前提”(《影视批评:理论和实践》)

关于“战争”这个话题的影片有很多,经典的也有很多,但是这部《钢琴家》是很多人不知道的佳作,豆瓣评分9.0。

什么意思呢?要是你是个作者的话,简而言之就是你生长的环境、你所受的教育、你自己的生活经历都会在你的作品中找到印记,可能是星星点点的,也有可能是作为一个融合体形成主体风格呈现的,这一点突然就让我想到了罗曼·波兰斯基。

图片 1

在看西方电影史的过程中,了解到他生活的变故,小时候出生就是纳粹屠杀犹太人民时期,作为一个犹太人虎口脱险,然后变成电影导演,来到美国定居,其后又遭到妻子和孩子被谋杀的境遇,实在令我不禁引起好奇之心,去窥视一下他的电影作品所呈现的风格。

导演罗曼·波兰斯基的第一部长片《水中刀》,就获得第36届奥斯卡奖最佳外语片提名,《钢琴师》让他获得第75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导演奖,而且这部片子子成为第一部获得恺撒最佳电影大奖却没有任何一句法语的电影。

有评论者说,《钢琴家》这部电影太不合理了,为什么一个纳粹军官就会因为一个犹太人弹了几节小小的钢琴曲就铤而走险去救他。而我认为作出此番评论的评论者,能出此言也是情有可原的,因为他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所以他不知道事故幸存者除了“幸运”这种不可或缺的因素外,还要在“幸运”降临之前竭尽全力地保护好自己、隐蔽好自己,,他正是没有看到主角在之前准备逃生的时候经历忍饥挨饿、备受侮辱的情况后才能遇到被纳粹军官拯救的幸运。

图片 2

除此之外,《钢琴家》的色调是冷色调,全文叙述风格走的也是冷淡风格,一切都是波澜不惊,一切都是娓娓道来,一切都是似乎已成定局,这或许能在罗曼的人生经历中看到影子,在经历生命受到威胁,亲人和爱人的离去之后还有什么大风大浪能够让作者感受到诧异和恐惧的呢?

他还凭借《荒岛惊魂》获得第16届柏林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金熊奖

罗曼·波兰斯基淡淡地看着世间一切,连笑都不会笑一下。

图片 3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阿有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怪房客》获得第29届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

图片 4

《穿裘皮的维纳斯》获得第39届法国电影凯撒奖最佳导演。

图片 5

今年,83岁的罗曼·波兰斯基开始筹拍改编自法国女作家德尔菲娜·德·维冈同名小说的心理惊悚片《根据真实故事改编》,该片以第一人称讲述故事,也是备受期待的。

图片 6

《钢琴师》是根据波兰犹太作曲家和钢琴家席皮尔曼的自传改编,根据真实事情改编的电影总是更容易让观众深陷其中,因为那里面的感情更加真实,能看到的也就更多。

图片 7

钢琴家席皮尔曼是由阿德里安·布劳迪饰演,他当时从一千四百位男演员中脱颖而出,并凭借该片获得第75届奥斯卡奖最佳男演员等多个奖项。除此之外,其他的作品并不出彩。

图片 8

本片没有很大的感情渲染,也没有应景的悲伤音乐。但是钢琴家席皮尔曼的经历加上导演罗曼·波兰斯基有亲身受纳粹迫害的体验,所以悲伤似乎无处不在。

图片 9

瓦拉迪斯劳是一名天才的作曲家兼钢琴家,本来他可以凭借自己的才华过上很好的生活,但只因为是犹太人,活下去对他来说都变成一件艰难的事情。

图片 10

影片中有些细节把“残酷”两个字表现的很到位,从阳台上直接扔下去的轮椅老人,爬墙的小孩,大口吃地上食物的人,以及在广场上跳舞的人群,在这里,已经没有任何东西比活下去更重要。

图片 11

席皮尔曼是幸运的,他没有去集中营,而是在这个沦为废墟的城市里藏身,后来又碰到波兰人的相助,几经周折,最后在德国军官的帮助下,度过这段最艰难的日子,等来了光明。

图片 12

不是所有坏人阵营里的人都是坏人,也不是所有受害者阵营里都是好人。第一次救他的人是帮助纳粹迫害犹太同胞的人,第二次救他的波兰人,第三次救他的人是德国军官。

图片 13

尤其是最后一个尤为让人印象深刻,因为我们的认知里,似乎所有与二战有关的片子里,德国人早已成为了暴虐的代名词,他们总是见人就开枪,但是这个军官韦恩不同。

图片 14

韦恩没有对席皮尔曼开枪,而是听他弹完钢琴之后离开,然后给他送吃的,还把自己的外套给他,看起来都是小事情但在那种环境下真的比什么都温暖。

图片 15

导演在这里也没有将这个人和他的行为过分放大,只是陈述出来。只是最后,韦恩并不像席皮尔曼一样幸运,现实中他成为战俘之后在1953年就去世了。

图片 16

席皮尔曼从一个清秀书生变成了乞丐模样,当我们看他瘸着腿拿着一个罐头还要等到半夜才敢开,开的时候都没有力气还要借助其他工具时已经很心酸了,但是偏偏好不容易打开了却全倒了。

图片 17

虽然只是一个罐头,我似乎都因为它看到了绝望。最后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席皮尔曼再次弹琴时的画面,那是劫后余生的美好。

图片 18

相关文章